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彗星

君臣等正在談論其神異. 忽有從人報道. 天上發現了五顆長星. 甚是奇怪. 帝舜君臣. 忙出門一望. 果然天空有五顆大星. 光芒作作. 長各數丈. 大家看了. 一齊驚怪道. 彗星彗星. 帝舜道. 朕看. 不是彗星. 還是五星之精. 在那裏顯奇表異呢. 眾臣道. 何以見得. 帝舜道. 朕從前受業於尹老師. 老師曾將天文大要.細細講授. 所以朕於天文. 亦略知一二. 大凡彗星的形式. 分作二段. 一段叫作首. 一段叫作尾. 但是彗首亦可分為二. 一種叫彗核. 是他當中如星的光點. 一種叫彗芒. 是包圍在彗核四面的星氣. 但是有些離地較遠. 或較小之彗星. 則人往往僅見他的芒. 而不見他的核. 大的彗芒. 視徑有和月亮一般. 而他的核. 明如晨星. 這是最顯而易見的. 至於彗尾. 是彗星背日面的明光幡. 小的彗星. 沒有明光幡者居多. 就是有. 亦暗而且窄. 所以論到彗星的本體. 不必一定有尾. 而芒與核. 是一定有的. 現在這五顆大星. 雖和彗星相似. 而細視不見有核. 併不見有芒. 究竟不知道是他那一頭是首. 那一頭是尾. 這是一端可疑的. 而且彗星是極不常見之星. 就是偶爾出現. 亦不過是一顆. 決無五顆同出齊現之理. 而且據尹老師說. 彗星亦有他運行之軌道. 他的出來. 是漸漸由遠而近. 由小而大. 他的消滅. 亦是逐漸的. 現在昨夜並不見有彗星. 今夜忽然發現. 至五顆之多. 他的形式. 又多相像. 無首無尾. 這又是一端的可疑. 不是彗星. 那末是什麼. 當然是五星之精的變化了. 朕所以如此揣度. 亦是想當然耳. 眾臣道. 彗星不止一顆麽. 帝舜道. 多着呢. 據尹老師說. 人的目力. 能彀見到的. 陸續發現. 已經有幾百顆之多. 人的目力不能見到的. 想來一定還有不少. 將來人類智力增進. 如能發明一種望遠鏡. 那末彗星的數目. 恐怕還要加多少倍呢. 伯益道. 眾星沒有尾. 獨彗星有尾. 聽說最長的竟有幾千萬丈之長. 究道何故. 帝舜道. 這個理由. 朕也聽尹老師講過. 大概有兩個原因. 一個是推力. 攷查彗尾. 差不多都與太陽相背. 彷彿受了太陽上面的一種推力. 使他附於彗星的質後而行. 一個是吸力. 大約彗星本體亦有吸力. 所以能使附於星體的物質. 雖受太陽的推力. 而不致於離散. 這兩個原因. 亦是想當然耳. 究竟如何. 還不能確實明瞭. 伯益道. 有尾的是彗星. 沒有尾. 怎樣知道他亦是彗星呢. 帝舜道. 有兩種可以看出. 一種是他所行周天的軌道. 與眾星不同. 眾星的軌道. 差不多總是圓的. 彗星的軌道. 有好幾種. 有如拋物綫形的. 有如橢圓形的. 有如雙曲綫形的看到他軌道的形狀. 就可以知道他是彗星. 一種是攷查他的歷史. 他從前出來的時候. 見於記載. 是有尾的. 那末此刻出現. 雖然失去了尾. 亦可以認識. 還有一種. 是看他的形狀. 就是剛才說有芒有核了. 有芒有核. 必是彗星. 伯益道. 彗星之尾. 何以會得失去呢. 帝舜道. 大約因為彗星的質量. 不甚大. 拖着如許長的長尾. 大有不掉之勢. 久而久之. 吸力不能彀收攝他. 那成尾之質. 就分散於太虛. 這就是彗星無尾之原因. 但細攷起來. 不但彗星能殼消失. 就是彗星亦能彀消失. 因為太陽的吸力. 在彗星向日背日兩面. 其力甚大. 彗星禁不住這種力量. 那個芒核. 就分散為幾個. 久而久之. 全體就消失了. 伯益道. 彗星既然不止一顆. 有時又要消失. 那末此刻所看見無尾的彗星. 安見得他就是. 從前歷史上見過的有尾彗星呢. 帝舜道. 彗星軌道為橢圓形的. 他的出現有定期. 或十幾年一見. 或幾十年一見或幾百年一見. 歷史所記載. 可以推算得出. 因此就可以知道. 假使軌道是拋物綫形. 或雙曲綫形的. 那個僅能發現一次. 以後不復再出. 但是拋物形的那一種. 有人說他仍是橢圓形. 不過極長極大一個圈子. 繞轉來或者須幾千年. 人間的開化遲. 歷史沒有如此長久. 所以說他不復再出. 亦未可知. 正說到此. 忽聽一個人叫道. 五顆長星. 發生變化了. 眾人忙抬頭看時. 只見那五顆星. 光芒漸歛. 而不住的動搖. 隔了許久. 變成五顆明珠似的大星. 次第排列在天空. 彷彿一串珠子. 聯成一氣. 帝舜哈哈笑道. 果然是他們. 果然是他們. 說罷. 就用手指道. 這顆是水星. 這顆是金星. 這顆是火星. 這顆是木星. 這顆是土星. 眾人看了. 無不稀奇. 都說道. 這五星如聯珠. 是不大有得見得的. 這時夜色已深. 四野昏沈如墨. 眾人露立長久. 都有倦意. 漸聽得晨雞喔喔. 料想時已迨曙. 正想入室休息. 忽見東方. 似乎露出一道白光來. 大司空道. 莫非天色已將明了麽. 眾人注意一看. 只見天際似乎隱隱有一朵黑雲. 黑雲之中. 露出一個大圓物. 其白如玉. 其大如鏡. 眾人有的說是太陽. 有的說是月亮. 紛紛不決. 陡見圓物旁邊. 又湧起一個圓物. 大小顏色. 都相彷彿. 其初比第一個出見的低. 後來漸漸升高. 兩個一樣齊. 彷彿一對白璧. 後來兩個互相摩盪了一回. 畢竟是後來的那個占了上風. 那第一個出見的. 漸漸低落. 忽然之間. 紅光四射. 旭日東升. 兩個白璧和黑雲. 都不知去向了. 眾人見所未見. 個個稱奇. 帝舜道. 今日真難得. 剛才是五星聯珠. 此刻是日月合璧. 都是祥瑞. 回頭向大司空道. 這個都是汝受命之符兆呢. 大司空聽了. 惶恐遜謝. 這時天已大明. 眾人回到室中. 略略休息. 食過早餐之後. 薰風拂拂. 天氣大和. 帝舜取過琴來. 一面彈. 一面又作了一個南風之操. 其詞曰. 反彼三山兮. 高岳嵯峨. 天降五老兮. 迎我來歌. 有黃龍兮. 自出於河. 負圖書兮. 委蛇羅沙. 案圖觀讖兮. 閔天嗟嗟. 擊石拊韶兮. 淪幽洞微. 鳥獸蹌蹌兮. 鳳凰來儀. 凱風自南兮. 喟其增悲. 歌罷之後. 又休息一回. 便率領群臣. 返旆還轘. 歸到蒲坂. 次年. 就叫伯禹到太室山去祭祀. 算是禪位的第一步.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