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肉堪久

 

      孔群是個酒鬼,離開酒就一天也過不下去,常常抱著罈子喝得爛醉如泥,別人怎麼勸他,他只當做耳邊風。王導想出一個自認為很充足的理由,便來勸孔群說:「你天天這麼濫飲,身體吃不消啊!你沒看見蒙酒罈的布嗎?被酒氣熏了特別容易糜爛。」孔群呷了幾口酒,回答:「先生沒有看見嗎?泡在酒裏的糟肉更久藏呢。」

 

 

 

      (孔群)性嗜酒,導嘗戒之曰:「卿恆飲,不見酒家覆瓿布,日月久糜爛邪?」答曰:「公不見肉糟淹更堪久邪?」

《晉書‧孔愉傳》

 

 

【今解】

 

      要幹壞事,總能找到理由;要為自己的錯誤辯護,同樣可以說得振振有詞。但是,我們切不要被這些似是而非的言詞所迷惑,因為既然是錯誤,它的理由一定是站不住腳的,十分荒謬的,就像這個酒鬼一樣,他的理由,原來是把自己當做泡在酒裏的糟肉。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