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率二女歸覲父母

到得第三日. 舜與秦不虛等商議道. 某這番親事. 從權的不告而娶. 但是為子的. 不能一輩子不見父母. 為人子婦的. 亦不能一輩子不見舅姑. 今天第三日. 本是應該見舅姑的日子. 現在某擬帶了兩新人. 即日前往拜見家父家母. 併且乘便迎養到此地來居住. 兄等以為何如. 雒陶道. 這個是極應該的. 秦不虛道. 萬一伯父伯母有點不以為然. 那末怎樣. 我看不如再過幾日. 別圖良法. 或者由弟先往. 將此事委曲說明. 看伯父母詞色如何. 再定行止如何. 伯陽靈甫都叫道好. . 東不識道. 某的意見料起來. 伯父母知到這個消息. 一定要發怒的. 兒子作錯了事. 父母一時盛怒. 處以重罸. 亦是當然之事. 做兒子. 只有順受. 仲華是禁慣了. 到亦不必慮. 我只怕仲華夫人. 是帝室之女. 加以新婚未幾. 萬一伯父母盛怒起來. 連兩夫人都加以重責. 使之難堪. 那時候會不會閙僵. 這是可慮的. 舜連忙說道. 大概不要緊. 某連日已將家庭狀況. 向賤內說明. 并諭以大義. 幸喜彼等尚能聽受. 料想尚不至怎樣. 方回道那末好極了. 我看就此去罷. 不必再遲延. 使不孝之罪更大. 眾人都以為然. 且說瞽叟夫婦. 自從那一年舜出門之後. 隨即有秦不虛等來勸搬家. 象和他的母親. 果然大起其疑心. 說道. 我們住在這裏幾年. 好好的. 何以要勸我們搬. 一定是舜那個孽障. 在那裏串哄. 不要去上他的當. 不虛勸了幾回. 終是不理. 不虛等大窘. 後來鄰舍有好幾家. 聽了雒陶等的勸導. 陸續都搬了. 便是秦不虛雒陶伯陽三家亦都整裝待發. 象打聽明白. 又見舜不在此地. 料想與舜沒有關係. 方才和他父母商量. 決定與不虛等同搬. 就一徑遷回諸馮山舊居. 那時水勢漸平. 從前舜所耕的歷山舊壤. 象就去耕種. 到亦安樂自適. 舜的消息存亡. 置之於不問. 一日. 忽有鄰人之母. 來訪瞽叟之妻. 深深賀喜道. 恭喜恭喜. 令郎發跡了. 做到天子的女壻. 是很不容易的. 瞽叟之妻不解所謂. 忙笑着問道. 究竟什麼事. 我沒有懂呢. 那鄰人之母道. 就是你的二令郎. 舜呀. 他現在已經天子招贅做女壻了. 聽見說. 兩個帝女都嫁給他. 而且給他造了許多大屋. 有宮. 有殿. 有花園. 有馬房. 啊呀. 講究呀. 兩個帝女. 聽說相貌個個美如天仙. 啊呀. 大嫂. 你有這個令郎. 你着實風光. 要享大福呢. 瞽叟之妻. 聽說舜有這種際遇. 不由得又是疑心. 又是妬忌. 便問道. 我沒有知道. 你從那裏得知的. 那鄰人之母道. 是我小兒講的. 我小兒的朋友. 剛才從一個什麼地方回來. 他說親眼看見. 兩個帝女已經到那裏了. 擇個吉日. 就要做親了. 那贈嫁的匳具. 盡是珍珠金玉. 抬了一里路. 還抬不盡呢. 那朋友因有要事. 不能看他們做親. 就跑了回來. 現在心裏着實懊悔呢. 瞽叟之妻. 聽到此處. 那心中說不出的難過. 口中却仍是咿. . . . 那裏. 豈敢的亂敷衍了一陣. 等那鄰人之母去後. 瞽叟之妻. 送畢轉身. 就指着瞽叟大罵道. 你生得好兒子. 你生得好孝順兒子. 連婚姻大事. 都不來禀告父母一聲. 竟是娶了. 他心中還有父母兩個字麽. 我平常說說. 你口氣之間. 總有點兒幫着. 說他心地是還好的. 現在你看. 好在那裏. 你這個瞎子. 生好兒子. 儘彀恥辱了. 原來方才鄰母那番話. 瞽叟已是聽見了. 心中將信將疑. 却並沒有十分生氣. 現在給他後妻一激. 那怒氣不覺直衝上來. 但亦無話可說. 不過連聲歎氣而已. 過了片刻. 象回來了. 他母親便將這事告訴他. 象聽了. 搖搖頭道. 