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絕糧

 

      孔子周遊列國,潦倒在去陳國和蔡國的半路上,連野菜湯也喝不上,七天未吃到一頓飯,餓得沒有辦法,只好白天睡大覺。

 

      顏回出去討了點米回來煮給他吃,等到剛要煮熟的時候,孔子望見顏回從鍋裏抓起一把吃了,孔子假裝沒有看見。過了一會兒,飯煮熟了,顏回端著飯送給孔子吃,孔子站起來說:「今天我夢見我死去的父親,飯要是乾淨的話,我來祭奠他。」

 

      顏回說:「不行,剛才有煤灰掉進鍋裏,我覺得扔掉可惜,就把它抓起來吃了,這飯不乾淨。」

 

      孔子聽了感嘆地說:「我所信任的是眼睛呀,可是眼睛也不是完全可以信賴的;我所依靠的是心呀,可是心也還不足以完全依靠。弟子們要記住:認識瞭解一個人真是不容易啊!」

 

           

      孔子窮乎陳蔡之間,藜羹不斟,七日不嘗粒,晝寢。顏回索米,得而爨之,幾熟,孔子望見顏回攫其甑中而食之。選間,食熟,謁孔子而進食,孔子佯為不見之。孔子起曰:「今者夢見先君,食潔而後饋。」顏回對曰:「不可!嚮者煤室入甑中,棄食不祥,回攫而飯之。」孔子嘆曰:「所信者目也,而目猶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猶不足恃。弟子記之:知人固不易矣!」

《呂氏春秋‧任數》

 

 

【今解】 

 

      孔子的感嘆很有道理。眼、耳、口、鼻等獲得的感覺,,固然是認識事物的起點,但確是不能全信的。

 

      全憑感覺,認識還是表面的、片面的,孔子冤枉顏回,毛病就出在這裏。只有把感覺經過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裏的改造,使它上升到理性認識,認識才會正確。

 

 

 

Posted by boktakhk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