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被逐出門

說道. 這是我自己用心的結果. 那裏是他的功勞呢. 瞽叟道. 你不可如此說. 要防下次遇着艱難呢. 象道怕什麼. 我下次一定不請教他. 看如何. 瞽叟聽了. 亦無語. 自此以後. 象又妬忌舜了. 和他的母親. 日夜在瞽叟面前說舜的壞話. 一日舜在田間. 歸家較遲. 瞽叟記念他. 問道. 舜兒今日為何還不歸來. 那後母冷笑一聲道. 舜兒麽. 如今舒服了. 終日在外. 朋友甚多. 酒喝喝. 天談談. 多少有趣. 歸來做甚麼. 我們在這裏蔬食菜羹. 他在外邊. 不知道怎樣的肥魚大肉呢. 瞽叟聽了. 詫異道. 哦. 真的麽. 那後母又冷笑一聲道. 讀書識字. 是正經大事. 他還要欺瞞你到七八年之久呢. 現在他在外邊做的事. 他來告訴你做甚麽. 本來你是個瞎子. 是很容易欺騙的. 他的黨羽又多. 連你最要好的朋友秦老都相幫他欺瞞你呢. 你待要怎樣. 瞽叟給他這一激. 不覺怒從心起. 暗想. 且待他歸來再說. 那知過不多時. 舜就歸來了. 剛要進見父母. 只見象站在門前. 輕輕說道. 父親現在睡覺呢. 二哥. 你且息息. 舜聽了. 信以為真. 不敢進去. 到廚下見過母親. 徑來自己房裏. 更衣濯足. 忽見象手執一盤肉. 一壺酒來. 交給他道. 今朝母親高興. 弄了些酒肉. 我們都喫過了. 這是留下來給你喫的. 你且喫了. 舜聽了. 驚喜非常. 這是從來所未有的恩遇. 慌忙站起來. 謝了. 却還不就喫. 象在旁催道. 二哥你喫呀. 盤子酒壺. 母親還要等用呢. 舜於是就喫了. 又要分些與舜兄和象. 象忙阻住道. 大哥和我們都喫過了. 你只管自己喫. 舜只好將酒肉都喫完了. 象欣然而去. 舜輕輕將盤壺送至廚下. 正要洗滌. 忽聞瞽叟談話之聲. 知父親醒了. 急忙來見瞽叟. 便問道. 你今日歸來為什麽這樣遲. 舜道. 因為鄰畝的人病了. 叫兒略略幫一回忙. 瞽叟道. 你過來. 將嘴對着我. 舜不解其故. 忙將嘴送過去. 瞽叟用鼻一嗅. 果然酒氣撲鼻. 不禁大怒. 便立刻罵道. 你這個畜生. 你欺侮我眼睛. 竟敢如此蒙蔽我. 你在外邊幹得好事. 罵着就用手打過去. 舜至此才知道上當了. 然而瞽叟並未說明吃酒. 舜亦無從伸辨.只能跪下. 磕頭討饒. 并且立誓改過. 然而瞽叟怒不可遏. 說道. 你眼睛裏既然沒有我這個父親.我亦不願意有你這個兒子. 你給我滾罷. 我不要你在這裏. 說着就用脚踢. 舜聽了. 益發恐慌. 連連叩首. 請父親息怒. 情願聽憑父親. 不願出去. 瞽叟大聲道. 你不去麽. 你不去. 我讓你. 說罷. 立起身來. 要往外走. 又叫他的繼室夫人. 快些着疊行李. 我們走. 讓他. 繼室夫便來扯舜道. 你趕快去罷. 你不聽父親之命. 倘將父親氣壞了. 這個罪名. 你能承當麽. 舜至此. 真是無可如何. 不禁大哭. 只得說道. 父親息怒. 兒遵命出去. 但是今日已晚. 請容兒明日搬出. 瞽叟將足一頓. 說道. 不行不行. 快滾快滾. 舜不得已. 痛哭而出. 回到房中. 收拾行李. 看見乃兄. 如痴如夢. 心想. 平日全是我在這裏照應的. 我去之後. 飲食寒煖. 那個來扶持呢. 想到此際. 真如萬箭攢心. 悲痛欲絶. 要想遲延一息. 等父親怒氣稍平. 再圖挽救. 不料瞽叟在裏面. 還是拍案咆哮. 屢屢問道. 他走不走呀. 滾不滾呀. 舜料想無可挽回. 只得胡亂取了幾件衣服. 打疊作一包. 餘多的統統都留與乃兄. 再到堂上. 拜辭父母. 又別弟妹. 瞽叟連連催促速走. 後母和象目的達到. 遂了心願. 理也不理. 獨有畋首. 年紀雖小. 對於舜非常親愛. 看見舜要去. 竟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那後母慌忙抱開. 舜亦痛哭而出.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