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舐瞽叟目復明

過了兩日. 已到舜的家鄉. 舜辭了帝堯. 趕快先回去通報. 那瞽叟聽說天子先來拜訪他. 覺得亦是人間無上之光榮. 但口中却儘管向舜說道. 這個怎樣呢. 你應該替我辭謝呀. 舜道. 兒亦苦苦辭謝. 不過天子一定要來. 兒阻擋不住. 現在天子已就要到了. 兒扶着父親迎出去罷. 瞽叟道. 也使得. 於是舜扶着瞽叟. 慢慢下堂而來. 這時鄰近之人. 知道天子要來探親. 大家都來觀望. 迎接. 看熱鬧. 獨有象反有點害怕. 與他母親躲在室後偷看. 不敢出來. 這裏舜扶了瞽叟. 剛出大門. 帝堯車子已到. 舜囑咐父親站穩. 自己忙上前向帝堯報告. 說道. 臣父虞檝. 謹在此迎接帝駕. 帝堯已下車. 連聲說道. 汝父目疾. 何必拘此禮節呢. 當下舜扶了瞽叟. 讓帝堯進了大門. 到了中堂. 舜一面請帝堯上座. 一面囑咐父親行朝見禮. 瞽叟拜了下去. 舜亦隨後拜了下去. 口中說道. 小民虞檝叩見. 帝堯慌忙還禮. 拜罷. 舜先起身. 扶起瞽叟. 等帝堯在上坐了. 再請瞽叟坐在一旁. 自己却立在父親後面. 帝堯先開口瞽叟道. 老親家. 尊目失明幾年了. 瞽叟道. 三十年了. 帝堯道. 現在還請醫生醫治麽. 瞽叟道. 從前種種方藥都治過. 即如小子舜. 弄來醫治的方子亦不少. 有一種空青. 據說治目疾極靈驗的. 但亦醫不好. 年數又太久了. 此牛要想再見天日. 恐怕沒有這一日了. 帝堯道. 放心放心. 朕看老親家. 身體豐腴. 精神強健. 將來依舊能彀雙目復明. 亦末可知呢. 瞽叟聽了這話. 不覺站起來. 要拜了下去. 舜忙走近前跪下. 攙扶瞽叟一面拜. 一面說道. 小民虞檝. 謹謝聖天子的金言. 虞檝倘得如聖天子的金言. 雙目重明. 死且不朽. 舜在旁亦一同拜謝. 帝堯答禮. 遜讓一番. 又說道. 重華大孝. 這都是老親翁平日義方之訓所致. 瞽叟聽到這句話. 不覺面孔發赤. 囁嚅的說道. 檝那裏敢當義方之訓四個字. 小子舜幼小的時候. 檝雙目已瞽. 肝火大旺. 不但沒有好好的教訓他. 反有虐待他的地方. 可是他從來沒有絲毫的怨恨. 總是盡孝盡敬. 痛自刻責. 這種情形. 檝近年方才知道. 悔恨無及. 現在聖天子反稱檝有義方之訓. 檝真是慚愧死了. 帝堯道. 天不能有雨露而無霜雪. 做父母的. 亦豈能但有慈愛而無督責. 老親家目疾纒綿. 對於外事. 不能清晰. 就使待重華有過當之處. 亦出於不得已. 重華那裏可怨恨呢. 老親家反有抱歉之詞. 益發可見有慈父才有孝子了. 當下又說些閒話. 帝堯便起身告辭. 一面向舜道. 汝此番且在家多住幾天. 以盡天倫之樂. 朕在首山. 或河洛之濱. 待汝罷. 舜一面答應. 一面扶了瞽叟. 直送出大門. 見帝堯升車而去. 方才扶了瞽叟進內. 那時舜的後母. 和象. 及畋首. 都出來了. 畋首先說道. 我們今朝得見聖天子. 果然好一個品貌. 兩位嫂嫂的兩頰和下腮. 都有一點相像呢. 象道. 他旳眉毛. 成八彩. 亦是異相. 後母道. 鼻梁甚高. 器局不凡. 年紀有八九十歲了. 精神還是這樣強健. 聲音還是這樣響亮. 真是個不凡之人. 大家七言八語. 議論風生. 獨有瞽叟. 坐在那裏. 沒精打彩. 一言不發. 舜覺得古怪. 就柔聲問道. 父親. 剛才行禮. 拜跪. 談話. 喫力了麽. 瞽叟搖頭道. 不是不是. 我想我的做人. 真是沒趣. 舜聽了慌忙問道. 父親有什麼不稱心的地方. 請同兒說. 兒替父親設法. 瞽叟歎道. 你雖有治國平天下的本領. 但是這個. 恐怕沒有辦法罷. 你們今朝看見天子. 看的清清楚楚. 我和他對面談了半日天. 究竟天子怎樣的相貌. 我都沒有看見. 你想苦不苦呀. 我聽見說. 你現在是代理天子. 將來或許就做天子. 你果然做了天子之後. 究竟尊榮若何. 威儀若何. 我亦一點都不能看見. 那末和憑空虛構. 有什麽分別呢. 和死去了又有什麽分別呢. 一個人到臨死的時候. 對於子孫. 總說不能再見的了. 