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水與治國

 

      魏國的宰相死了,惠施聽說,就急急忙忙趕去魏都大梁,準備接任宰相。途中渡河的時候,他失腳落進河裏,幸虧船家把他救了上來。

 

      船家問他:「瞧你這麼慌張,上哪裏去呀?」

 

      惠施回答:「魏國缺個宰相,我是去做宰相的。」

 

      船家說:「看你落了水,只會哇哇叫救命,如果沒有我,你怕連性命也丟了。像你這樣的人,怎麼能做一國宰相呢?」

 

      惠施說:「要說搖船、水,我的本領當然不如你;至於治理國家大事,你同我相比,大概只能算個眼睛還沒睜開的小狗。」

 

 

 

      梁相死,惠子欲之梁。渡河而遽墮水中,船人救之。船人曰:「子欲何之而遽也。」曰:「梁無相,吾欲往相之。」船人曰:「子居船楫之間而困,無我則子死矣,子何能相梁乎?」惠子曰:「子居艘楫之間,則吾不如子;至於安國家,全社稷,子之比我,蒙蒙如未視之狗耳。」

《說苑‧雜言》

 

 

【今解】

 

      水和治國原是兩碼事,概念的內涵和外延全不相同,又各有其特殊的規律和需要解決的特殊衝突,因而從事不同工作必須具有不同的知識基礎和能力。以不會水推導出不會治國,是違反邏輯的,也不符合客觀事物的辯證法。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