瞽叟使舜浚井

過了多日. 忽然畋首神色倉黃的跑來. 和二嫂說道. 前日焚廩之事. 事前妹一無知聞. 幸而天相吉人. 二哥竟脫了險. 真是恭喜. 昨晚妹聽見家母和三哥密談. 中有空中可逃. 地中有看他怎樣逃的話. 妹深恐與二哥又有關係. 所以特來通知. 請速防備. 妹去了. 說罷匆匆而去. 娥皇女英聽了. 頓時又非常憂慮. 然而地中兩個字. 如何解呢. 一時竟猜不出. 等舜回來. 就告訴了舜. 舜想了一想道. 哦. 一定是浚井. 我記的那邊屋裏. 是有一口井的. 娥皇女英聽了不禁失色. 齊聲說道. 果然如此. 那末怎樣. 又歇了一回. 說道. 我在那井中旁邊. 穿一個洞. 可以藏身. 豈不是好. 舜道. 這個做不到. 第一. 井在那邊. 我如何去穿. 第二. 就使穿了. 他將上面堵塞. 我藏在裏面. 如何能活呢. 三人說到此處. 面面相觀. 一籌莫展. 忽然娥皇道. 有了. 舜問道. 怎樣. 娥皇道. 井在何方. 舜指東北角道. 大約在這一面. 娥皇道. 離此地大約有多少遠. 舜道. 大約有三四丈. 娥皇道. 那末我們先在此地的這一口井裏. 對準方向. 穿一隧道過去. 接着那口井. 萬一有事. 就從這隧裏鑽過來. 此法如何. 舜和女英聽了. 都以為然. 但是方向如何對準呢. 女英道. 這個容易. 我們先用梯子. 佈到垣上. 望一望. 就是了. 當下決議之後. 舜立刻就動手起來. 那鋤犂畚鋦等. 本是農家必備的. 舜走下井去. 慢慢掘土. 娥皇女英. 輪流的搬運. 日裏不足. 繼之以夜. 三人精疲力盡. 只開得二丈左右遠. 又恐怕掘錯了方向. 不時的升梯登看. 益覺勞乏. 幸喜次早進見瞽叟. 竟沒有提起什麽事. 歸家再掘. 到得下午. 約有三丈多遠了. 居然與那邊的井. 有點相通. 但是僅有很狹很小的一點光線透出. 舜氣急力竭. 汗如雨洗. 幸喜不曾掘斜. 方自欣慰. 走出隧道. 稍事休息. 忽然瞽叟處飭人來叫. 說道有要事叫舜就去. 舜渾身污泥. 口中急答應. 立刻舀水水. 大略盥洗一遍. 娥皇女英早將衣服送來. 替舜穿好. 又將各處. 用帶繫緊. 舜問什麽原故. 娥皇道. 繫緊了.好預備鑽隧道. 省得有牽扯不便. 這個叫作龍工之衣. 說罷. 女英又將斧鏧等納入舜衣中. 外面仍穿上衣裳. 匆匆來見瞽叟. 瞽叟道. 我叫你來. 非為別事. 後院中那口井. 渾濁了. 你給我去浚一浚. 舜連聲答應. 心中却禁不住酸楚萬狀. 到得後院中. 只見四面. 一畚箕一畚箕的泥沙土石. 堆積的不少. 後母及象. 却不見蹤跡. 舜暗想. 若非畋妹通知. 此命休矣. 雖然. 為禍為福. 還是難說. 一面想. 一面走到井邊. 將外罩的衣裳脫卸. 就向井中直跨下去. 原來鏧井是舜生平的長技. 舜每到一處耕田. 必定親自鏧一口井. 因此跨下井去. 極為自然. 一路下去. 一路鈿邊張望. 都是漆黑. 並無光亮. 不得己. 取出斧鏧. 有一處鬆而且空. 料想是剛才所掘之隧道了. 急忙用盡平生之力鏧去. 頓時與那邊隧道打通. 但是泥沙互塞. 一時不易鑽過. 而耳中彷彿聽見啼哭之聲. 又彷彿有斥罵之聲. 頭上泥沙土石. 已蓋頂而來. 頭頂肩背. 早被打撀了幾處. 舜知到危險之至. 狠命的向隧道中爬鑽. 那從頂上來的泥沙土石. 更如瀑布的傾瀉. 股上腿上. 又打著不少. 舜全身鑽進隧道中. 氣力全無. 不能動揮. 忽然覺的眼中火光一耀. 又聽得似有人語. 舜知道是英皇來探望. 精神一振. 努力的就鑽了出去. 且說象與他母親. 本閃在後屋之中. 看見舜跨下井去. 二人急忙走到院中. 將所預備的泥沙土石畚箕提起. 要望井中傾去. 忽見畋首飛奔的跑來. 