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頡、佉盧、梵、三人造字

 

自此之後. 舜天天起來. 和他的阿兄. 做些家庭工作. 過了一回. 才往秦老家. 牽了牛. 到務成先生室旁去放草. 務成先生教他識字讀書. 又和他講各種天文地理. 及治國平天下的大道. 晚上歸家就寢時. 他就將日間所聽所學的. 間接的教授阿兄. 這也是舜的弟道. 因為他自己有得求學. 阿兄沒得求學. 他心中非常難過. 所以如此. 一日. 舜正在務成先生處學寫字. 忽然問務成先生道. 弟子識字學字. 有好多日了. 但一知這種字. 是那一位聖人創造的. 請先生教誨. 務成先生道. 這種字. 是古時代一位倉帝史皇氏. 名叫頡的. 創造出來. 舜道. 他姓什麼. 務成先生道. 他姓侯剛. 有人說他是黃帝時的人. 但是黃帝以前. 早有文字. 所以這句話. 是靠不住的. 舜道. 倉帝以前. 沒有文字麼. 務成先生道. 沒有. 起初是用繩子做記號. 大事打一個大結. 小事打一個小結. 特別的事. 則打一個特別的結. 相聯之事. 則打一個連環之結. 後來文明漸進. 人事愈繁. 結繩的記號. 萬萬不彀用. 是用刀在木上. 或竹上. 刻一個形狀. 以為符號. 這種符號. 大概都是象形的. 就是現在圖畫的創始. 了後來. 人事愈繁. 名物愈多. 有些可以畫得出. 有些萬萬畫不出. 那末單靠這象形的符號. 又不彀用了. 所以倉帝頡造出這種字. 以供世人之用. 自從這種文字創造之後. 文明進步愈速. 真是一件極可寶貴之靈物呢. 舜道. 倉頡造字. 還是全憑自己的理想造的. 還是有所取法的. 務成先生道. 當然有所取法. 自古聖人. 創造一種事物. 雖則天縱聰明. 亦決不能憑空拼造. 這是一定之理. 如同漁佃所用的網罟. 便是取法於蜘蛛. 打仗所用行陣. 就是取法於戰蟻. 這都是顯然的事跡. 倉頡氏造字. 所取法的有兩種. 一種就是以前刻在竹木上的各種象形符號. 一種是從天文地理. 各種物象上. 去體察出來. 而尤其得力的. 是天賜的靈龜. 有一年. 倉帝到南方去巡守. 登到一座陽虛之山. 「現在陝西錐南縣」臨於玄扈洛汭之水. 忽然看見一個大龜. 龜背顏色是丹的. 上面却有許多青色的花紋. 倉頡看了. 覺得稀奇. 取來細細研究. 恍然悟到. 他背上的並不是花紋. 是個文字. 有意義可通的. 於是他就發生了創造文字之志願. 後來又仰觀天上奎星圓曲之勢. 又俯觀山川脈絡之象. 又旁觀鳥獸蟲魚之跡. 草木器具之形. 描摹繪寫造出種種不同的形狀. 這就是他所取法的物件了. 伯陽在旁問道. 弟子看見古書上說. 倉頡氏有四隻眼睛. 真的麼. 務成先生道. 也許真的. 也許是後人佩服他的聰聖. 故神其說. 亦未可知. 秦不虛道. 弟子聽見說. 倉頡氏造字之時. 天雨粟. 鬼夜哭. 有這種事麼. 務成先生道. 這事可信. 因為文字這項東西. 有利有害. 利的地方. 就是能彀增進文明. 古人發明之事理. 可以傳與後人. 後人得了這個基礎. 可以繼長增高的上去. 不必再另起鑪竈. 這是個最大的利益. 所以天要雨粟了. 天雨粟是慶賀的意思. 但是有了文字之後民智日開. 民德日漓. 欺偽狡詐. 種種以起. 爭奪殺戮. 由此而生. 大同之世. 不能復見於天下. 世界永無寧日. 所以鬼要夜哭了. 鬼夜哭. 是悲傷的意思. 當時情形. 雖不知道究竟如何. 但是這個道理. 却很不錯. 所以我說可信. 錐陶道. 文字既有這種害處. 那麼正應該將文字廢去. 為什麼國家還要注重學校. 聖賢還要教人求學讀書呢. 務成先生生. 未有文字以前. 要使文字不發生. 這已是很難之事. 既然有了文字之後. 忽然要廢去他. 簡直是不可能之事. 譬如字是倉頡氏造的. 你未知道之前. 我可以告訴你. 使你知道. 亦可以不告訴你. 使你永遠不知道. 如今你已經知道了. 我再要使你不知道. 有這個方法麼. 聖賢君相. 知道這個文字之害. 但是沒有方法去廢棄他. 使百姓復返於渾渾噩噩之天. 不得已. 只能想出種種教育的方法來. 要想補偏救弊. 但是勞多功少. 不但大同不能期. 就是小康之世. 亦不易得到. 這位倉頡氏. 真所謂天下萬世. 功之首. 罪之魁呢. 舜問道. 我們中國有文字. 外國亦有文字麼. 務成先生道. 