那有此事. 這老婆子. 本來有點昏耄了. 信口胡說. 我想天子的女兒. 就使多的臭出來. 亦不會拿來嫁給一個赤腳爬地. 貧苦不堪的農夫. 就使要嫁. 一個也彀了. 那裏會一嫁就是兩個. 況且天子果然選中了他. 要他做女壻. 應該先叫他到帝都裏去封他一個官. 然後再拿女兒嫁給他. 這是順的. 斷沒有嫁到農家村舍來的道理. 這個是造話. 謠言. 我不相信. 瞽叟夫婦聽了. 亦以為然. 便也不再生氣. 過了兩日. 象忽然氣悤悤的跑回來. 告訴父母道. 前日那老太婆的話. 竟是真的. 現在兒已探聽明白. 即刻他們就要來見父母了. 父母見不見他們. 請速定主意. 瞽叟聽了. 便道. 我不見他. 我沒有個兒子. 你給我攔住他. 不許他們進門. 正說時. 那舜等已到門前. 隨從的人却不少. 舜都止住. 叫他們站在門外. 須臾二女車子亦到了. 三人一同進內. 象受了父親的命令. 正要來攔阻. 連舜叫他亦不理. 驀然看見兩個絶色的嫂子. 不禁一呆. 彷彿魂靈兒都給他勾去了. 要攔阻也攔阻不動. 舜問他父親母親在那裏. 他亦不作聲. 儘管兩隻眼睛. 釘在二嫂臉上. 恨不得一手人個. 摟在懷裏. 吞在肚裏. 原來這時象的年紀. 已在二十以外. 正是情慾熾盛的時候. 偏偏親鄰之中. 因為他性質不好. 沒有人肯要他做女壻. 併且沒有人給他做媒. 他正是餓荒的人. 此次突然看見兩個帝女. 所以現出這副醜相. 舜見問他不理. 只得率領二女. 徑入後堂. 象亦跟了進去. 瞽叟是瞎的. 不能看見. 那後母一見了舜. 不等舜叫. 就放下臉罵道. 那裏來的壞人. 擅自闖進人家內室裏來. 快給我滾出去. 舜此時早已高叫父親母親. 率領二女跪下. 認罪乞饒. 瞽叟大罵. 畜生孽子. 你既然沒有我父母在眼睛裏. 你今朝還要跑來做什麼呢. 快給我滾出去. 說着. 用杖在舜頭上身上. 悉力的敲了幾下. 舜連連叩頭. 伏地不動. 二女亦跟着. 跪伏不動. 瞽叟夫婦. 雖則蠻橫. 倒亦無可奈何. 只得不去理他. 由舜夫婦長跪不起. 足足有半個時辰. 那舜的女弟畋首. 看不過. 出來解勸. 請父母息怒. 饒了二哥這一次罷. 二哥以後. 總須改過. 不要再使父母生氣了. 那後母就罵畋首道. 誰是你的二哥. 誰是你的二哥. 我沒有這個兒子. 你的二哥從那裏來. 畋首笑道. 母親息怒. 饒了他們罷. 他們跪的已經吃力極了. 瞽叟道. 誰叫他們跪. 我並沒有叫他們跪. 他是天子的女兒女壻. 我們是貧家小百姓. 那裏當得起他們的大禮. 快叫他們給我滾出去. 畋首趁勢便來推舜道. 二哥. 父親叫二哥去. 二哥且聽父親之命. 出去了罷. 不要再違拗了. 有話明朝再說. 說着又來攙二嫂. 那娥皇女英. 是天子之女. 平日雖則並不十分養尊處優. 然而總是金枝玉葉. 生平何此苦. 跪了半個時辰. 筋骨都酸. 兩膝骨幾乎碎裂. 臉色漲得來同血球相似. 雖則畋首去攙他. 但是那裏立的起來. 象在旁呆看. 至此忘了神. 忽而走過來. 要想來攙. 畋首忙推開他. 說道. 三哥. 動不得. 男女有別. 象方才走開. 後來還是舜幫同. 將二女攙起. 但是足已麻木. 不能行動. 停了好一回. 方才血脉有點流通. 叫聲君舅君姑. 子婦去了. 仍由舜和畋首. 扶攙而出. 到了外間. 畋首低低的叫了一聲二哥. 兩位嫂嫂. 今日受委屈了. 但是明朝. 務須再同來. 這裏妹子一定設法疏通. 兄嫂但請放心. 說着. 不敢停留. 一瞥眼就進去了. 舜扶了二女. 自登車而去. 一路安慰勸導. 果然二人受了這種魔難. 絶無怨言並眼淚亦不拋一滴. 真不愧為堯之女. 舜之妻了. 且說畋首. 自送了兄嫂之後. 回到內室. 他母親便責罵他道. 要你這樣多事. 去攙扶他做甚. 畋首笑道. 