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國狗門 

      晏子身矮貌醜,可是為人機智。有一次,晏子作齊國的全權代表,前去楚國京城談判。楚王存心想侮辱晏子,令人在城門旁邊挖了一口小洞,讓管禮賓的小官帶晏子從此洞進城。晏子不進,看看周圍等著看笑話的人群,十分驚訝地說:「啊呀,今天我恐怕來到狗國了吧?怎麼要從狗門進去呢?」楚人討了一臉沒趣,只好引他從大門進了城。

晏子走進楚宮,楚王腆著肚皮,高高地站在臺階上,傲慢地瞟了晏子一眼,問道:「你們齊國難道就沒有人了嗎?」「怎麼會沒有人呢?」晏子從容地回答,「臨淄有七、八千戶人家。房屋一片連著一片;街上行人肩膀擦著肩膀,腳尖踩著腳跟,搧搧衣襟就像烏雲遮天,揮把汗水有如暴雨滂沱。這怎麼能說沒有人呢?」楚王拉長了臉吭了一聲,又問:「既然這樣,你們齊國就派不出比你更強的人來嗎?」晏子笑嘻嘻地答道:「怎麼派不出呢?可是我們齊國委派大使是有規矩的,有才幹的賢人派去見有才幹的國君,無能的傢伙派去見無能的國君,我晏子是齊國最無能的一個,所以就被派來見您了。」 

      晏子使楚,楚人以晏子短,為小門於大門之側而延晏子。晏子不入,曰:「使狗國者,從狗門入。今臣使楚,不當從此門入。」儐者更道,從大門入。見楚王。王曰:「齊無人耶?使子為使。」晏子對曰:「齊之臨淄三百閭,張袂成陰,揮汗成雨,比肩繼踵而在,何為無人?」王曰「然則何為使子?」晏子對曰:「齊命使,各有所主,其賢者使使賢主,不肖者使使不肖主,嬰最不肖,故宜使楚矣。」

《晏子春秋‧內篇雜下》

 【今解】 

      晏子所使用的策略,叫做「針鋒相對」,或者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讓我從狗洞進城,那進的也就是狗國了;既然把我當作最無能的來使,那麼你也就是最無能的君王了。 

      在辯論中抓住對方理論或邏輯上的謬誤,加以引伸發揮,

推到頂點,得到更荒謬的結論,然後加以否定,這往往是對錯誤理論的最有效的駁斥。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