外國亦有文字. 舜道. 外國文字怎樣寫的. 務成先生道. 你要問他做什麼. 舜道. 弟子想拿他們的文字. 和中國的文字. 來比較比較. 那一個優. 那一個劣. 務成先生道. 原來如此. 你聽我說. 當倉頡氏的時候. 竹木符號的用處早窮. 文字有創造的必要. 所以那時想創造新文的人很多. 最著名的有三個. 一個名字叫梵. 他造了一種字. 是從左而右橫寫的. 一個叫佉盧. 他造的一種字. 是右而左. 亦是橫寫的. 一個就是倉頡. 他造的字. 每個字的寫法. 大半從左而右. 但是連貫起來. 每行的寫法. 又是由右而左. 可以說是兼有他們兩個之所長了. 後來三個之中. 倉頡氏的. 最先造成. 所以現在通行於全中國. 佉盧和梵的字後造成. 知道在中國已無推行之餘地. 所以都跑到外國去. 梵的字現在聽說在三危「現在西藏」之南. 一個身毒之國. 頗大勢力. 那邊的國王. 不久就要宣佈. 承認他是個國家之字了. 「梵字在虞舜時通行於印度.」佉盧的字. 聽說傳佈到西方去. 現在成績亦頗不差. 大約這三種字. 將都是能彀流傳久的. 究竟那一個的字. 推行廣. 流傳久. 那要看他國人之文化與勢力. 兩種之高低強弱為斷. 與製造的字. 毫無關係了. 舜道. 老師對於那兩種文字. 可以寫幾個給弟子看麼. 務成先生道. 可以. 於是就拿了筆. 將每種各寫了幾個. 舜仔細看一回. 亦不言語. 務成先生問道. 你比較起來怎樣. 舜道. 據弟子看來. 三種文字. 佉盧與倉頡比較. 結構單純, 大略相同. 而一則自上而下. 再自右而左. 其勢較順. 一則橫衍左行. 其勢較逆. 所以書寫的時候. 佉盧文字. 不如倉頡文字之便. 又佉盧文字結構較散漫. 亦不如倉頡文字的整密. 所以比較起來. 用佉盧文字的國家. 強大的雖有. 但他的文化. 恐決不能如用倉頡文字之國家的發達悠久. 這就是順逆難易的關係. 「現在藏文回文都是橫衍左行的文字」至於梵字. 與倉頡字比較. 他的結構和寫法. 都各有便利之處. 可以說差不多. 但是弟子有一個見解. 倉頡的字. 個個團結得起. 少的只有一筆. 多的可有幾十筆. 但是都可用一式大小的匡格去範圍他. 筆畫少的. 不嫌寬舒. 筆畫多的. 不覺擁擠. 筆畫少而匡格大. 譬如一個人. 生在幸福的家庭裏面. 伸手舒脚. 俯仰無憂. 但亦須謹慎守中. 不可落到邊際. 一落邊際. 那就不好看了. 筆畫多而格小. 譬如一個人. 生在不幸的家庭裏面. 荊天棘地. 動者得咎. 但是果能謹慎小心. 慘淡經營. 亦未始不可得到一個恰好的地位. 或因此而反顯出一種能力與美觀. 亦未可知. 至於梵文. 橫行斜上. 如蟹行一般. 雖然恣意肆志. 可以惟所欲為. 然而未免太無範圍了. 譬如一個人. 遇着父母待遇不好. 就打破父子的名分. 遇着妻子情詣不合. 就與妻子脫離關係. 自由極了. 爽快極了. 但是惟知個人. 不知天理. 純任自然. 絶無造誼. 似乎與做人的做字. 差的遠了. 據弟子愚見看起來. 將來中外國. 兩國的國民性. 就暗中受了這種文字之陶鎔. 一則日益拘謹. 一則日趨放肆. 背道而馳. 亦未可知呢. 務成先生聽了. 連連點首. 又問道. 據你說來. 一國的文字. 可以造成一國的國民性. 亦可以表示一國的國民性了. 但是將來如果交通便利. 兩個國家接觸起來. 兩種文字. 因此而發生衝突. 你看那一種文字佔優勝呢. 舜想了一想. 說道. 恐怕橫行斜上的那種文字佔優勝罷. 因為自由二字. 是人人所愛的. 匡格範圍的束縛. 是人人所怕的. 兩種比較起來. 自然那一種佔優勝了. 不過文字就是一國的精神. 文字既然變化失敗. 那末到那時. 我們中國立國的道德精神. 恐怕亦要打破無餘. 不知道變成一個什麼景象呢. 務成先生道. 不錯不錯. 但是我看總還有四千餘年可過. 四千餘年之後. 究竟怎樣一個景象. 且看罷了. 當下這一番問答. 錐陶等四人聽了. 心中都有無限之感想. 有的佩服舜. 處到這種不幸之庭. 應該苦心經營. 使他圓滿. 因難而見巧的. 有的主張不如脫離家庭. 不受羈束的. 意見紛紛不一. 按下不提.

自此之後. 一連數年. 舜的學問. 大有增益了. 一日舜正在務成先生處. 與諸同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