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鞍下頷

 

      鄠縣有個小販帶著銅錢和絹緞去市場。市上有幾個惡棍看他有些呆頭呆腦,而且面孔生得嘴癟下巴長,就上前揪住他的領子罵道:「好個賊骨頭,你為何偷去我的驢鞍子,用來做下巴?」說罷,這伙惡棍前呼後擁,要把他拖到縣衙門去追究。

 

      小販嚇慌了,連忙把身上的銅錢和絹緞統統捧出來給他們,用來賠驢鞍子的價值。

 

      妻子見他兩手空空回家來,忙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一五一十告訴了妻子。妻子氣得指著他鼻子罵:「瓜,什麼驢鞍子可以做下巴?就是到了縣衙,也自能公斷,為什麼白白送他們這許多錢絹?」小販說:「你才,到了衙門,縣老爺要將我的下巴拆下來檢看檢看,又怎辦?難道我一個下巴才值得這麼些錢絹不成?」

 

           

      鄠縣有人將錢絹向市。市人覺其精神愚鈍,又見頦頤稍長,乃語云:「何因偷我驢鞍橋去,將作下頷?」欲送官府,此人乃悉以錢絹求充驢鞍橋之直,空手還家。其妻問之,具以此報。妻語云:「何物鞍橋,堪作下頷?縱送官府,分疏自應得脫,何須浪與他錢絹?」乃報其妻云:「痴物,倘逢不解事官府,遣拆下頷檢看,我一個下頷,豈只直許錢絹?」

《啟顏錄》

 

 

【今解】

 

      這個小販並不,故事實際上反映了當時司法衙門的腐敗和官吏的昏庸。這種腐敗和昏庸的最大特徵,首先是拒絕對具體事情作具體分析,而硬要叫客觀實際服從他們主觀意志和一套僵化的程式。在草菅人命、辦案草率的封建社會裏,誰能擔保不會真的把下巴拆下來檢驗呢?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