將母兄兩個所提的畚箕奪住. 不使他們傾倒. 口中苦苦的代哀求. 他母親大恕. 罵道. 你敢來破壞我們的事. 說着. 放下畚箕. 劈面一掌. 又用手一推. 畋首踉踉蹌蹌的退到丈餘之遠. 顚於地上. 痛哭不已. 這裏象和他母親. 才將畚箕的泥沙土石. 逐漸傾倒到井中去. 有如許時間的騰挪. 舜才能彀逃出. 亦真是舜的救星. 過了一回. 各畚箕的土石泥沙都倒完. 井亦差不多填滿了. 象不禁拍手大喜. 和他母親說道. 是不是我的謨略. 看他這回逃到那裏去. 照母親前回焚廩的政策. 我早知道不對的. 因為他在屋上. 可以跳. 就使不會跳. 鄰人看見了. 還要來救. 不是萬全的. 果然徒犧牲了一間房子. 現在豈不是好麽. 他母親也笑笑說道. 我何嘗不知道. 不過我想殺人. 是要償命的. 推說失火燒死. 就無痕跡. 我是這個想頭. 象道. 我這個方法. 何嘗有痕跡呢. 人家查起來. 只推不知道. 他們決不會疑心到井裏去的. 那時畋首. 見井已填滿料想舜決不得活. 直哭得昏暈過去. 象跑過去踢他一脚. 說道. 這回事情. 你如若敢向人洩漏一個字. 管叫你立刻不得好死. 他母親也說道. 那是萬萬洩漏不得的. 萬一洩漏了. 我們兩個人去受罪. 你心裏忍麽. 畋首不敢作聲. 站了起來. 跟了母兄. 走進房去. 只聽見象叫道. 父親. 今朝事情已做成功了. 這個功勞. 都是我的. 現在先將他的家產分一分. 牛羊我不要. 歸了父母. 倉廪我不要. 歸了父母. 干戈歸我. 琴歸我. 弓歸我. 還有兩個嫂子. 想來父母更沒有用處. 叫他給我疊被鋪床. 晚上陪我睡覺. 父母你看. 分的對不對. 瞽叟夫婦大笑道. 好好. 隨你隨你. 象聽了. 得意之極. 叫道. 我就去望望二嫂來. 說着. 轉身便來到舜處. 剛進大門. 只聽見裏面丁冬丁冬的琴聲. 象料想是二嫂在那裏彈. 不禁心癢起來. 便大叫的跑進去道. 好嫂子. 你們好快活呀. 我來陪你們. 那知話未說完. 一看. 坐在床上彈琴的並不是二嫂. 竟是個舜. 二嫂却分立在兩旁. 象到此. 真是出其不意. 萬分為難了. 留又不可. 退又不可. 恨不得尋一個地縫. 立刻鑽進去. 心中又想. 舜已給我埋在井中. 何以仍舊會得在此彈琴呢. 究竟是怎樣一回事呢. 一霎時. 思潮起落. 不禁目瞪口呆. 到是舜和英皇. 仍舊客客氣氣的讓坐. 問他從那裏來. 象只得期期艾艾的. 隨口胡謅道. 啊喲. 我我實實在記記記挂二哥呢. 話未說完. 良心發現. 頓時將一張臉漲的飛紅. 舜見他如此. 也不和他認真. 便說道. 三弟你來亦好. 我這幾日忙得很. 你有功夫. 可以代我管理這些臣庶罷. 象聽見舜如此說. 心中益發不安. 如坐針氈. 勉強支吾了幾句. 就告辭而去. 回到家中. 他母親就問他道. 你來得這般快. 莫非那兩個女的不肯從你麽. 象道. 怪怪怪. 不是鬼. 定是妖. 他母親詫異道. 怎樣怎樣. 象道. 我們親眼看見他埋在井裏. 那知他却在床上. 彈他的琴. 豈不是妖魔鬼怪麽. 他母親聽了. 亦驚疑不定. 兩個人. 再同到井的四週. 看了一回. 亦看不出痕跡. 他母親道. 不要這個人有鬼神保佑. 暗中救護麽. 我看你還是息了這個念頭罷. 象恨恨的說道. 我一定不肯歇. 我不弄死他. 不是人. 當下只有畋首聽見了. 知道舜並未死. 暗暗歡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ktakhk4 的頭像
boktakhk4

故 事 欣 賞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