兒亦不知道甚麽原故. 看見了這兩個女子. 跪了半日. 怪可憐的. 不由得不去攙扶了. 說時. 只見象垂頭喪氣的立在旁邊. 連連頓足. 不住歎氣. 畋首忙問道. 三哥. 為什麼煩惱. 象亦不語. 瞽叟道. 今朝他們去了. 明朝難保不再來. 象兒. 你給我設法. 將門堵住了. 象仍是不語. 畋首道. 父親. 現在二哥事情做錯了. 父親母親責備. 挫折他. 是應該的. 不過一定不許他們上門. 女兒看起來. 有點不好. 而且倒反便宜他們了. 瞽叟道. 為什麽反便宜他們. 畋首道. 二哥這個人. 依他平日的情形想起來. 不至於如此糊塗. 這次不告而娶. 或者是天子方面. 用勢力壓迫他. 使他不告的. 亦未可知. 不然. 二哥固然不來告. 天子方面. 為什麽亦不來告呢. 想來. 平日之間. 有人來給二哥做媒. 父親母親. 總是不答應. 這種情形. 給天子知道了. 所以不來告. 並且不許二哥來告. 如今木已成舟. 叫他離婚. 是萬無此事. 第一次來. 不去理他. 第二次來. 拒絕不見. 他們夫婦. 從此有詞可藉. 倒反可以逍遙自在的回去享福了. 豈不是便宜他們麽. 母親道. 依你說. 怎樣呢. 畋首道. 依女兒的意思. 做子婦的. 照理應該侍奉舅姑. 他們明朝來時. 父親母親. 竟容留他. 責成他盡子婦之道. 他們是天子的女兒. 受不住這種辛苦. 做不慣這種事務. 當然站不住. 要走. 那時候再責備他們的不孝. 顯見得前此不答應二哥成親. 並不是父母有心為難. 豈不是好麽. 象聽到此處. 忽然大叫道. 好好. 兩個女的都叫他們來. 只有那個男的. 不準他來. 畋首笑道. 沒有這個道理. 留子婦而逐去兒子. 父母對人那裏說得出呢. 母親道. 雖然如此. 我不能以子婦之禮相待. 沒有父母之命. 和沒有媒妁之言的一樣. 不過淫奔婢妾之類而已. 我自有方法. 到得次日. 黎明. 舜夫婦三人. 果然又來了. 那時不但瞽叟夫婦未起來. 連象亦沒有起身. 因為象這一夜. 千方百計的. 想那兩嫂. 前半夜失眠. 所以更起遲了. 獨有畋首. 猜到舜等一定早來. 所以起身甚早. 梳洗畢. 開了門. 果見兄嫂已在門外等候. 慌忙上前行禮. 相叫. 舜夫婦極道感謝. 畋首道. 昨日父母處. 妹已疏通過. 今日大概可以容留. 不過兩位嫂嫂在此. 一月之內. 務須耐勞耐苦. 小妹定當設法維持. 說到這裏. 聽見象房中有咳嗽之聲. 隨即不說. 怱怱進去了. 隔了一回. 象跑出來. 看見了舜夫婦. 非常恭敬的. 叫了兩聲. 又作了三個大揖. 說道. 兄嫂大喜. 我沒有來道賀. 抱歉得很. 說着. 兩隻眼睛. 總是射在二嫂臉上. 娥皇女英. 給他看得來下不去. 只好將頭低下. 舜道. 三弟. 愚兄做錯了事. 昨日父親母親生氣務懇三弟. 代為討情. 不勝感激. 說着. 也對象作了兩個揖. 象道. 放心放心. 包管在我身上. 那時畋首又跑出來. 說道. 這事三哥也應該的. 一則. 可使父母不生氣. 二則. 兄弟手足之情. 總要大家幫忙. 正說之間. 瞽叟夫婦已起身了. 畋首忙進去通知. 只聽他母親厲聲說道. 叫他們來伺候. 是畋道首再出來. 同舜夫婦一齊進去. 見了禮. 問了安. 瞽叟夫婦一理也不理. 過了片時. 瞽叟說道. 這個不孝子. 我早已不承認了. 現在你們兩個. 說道是天子的女兒. 我們做小百姓的. 食天子之毛. 踐天子之土. 受天子的恩惠. 看天子面上. 不能不暫時承認. 但是國有法. 家有禮. 既然要嫁到我們這種窮家小戶來. 不能再談到帝女之尊四個字. 總要依我家的法度. 遵我家的禮節. 掃地. 揩桌. 洗衣. 煮飯. 挑水. 劈柴. 種種事. 都要做的. 世界上只有子婦事舅姑. 沒有舅姑事子婦之理. 你們兩個. 自己想想. 