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北巡守恆山飛石

且說帝舜回都一月有餘. 到了孟冬上旬. 又拜辭父母. 率領了伯夷夔等. 徑出北門. 到朔方去巡守. 目的地是在恆山. 這時正值小陽春天氣. 一輪紅日. 照得來非常之熱. 竟有初夏光景. 帝舜在路上. 頗覺煩渴. 那知行近太原. 天氣驟變. 朔風凛烈. 削面吹來. 又走了兩日. 飄飄蕩蕩的降下一天大雪. 帝舜等依舊冒雪衝寒的前進. 那知一路過去. 山愈多. 雪愈大. 路愈難走. 前行馬足. 屢次失陷. 車輪更難推動. 但是仰望天空. 仍舊是一團一塊的飄舞下來. 帝舜至此. 進退兩難. 伯夷道. 前在彭蠡. 那元秀真人說北嶽不可去.  這話可是應了. 帝舜道. 此地是茂谷. 去恆山已不遠. 再等他幾日罷. 伯夷道. 依臣看來. 就使此時雪止了. 如此嚴寒. 一時決不會融化. 那末仍舊不能前進. 等亦無益. 不如歸去罷. 祭嶽之典. 通告諸侯. 改期舉行. 亦未始不可. 帝舜道. 這個未免太失信於諸侯了. 況且此刻. 北方諸侯來者已不少. 所不到者. 只有恆山以東的諸侯. 此種已到之諸侯. 經過如許行路艱難. 無端忽叫他們歸去. 下次再來. 使他們多一次之跋涉. 於情理上亦說不過去. 樂正夔道. 依臣的意思. 不如在此. 向着北嶽遙遙致祭. 已到此地的諸侯. 隨同舉行朝覲審樂之典. 其餘阻雪不能來者. 俟下次再隨同舉行. 亦是從權之一法. 帝舜聽了. 覺得此法亦不甚妥善. 但亦想不出別法. 儘管仰着頭. 睜着他重瞳的雙眼. 看天空的雪. 遙望恆山. 竟在白霧之中. 絲毫看不見. 忽然在那白霧之中. 發現一顆黑點. 冉冉而來. 愈近愈大. 直到帝舜面前. 驟然落下. 轟然大聲. 震動山谷. 那此不留意的人. 前仰後合. 個個站立不住. 帝舜亦為駭然. 子細一看. 原來是一塊大石. 這時隨從的人. 和會集的諸侯. 個個聞聲而來. 伯夷道. 此石落下之地. 距帝所立處. 不過幾步遠. 真危險呀. 樂正夔道. 石是重物. 自空下降. 其勢必急疾. 此石冉冉飛來. 其勢殊緩. 甚覺可怪. 於是眾人紛紛揣測. 有些說是隕星. 但不會橫空而來. 有猜他是山崩的. 但不會飛得如此之遠. 後來有幾個到過恆山的. 人說道. 這塊石很像恆山頂上廟門邊的塊石. 有一個道. 是. 是. 很像很像. 有一個道. 如果是那塊石頭. 石上應該有安王石三個字. 有許多人聽說. 就跑過去看. 那石已有一半埋在雪中. 掘開雪一尋. 果然有安王石三個字. 刻在上面. 於是眾人一齊歡呼起來. 說道. 這是山靈不要帝踏雪冒險. 所以飛下這塊石來擋駕的. 不然. 石何以會得飛. 飛得這麽遠. 而且巧巧落在帝面前呢. 這句話一傳. 大家都以為然. 齊來勸帝. 不必前進. 帝舜還是猶豫. 樂正夔道. 臣剛才主張望祭. 帝未俯允. 想來以為太覺疏慢之故. 如今這塊石. 遠從恆山飛到此地. 明明是恆山的代表. 請帝就向此石致祭. 豈不是盡禮麽. 帝舜一想有理. 於是就用此安王石. 代表恆山. 率領已到的許多諸侯. 舉行柴望之典. 隨即行朝覲之禮. 那時兩伯之中. 到者僅冬伯一人. 於是就叫他貢樂. 其舞叫齊落. 其歌叫縵縵. 樂正夔剛要照例審定. 忽然外面有急使.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