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論罪

       齊景公酷愛打獵,非常喜歡餵養捉野兔的老鷹。燭鄒不當心,讓一隻老鷹逃走了。景公知道了便大發雷霆,命令將燭鄒推出去斬首。晏子走上堂,對景公說:「燭鄒有三大罪狀,哪能這麼輕易就殺了?待我公布他的罪狀再處死吧!」景公點頭同意了。晏子指著燭鄒的鼻子,數說道:「燭鄒,你為君主養鳥,卻讓鳥逃走,這是第一條罪狀;你使得國君為了鳥的緣故而要殺人,這是第二條罪狀;把你殺了,讓天下諸侯都知道國君重鳥輕士,這是你的第三條罪狀!好啦,國君,請處死他吧!」景公臉紅了半天,才說:「不用殺了,我聽懂你的話了。」

 

      景公好弋,使燭鄒主鳥而亡之。公怒,召吏郤殺之,晏子曰:「燭鄒有罪三,請數之以其罪而殺之。」公曰:「可。」於是召而數之公前,曰:「燭鄒!汝為吾君主鳥而亡之,是罪一也;使吾君以鳥之故殺人,是罪二也;使諸侯聞之,以吾君重鳥以輕士,是罪三也。」數燭鄒罪已畢,請殺之。公曰:「勿殺,寡人聞命矣。」

《晏子春秋‧外篇重而異者》

【今解】 

       晏子的進諫方式非常巧妙。表面上他在數落燭鄒的罪狀,實際上是在批評齊景公的重鳥輕士,並指出它的弊端。這樣,他既收到了批評的效果,又不會因直接勸諫而使君王難堪,可謂聲東擊西,一箭雙鵰。可見,在進行批評的時候,既要觀點正確,又要注意方式和方法;有時,間接的批評比直接的批評要來得有效。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