現在你們明明都聚在一起. 但是我都不能看見. 試問與死去的人. 有什麼分別. 你們雖說孝順我. 拿好的東西給我喫. 給我穿. 拿好的房屋給我住. 但是我不能看見. 喫了好的. 和那不好的有什麼分別. 穿了錦繡. 和穿那布褐有什麼分別. 住了華屋. 和住了茅檐. 有什麼分別. 我這個人. 雖則活着. 大半如已死去. 雖說醒着. 終日如在夢中. 你看有什麼趣味呢. 我想還不如早點死去罷. 免得在這裏活受罪. 說到這裏. 竟嗚嗚的悲傷起來. 那瞽目之中. 流出眼淚. 舜聽了這番話. 心中難過之至. 暗想. 老天何以如此不仁. 使我父親得到這種惡疾呢. 我前數年. 近幾年. 想盡方法. 為父親施治. 然而總無效驗. 照這樣下去. 父親之受苦. 固不必說. 恐怕因此鬱鬱傷身. 將如之何. 想到這裏. 自己的眼淚. 亦不覺直流下來. 恐怕增添瞽叟的煩惱. 不敢聲張. 然而急切亦沒有話好勸慰. 正在躊躇. 忽見瞽叟. 竟用手自己撾起自己來. 口裏罵道. 該死的孽報. 自作自受. 該喫苦. 該喫苦. 在瞽叟的心裏. 是否如剛才向帝堯所言. 追悔從前虐舜兄弟錯處. 不得而知. 但是舜看了這個情形. 真難過極了. 慌忙跑過去. 跪在地下. 兩手抱住瞽叟的身子. 口中勸道. 父親快不要如此. 父親快不要如此. 一面說. 一面細看瞽叟的兩眼. 淚珠直流. 不知如何一想. 竟伸出舌頭去舐瞽叟的眼淚. 和他的雙目. 那知瞽叟受到舜的舌舐. 覺得非常爽快. 以為舜又取了什麼藥來醫治. 便問道. 舜兒. 這是什麼藥. 搽上去很爽快. 舜止住了舐說道. 不是搽藥. 是兒用舌頭舐呢. 瞽叟道這個是古方麽. 舜道. 不是. 是兒剛才意想出來的. 瞽叟道. 沒有這件事. 舌頭舐舐. 那裏能治目瞽呢. 舜道. 父親且不去管他. 既然覺得爽快. 就容兒再舐舐如何. 橫豎總沒有妨害的. 瞽叟聽了. 點點頭. 舜於是. 抱了瞽叟的頭. 又狂舐起來. 瞽叟又連聲叫道. 爽快. 舜因父親覺得爽快. 又秉着至誠. 聚精會神. 左右不住的亂舐. 約有半小時之久. 瞽叟忽然大叫道. 對對對. 我的眼睛. 似乎有點亮了. 舜忙細細一看. 果見瞽叟久經翳塞的眸子之中. 微微露出一點青瞳來. 不禁狂喜. 便說道. 父親. 既然如此. 兒想不要閒斷. 趁此治他一個全愈罷. 說着. 又抱了瞽叟的頭. 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 秉起一百二十分虔心. 不住的左右亂舐. 當舜初舐的時候. 象及後母. 都以舜為愚妄. 在後面呆看. 暗笑. 到得此時. 聽說有了效驗. 大家都走近了. 舜足足又舐了半小時. 幾乎舌敝口乾. 瞽叟連次止住他. 叫他少息. 舜亦不顧. 後來瞽叟叫道. 好了好了. 我完全能見物了. 你歇歇罷. 讓我試試看. 舜聽了方才走開. 那時瞽叟的雙目. 雖然屏障尚未盡消. 然而看物己能了. 三十年在黑暗之中過日. 妻兒子女. 覿面不相見. 一旦重覩光明. 這種歡喜. 真是非言語所能形容. 最奇怪的. 平日在一處極熟之人. 此時看見. 都不相識. 畋首是生出來時已沒有見過. 舜和象. 看見時都尚幼稚. 此刻成人長大. 體態狀貌. 當然換過. 所以亦不能認識. 他的後妻. 彷彿還有點影子. 然而亦老瘦得多. 這時瞽叟. 舉目四面一看. 人雖不認識. 却猜得出. 便向舜叫道. 舜兒. 剛才天子稱讚你大孝. 你真是個大孝之人. 我雙目復明. 純是你的大孝所感. 哈哈. 我真有福氣呀. 生此大孝之子. 舜聽了這話. 雖則是謙謝. 然而心中亦說不盡的愉快. 過了幾日. 舜又舐了不少次. 瞽叟目中. 翳障盡去. 完全好了. 舜恐帝堯久待. 便辭了父母. 向首山而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ktakhk4 的頭像
boktakhk4

故 事 欣 賞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