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二次被逐

兒記得那天禀明父母過的. 瞽叟道. 確係都是歸還他們物件麽. 舜道. 的確都是的. 父親不信. 可問秦老伯. 瞽叟未及開言. 那後母接着說道. 問秦老伯. 秦老伯和你一鼻孔出氣. 問他做什麼. 瞽叟聽了. 就一定不答應. 硬說舜是假話. 一定還有私財. 寄頓在別處. 定要叫舜去拿回來. 那後母道. 就使去串通了拿些回來. 亦是假的. 一個人存心欺騙瞎子. 何事不可做呢. 瞽叟把這句一激. 格外生氣. 說道你這畜生. 還是給我滾罷. 在家裏給我如此生氣. 我一定不要你在此了. 你有資財. 亦不必在此. 請到外邊去享福罷. 舜連忙跪求. 他的父母決不答應. 且又屢次催促. 舜不得己. 只得再收拾行李. 拜辭父母. 含淚出門. 舜這次出門. 却在日間. 尚好到朋友家中走走. 那時東不訾亦到別處去了. 單有秦不虛在家. 於是就到秦老家中. 秦老知道了這種情形. 就說道. 仲華. 我想做兒子的固然應該伺候父母. 但是與其在家中伺候父母. 倒反常常淘氣. 還不如到外邊去. 尋些事業做做. 將資財寄回去養父母. 亦是一樣的. 你看如何. 舜答應道是. 秦不虛道. 我看老伯氣性如此之急. 總是雙目失明之故. 假使吾兄出去. 各處探聽. 能尋得一種明目之藥. 使老伯雙目復明. 能見一切. 那末肝火決不至如此大旺. 吾兄家庭. 亦不至如此了. 你看如何. 舜聽了. 極以為. 亦答應道是是. 秦老道. 當初聖天子那裏. 據說有一個鴻醫. 名叫巫咸. 有起死回生之術. 無論什麼病. 都能治. 現在他不知道在不在都城裏. 你何妨去探聽探聽呢. 舜聽了. 連聲道. 老伯之言極是. 小姪就去探聽.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