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三次被逐作什器於壽邱舜交續牙

且說舜第三次被父母所逐. 襆被出門. 但這次比較從容了. 他辭了父母. 就來秦老家中商量. 秦老父子. 都勸他. 還不如在外面. 一人獨自營生的好. 舜答應道是. 但是到何處去呢. 秦老道. 仲華. 老夫替你想過. 如今耕作之期已過. 不如做些手藝. 亦可以謀生. 老夫有一個朋友. 在東面壽邱地方. 「現在山東曲阜縣東八里」製造各種什器. 我寫一封信. 介紹你到那邊. 暫且幫他忙. 且待明春. 再作計較. 你看如何. 舜道. 老伯栽培. 小姪就去. 當下舜就在秦老家中住宿一宵. 與秦老父子. 談到空青失效之事. 不勝歎息. 秦老父子. 雖則亦滿腹疑心. 但是因為是舜的母親和兄弟. 不好怎漾亂說. 亦只得隨同歎息而已. 次日. 秦老修了一封書交給舜. 舜受了. 拜辭而去. 過了兩日. 到了曲阜. 這地方是從前少昊氏做過都城的. 所以市肆喧闐. 人煙稠密. 與別處不同. 舜遊了一轉. 徑出東門. 來到壽邱. 那秦老的朋友家. 一訪就着. 遞了介紹書. 那秦老朋友. 知道舜是個孝子. 非常歡迎. 熱誠相待. 自此之後. 舜就在壽邱地方作什器了. 那壽邱雖則是個鄉村. 但是風景很幽雅. 離曲阜又不遠. 真個是閙中取靜的地方. 更兼黃帝軒轅氏. 生長於此. 古跡不少. 遊人遂多. 一日. 正届仲春. 什器工作. 要停止了. 舜趁此閒暇. 到各處遊玩. 剛到黃帝降生宅邊. 只見有兩個人. 從內走出. 仔細一看. 原來一個是伯陽. 還有一個. 生得面圓耳大. 氣概不凡. 舜忙與伯陽招呼. 伯陽看見了舜. 非常詫異. 便問道. 仲華. 你剛才去年到家. 何以又跑到此地來. 現在老伯的目疾. 經鑋青治過之後. 已全愈了麽. 舜聽了. 蹙着眉頭. 連連搖首. 不作一聲. 伯陽見了. 知道又有難言之隱. 便不再問. 當下將舜介紹與那同行的人道. 這位就是我所說的虞仲華兄. 現在住在姚墟. 亦可叫他姚仲華. 說完. 又將那人介紹與道. 這位續牙兄. 二人行了相見禮之後. 續牙對於舜. 極道仰慕之意. 舜竭力謙抑. 伯陽道. 我們到裏面坐坐再談罷. 說着. 三人就同走進去. 只見裏面有兩進三開間的房屋. 外進正中. 供着黃帝和嫘祖的神像. 裏面正中. 供着黃帝之父母少典氏和附寶的神像. 兩旁陳列許多俎豆樂器等等. 尚覺精雅. 舜等三人. 就揀了一處座位坐下. 舜先問伯陽道. 你何時到此. 伯陽道. 我與你別後. 想到亳邑去遊歷. 後來路上. 遇到這位續牙兄. 談得投契. 我們就結為朋友. 才知道是當今聖天子的胞弟. 如此貴而不驕. 且甘心隱逸. 我尤其佩服極了. 他要來此拜謁他令高祖考遺跡. 所以我就同了他來. 舜聽了. 再看續牙. 衣服樸素. 絶無一點貴介之氣. 如不說明. 無論何人. 決不知道他是貴冑. 不覺暗暗欽敬. 於是就和續牙閒談起來. 愈談愈密. 相見恨晚. 當下兩人. 也訂交結為朋友. 斜陽將下. 分散各歸. 到了次日. 舜早起出門. 正要去訪伯陽和續牙. 只見道路紛紛群呼怪事怪事. 舜揀了兩個相識的人. 問他們是什麼事. 那人道. 後面幾十里遠. 一座剡山上. 出了一種怪物. 其狀如彘. 黃身而赤尾. 他的面孔和人一樣. 他的聲音又和嬰兒一樣. 昨日有多人去砍柴. 聽見嬰兒聲. 以是人家的私生子. 棄在那裏. 正要想去搜尋抱養. 那知驀地裏跑出這個獸來. 見人就齩. 竟給他喫了一個去. 豈不是怪事麽. 剛說到此. 湊巧伯陽和續牙亦走來. 聽到這段異聞. 伯陽道. 聖天子在上. 百靈效順. 這種怪物. 反跑出來害人. 真有點不可解. 續牙道. 據我看來. 不是如此. 去年家兄仲容. 從泰山北面歸來. 說起在那裏豺山之下水中. 發見一種怪魚. 又發見一種怪獸. 其狀如夸父而彘毛. 其音如呼. 很以為奇. 後來又在泰山南面空桑之山. 發見一種怪獸. 其狀如牛而虎文. 其音如吟. 作一種軨軨之聲. 當時均覺見所未見. 後來考查古書. 才知道都是有名的妖物. 那豺山下的魚名叫堪予之魚那怪獸名叫什麼我忘記了. 空桑山中的獸. 名叫軨軨. 就拿他的鳴聲來做名字. 但是都主凶兆. 那古書上說. 見則天下大水. 現在天下正患大水. 可見這種妖物. 都是應運而生. 與聖天子的德政. 是無關係的. 伯陽道. 那末這個剡山怪獸. 又叫甚麽呢. 續牙道. 彷彿叫作合窳. 要喫人. 亦要喫蟲蛇. 不知道是不是. 我可記不真了. 大概亦是主天下大水的罷. 舜聽了. 慨然長歎道. 照這樣說來. 我們搬到東方. 東方亦非樂土呢. 如何如何. 續牙道. 仲華. 你此刻到何處去. 舜道. 擬來奉訪二位. 伯陽道. 此地離仲華處近. 就到仲華處談罷. 當下三人同到什器肆中. 談了許久. 舜道. 此間工作都在冬季農隙之時. 一到春間. 都要務農.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