帝堯暗試舜的德行

且說帝堯想用什麼方法去試舜呢. 原來堯有十個兒子. 兩個女兒. 除出丹朱不肖. 為帝所逐出外. 其餘九男二女. 都在宮中. 那兩個女兒. 大的名叫娥皇. 小的名叫女英. 年紀都在二十左右. 相貎既美. 德行亦良. 帝堯向來所愛的. 九個兒子. 雖則沒有怎樣出之才. 亦沒有和丹朱那樣的不肖. 不過尋常中人而己. 那日帝堯退朝之後. 心想虞舜這個人. 我從前曾聽方回荐過. 不過方回是個修道玩世之士. 他的說話. 是否可信. 殊不敢必. 所以那時並沒有注意. 現在四岳百官. 既然都是這樣說. 可見有大半可信了. 不過有一點可怕的. 有些人. 善於作偽. 善於沽名. 外面雖是做得切切實實. 而裏面純然是假的. 這種人如其拿天下讓給他. 一定僨事. 還有一種人. 內行非常純篤. 宅心非常仁厚. 種種至行. 確係出於本真. 但是才幹不足. 度量不宏. 驟然加之以非分. 他就要震驚侷促. 而手足無所措. 這種人如其拿天下讓給他. 亦是一定要僨事的. 如今虞舜這個人. 究竟是怎樣一種人呢. 我用什麼方法去試驗他呢. 想了一回. 說道. 有了. 他不是一個鳏夫麽. 我這樣一來. 他的內行. 可以給我看到了. 我那樣一來. 他的外行. 亦可以給我看到了. 內外都看到. 豈不是明確之至麽. 主意決定. 當下就進宮來. 與散宜氏商議. 散宜氏聽了. 很有點為難. 躊躇半晌. 方說道. 依妾的愚見. 這兩事恐怕都不可行呢. 帝堯問道. 怎樣. 散宜氏道. 天子之子. 雖說亦是平民百姓. 但是要叫他到畎畆之中. 去服事一個農夫. 似乎有點難堪. 恐怕他們不肯. 帝堯笑道. 這個真是勢力之見了. 人的貴賤. 在品德. 不在職業. 古人說得好. 仁義忠信. 樂善不倦. 此天爵也. 公卿大夫. 此人爵也. 人爵之尊. 那裏敵得過天爵之尊呢. 況且九個孩兒. 現在都未有封爵. 更談不到貴賤二字. 朕為天子. 到處奔走. 無論遇到什麼人. 只要他道德高尚. 學問深邃. 朕就拜他為師. 服事農夫. 有什麼難堪不難堪呢. 朕叫他們去. 他們可說不肯去麽. 朕不但要九個孩兒去. 並且叫百官都同去. 更有什麼難堪. 這一層汝且放心. 散宜氏道. 第二項最難. 兩個女兒. 不是帝所鍾愛的麽. 應該好好的為他擇配. 怎樣拿他們來作試驗人的器具呢. 假使虞舜這個人. 試驗起來是好的. 固然是好. 如其不好. 九個孩兒呢. 服事一塲空. 走開就算了. 兩個女兒. 既嫁了他. 萬萬不能離婚. 豈不是害了他們的終身麽. 這項事還請帝三思才是. 帝堯歎道. 汝所慮亦有理. 但是朕所慮的兩層. 第一層作偽盜名. 或者尚不至於如此. 倘若虞舜作偽盜名. 不能如此的長久不敗. 而四岳百官. 和那些歷山的百姓. 何以個個都相信他. 沒有一個疑心他. 所以這一層朕要試他的意思還淺. 獨有那才不勝德的這一層. 必須如此. 方才可以試出. 朕通盤想過. 亦是不得已的一種辦法. 果然虞舜德行是好. 就使才具差了些. 女兒嫁了他. 亦不為辱. 朕在位七十載. 時時想以天下讓人. 歷年以來. 尋不到人. 固然煩悶. 現在居然有這樣一個人. 但是不考察仔細. 輕輕將天下讓給他. 萬一不對. 朕的罪豈不甚大. 所以現在這回事. 只能盡我們的心. 聽我們的命. 如其試來果然好. 真是如天之福. 如其不好. 朕為天下而犧牲二女. 二女為朕而犧牲一生. 在朕對於天下不失為忠. 在二女對於朕. 不失為孝. 只好如此着想了. 當下散氏見帝堯說到如此. 亦不好再說. 便問吉期. 定在何時. 禮節如何. 帝堯道. 且慢且慢. 這種不過是朕的計劃. 實則虞舜這個人. 此刻住在何處. 是否確是鳏夫. 尚沒有叫人去探聽過呢. 次日. 帝堯視朝. 再向四岳問虞舜現在究居何處. 四岳道. 從前知道他在泰山之北. 後來又知到他在雷澤一帶. 此刻究在何處. 已飭人去探詢了. 帝堯無話. 過了幾日. 探詢的人歸來. 四岳便奏知帝堯. 說虞舜此刻在雷首山北. 溈納二水之間. 一座山畔躬耕. 帝堯聽了. 便將想給二女配他的意思. 向羣臣說了一遍. 並說要煩籛鏗前往執柯. 籛鏗問道. 先到他父母家中去麽. 他父母卻不知住在何處. 帝堯聽說. 沈吟一回. 才說道. 朕看且慢向他父母說. 先到虞舜那邊. 和虞舜自己說. 看他的意思如何再行定奪. 籛鏗詫異道. 臣得古詩上有兩句. 叫作娶妻如之何. 必告父母. 虞舜是個大孝之人. 這種婚姻大事. 他總要告訴他父母. 才敢答應. 與其和他自己說了之後. 再等他父母的回信. 還不如此刻先和他父母說. 較為便利. 帝堯歎口氣道. 朕豈不知. 不過朕知道他的父母. 待他是極不好的. 萬一他父母竟不答應起來. 那末怎樣. 虞舜難道自己還好再答應麽. 到那時恐怕事情倒反弄僵. 不如先和虞舜自己說為是. 籛鏗道. 臣的愚見. 為父母的總希望兒子好. 就使平日失愛. 他兒子果然能飛黃騰逹起來. 父母見他顯親揚名. 未有不回心轉意的. 況且臨以天子之命. 天子的女兒. 給他作子婦. 何等有體面. 臣看起來. 不至於不答應. 或者他惡子之心. 至此轉而愛憐其子. 亦未可知. 帝意以為何如. 帝堯搖搖頭道. 朕看起來. 總有點難. 他的父稱為頑. 他的母. 稱為囂. 心不則德義之經叫作頑. 口不道忠信之言叫作囂. 頑囂的人. 平日常有殺子的意思. 這種人豈是尋常情理所可測度的呢. 臨之以天子之命. 歸之以天子的女兒. 萬一他反生起嫉妬之心來. 有意破壞. 決決絶絶不答應. 併且分付虞舜不許聚. 那末豈不是倒反弄糟. 沒有挽回之餘地了麽. 所以朕看起來. 還不如謹慎些. 迂曲些. 先和虞舜說了. 察看情形. 再行定奪為是. 籛鏗聽了. 亦不再言. 即日動身. 竟向溈汭而去.

創作者介紹

故 事 欣 賞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