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社稷忍羞

 

      趙簡子是春秋末年晉國的六卿之一。他臨終前留下遺囑,要將兒子趙無恤立為繼承人。有位臣僚名叫董閼于的問他:「歷來都以長子繼位,無恤是庶出又非長子,怎可以立後呢?」趙簡子回答說:「我把自己的一群兒子都考慮過了,只有無恤為人能顧全大局,能為國家受羞辱。」

 

      趙無恤繼位以後,有一天,他在家裏請晉國的另一個大貴族知伯喝酒。知伯倨傲無禮,酒席間百般侮辱趙無恤,又劈面刮了無恤兩個響亮的耳光。

 

      左右侍臣都按捺不住怒火,要無恤把知伯殺了。無恤勸住他們,說:「先君立我為後,說過我能為稷忍辱,我怎能因小失大而去殺人呢?」

 

      過了十個月,知伯倚仗自己強大,向無恤勒索領地,無恤沒有答應。知伯惱羞成怒,重兵將無恤圍困在晉陽,又決汾水灌城,大有一口吞吃之勢。趙無恤堅強禦敵。第二年,他聯合晉國的韓、魏二卿,分兵出擊,將知伯軍隊徹底擊潰,形成了「三家分晉」的局勢。在慶賀勝利的宴席上,趙無恤將知伯的頭顱骨做成酒器,勞軍痛飲。

 

           

      趙簡子以襄子為後。董閼于曰:「無恤賤,今以為後,何也?」簡子曰:「是為人也,能為社稷忍羞。」異日,知伯與襄子飲,而批襄子之首。大夫請殺之。襄子曰:「先君之立我也,曰:『能為社稷忍羞』,豈曰能刺人哉?」處十月,知伯圍襄子於晉陽。襄子疏隊而擊之,大敗知伯,破其首以為飲器。

《淮南子‧道應訓》

 

 

【今解】 

 

      內心雖然剛強,外表卻要柔弱而不與人爭,這是古代道家「和光同塵」的處世態度。「為社稷忍羞」,可以是為了團結別人,相忍為國,不計較小事,如「負荊請罪」故事中藺相如的爭取廉頗便是;也可以是對付敵人的一種策略。這裏趙無恤之於知伯,就運用了這個策略。「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在一定條件下,雄與雌,剛與柔,榮譽和羞恥,都是可以相互轉化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