喫不喫得下這種苦. 如若喫得下. 那末在此. 如若喫不下. 還不如同了不孝子. 趕快去罷. 不必在此假惺惺的胡纒. 還有一層. 我家寒素. 一切均須親自上塲. 不能假手下人. 富貴人家的排塲. 我家都用不着. 現在都先和你們約定. 將來見到天子. 不可說我們有意虐待. 娥皇女英聽完. 一齊跪下叩首. 娥皇說道. 謝兩大人收留之恩. 子婦等情願在此竭力侍奉. 舜兒種種不孝. 子婦等知道之後. 已向他非常埋怨. 現在舜兒已知愧悔. 望兩大人如天之恩. 再饒恕他一次. 以後子婦等. 當互相規勸. 孝順雙親. 倘再違忤. 情願一同受罰. 家父知道. 亦不肯輕易饒恕他的. 那知後母聽了. 又厲聲道. 你以後不許再給我稱子婦. 沒有父母之命. 就是經父母承認的. 不過淫奔苟合的婢妾之類. 那裏算得子婦呢. 娥皇女英聽了. 雖則仍舊諾諾連聲. 但是這句話太重. 有點受不住. 臉上都紅漲起來了. 畋首在帝笑道. 母親這話不對. 二哥沒有奉父母之命. 他們兩個是奉父母之命的. 怎樣說他們淫奔起來呢. 後母亦不答言. 再問二女道. 你們兩個叫甚麽名字. 二女說了. 後母道. 那末女英先給我鋪床. 娥皇給我舀臉水去. 二女答應. 畋首道新來初到. 廚房在那裏. 都沒有知道. 我領你罷. 說着. 領了娥皇出去. 過了片時. 奉了兩個盤水進來. 恭恭敬敬. 安在舅姑面前. 女英亦將床鋪好. 後來進早膳. 炊什膳. 作羹湯. 一切都是二女所為. 不過畋首以帶領指點為名. 隨處幫助. 那時象早已出去了. 獨有舜仍舊侍立在旁. 一動不敢動. 父母亦不理他. 直到什膳搬進時. 畋首故意問舜道. 外面門口堆積的什麽東西. 舜道. 是兩嫂帶來孝敬堂上的菲物. 適因大人盛怒. 未敢進獻. 畋首道. 快去拿來. 於是舜出去. 將物件續搬進. 畋首一一打開. 原來錦繡皮裘之外. 還有棋榛脯脩棗粟之類. 舜一一說道. 這是獻堂上的. 這是送三弟的. 這是送吾妹的. 說着. 將一分先送至父母面前. 畋首笑道. 承兄嫂惠賜. 謝謝. 不過獻父母的太少了. 帝室之富. 何物沒有. 二嫂只帶這點來. 不太小氣麽. 舜道. 不是不是. 這次來. 一則謝過. 二則領見. 三則專請兩大人及弟妹到溈汭去居住. 因為那邊. 天子已有賜兄的房屋. 各種器具都齊. 兩大人到那邊之後. 起居一切. 可舒服些. 兄亦可以盡點孝養之道. 稍補前過. 這次帶來的. 不過婦人之摯儀而已. 說着就請父母同去. 瞽叟不應. 他母親道. 我們沒有這樣福氣. 話雖如此. 已經和舜答話了. 兩手已去翻動錦繡了. 畋首見有機可乘. 遂又替舜解釋一陣. 瞽叟夫婦飯畢. 象亦回來. 與舜同席. 畋首與二嫂同席. 飯罷之後. 後母又叫二女做各種雜務. 甚至敲背搥腿. 亦是做的. 直到更深. 瞽叟等安寢. 方才回去. 次日一早又來. 一連半月. 二女絶無倦容. 有時受舅姑斥罵. 亦小心順受. 獨有象. 如餓虎伺羊似的. 耽耽逐逐. 狀頗難堪. 幸有畋首隨時維護. 尚不敢公然無理. 一日. 畋首趁空. 勸父母搬到溈汭去. 他母親一定不答應. 畋首道. 母親又要執拗了. 有福享. 落得享. 何苦自己生氣. 三哥現在還沒人說媒. 料想人家嫌我窮之故. 如果搬到那邊去. 體面起來. 不要說父母享福. 就是三哥的親事. 亦容易成功了. 他母親聽了這話. 不覺有點動了. 原來象的心事. 他母親亦有點知道. 但是悖禮犯刑. 萬萬做不到的事. 正在躊躇. 聽畋首之言有理. 遂說道. 那末你同他說. 我們就去. 畋首忙去告訴舜. 舜大喜. 預備迎養之事. 計算二女在舅姑處. 足足苦了二十多日.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