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村神禹坼背生 

且說鯀在帝摯時代. 雖則與驩兜孔壬. 並稱三凶. 但比較好的多. 而且他的性情很戾. 自以為是. 所以與驩兜孔壬. 亦不甚能彀合作. 帝摯死了之後. 玄元在位. 驩兜孔壬把持大政. 他更加參不進去. 所以就託故走了. 他娶的夫人.是有莘氏的女兒. 名叫女嬉. 亦叫脩己. 又叫女志. 又叫女狄. 人頗賢淑. 鯀帶了他同到汶山廣柔地方. 一個石紐村中居住. 專門研究學問. 不問世事. 女嬉年過三十. 尚無生育. 一日薄暮. 他到山中去汲水. 在水邊看見一顆明珠. 大如雞子. 形狀頗像薏苡. 女嬉暗想道. 不要是月亮的精華麽. 遂隨手拾起來. 細看. 越看越愛. 不能釋手. 正要上山. 忽聽半空蚩蚩一聲大響. 抬頭一看. 乃是一顆流大星. 從對面山上直飛過來. 掠過身畔. 忽又騰起直上霄漢. 入於昂宿之宮. 女嬉吃了一驚. 不覺渾身酥軟. 不由自主. 連裙帶都鬆了下來. 過了片刻. 女嬉驚定. 覺得不雅. 忙將那顆神珠含在口中. 用兩手來繫裙帶. 那知這顆神珠. 似有知覺. 一入口中. 頓然旋轉. 直從喉間向腹中而去. 女嬉頓覺一股熱氣. 衝入丹田. 又渾身酥軟. 比剛才還要加到百倍. 神情如醉如癡. 半尙半尙. 才復原狀. 又驚又疑. 慌忙提了汲筒. 急急上山. 自去炊爨. 因為事涉慌唐. 對於鯀不敢說明. 那知這日夜裏. 竟做了一個夢. 夢見一個長大男子. 虎鼻大口. 河目烏啄. 過來和女嬉說道. 我是天上金星白帝之精. 曾經降生世間. 做女媧氏十九代的孫子. 名字叫大禹. 壽活到三百六十歲. 後來到九疑山學道. 成仙飛去. 仍舊上變星精. 現在天下洪水厲害的很. 我看了不忍. 想來治理他一番. 所以化一顆石子. 預備與我有緣的人. 我就託生在肚裏. 昨日竟被你吞了. 你與我有緣. 我就做你的兒子罷. 說着. 全身向女嬉撲過來. 女嬉大驚. 不覺大叫. 鯀臥在旁邊. 給他驚醒. 就推他道. 怎樣着魘了. 女嬉醒來. 才知是南柯一夢. 定了一定神. 才將昨日山下之事. 和方才夢境. 細細告訴了鯀. 鯀道. 果然如此. 這個叫作感生帝降. 將來生出兒子. 一定是非常了不得的. 且再看罷. 過了兩月. 女嬉果然覺得是有孕了. 夫婦大喜. 以為必定生一貴子. 那知十月滿足之後. 竟不生產. 女嬉有點担憂. 鯀道. 不要緊. 當今天子. 就是十三個月才生的呢. 那知過了十三個月. 依舊不生. 而女嬉背上. 常常作痛. 彷彿要裂開的樣子. 時當炎夏. 鯀和女嬉. 都以為是個外症. 如發背之類. 不禁心慌. 到處找醫生. 因為地方偏僻. 總找不到. 這日已是六月六日了. 女嬉忽然一陣背痛. 竟昏暈過去. 鯀大驚. 拼命叫喚. 總是不應. 正在手慌脚亂. 忽然一想. 不要是奇產麽. 從前聽見說. 大司從巢. 是坼胸而生的. 現在不要是坼背而生麽. 後來又一想. 不然不然. 沒有這個道理. 胸下空虛無骨. 小兒尚可以鑽出. 背上居中是脊骨. 旁邊都是硬骨包圍. 從何處可以出來呢. 又想了一回. 依舊束手無策. 細細看那女嬉. 昏迷不醒. 狀如死人. 不過騐他的鼻息. 尚有呼吸. 鯀禁不住. 將女嬉翻過身來. 脫去裏衣. 騐他的背部. 並無紅腫. 用手一按. 覺得奇怪了. 原來那脊骨中部. 竟似開了一條裂縫一般. 虛軟無物. 手指按得重些. 覺那虛軟無物之中. 竟有一項圓形的物件. 不住的往上亂頂. 鯀道. 是了是了. 那鯀的性情. 本來是師心自用. 自以為是的. 到了這個地步. 他就決定了主意. 說聲管他. 橫豎總是一個死. 立刻跑到裏間尋出一柄尖而且薄匕首. 拂拭了一拂拭. 即忙跳上床. 按着那虛軟無物的地位. 用匕首輕輕一畫. 裏面登時冒出熱血來. 那熱血之中. 彷彿有小兒胎髮模樣. 鯀至此. 更加相信. 說道一定是了. 但是既恐怕傷及大人. 又恐怕傷小兒. 用匕首格外仔細. 按着裂縫. 橫挑上去. 直切下去. 那時小兒胎髮愈加顯着. 只因骨縫狹長. 不得出來. 鯀忙拋了匕首. 用手嵌進去. 向兩面輕輕一扳. 那小兒就從骨縫中直湧而出. 登時呱呱大哭. 鯀慌忙一手托住. 一手依舊撐着骨縫. 接着小兒全身和衣胞. 一齊出來了. 鯀方才捧過小兒一看. 原來是個男的. 不禁大喜. 且丟在一邊. 任他哭啼. 好在時當炎夏. 火傘當空. 不怕凍冷的. 一面來看女嬉. 急切間無法可想. 尋出一匹白布. 自胸至背. 輕輕纒了幾轉. 又將女嬉翻過身來. 使他仰面而臥. 騐了一騐他的鼻息. 診了一他的脉息. 但覺脉息和緩. 鼻息亦調勻. 略覺放心. 又來理值小兒. 先將他臍帶剪斷. 又用水周身洗了一洗. 將預備之兒衣找出來. 給他穿裹了. 自始至終. 都是鯀一個人獨任其勞. 又不敢輕心. 又不敢重手. 天氣又十分炎熱. 到得將小兒裹好之後. 汗出如漿. 疲乏已極. 到席上略為偃息. 不知不覺. 已昏昏睡去. 隔了不知多少時候. 忽聽得女嬉叫之聲. 和小兒啼哭之聲. 不覺驚醒. 睜眼一看. 但見暝色迷蒙. 已近黃昏了. 慌忙起來問女嬉有無痛苦. 女嬉道. 我背上已不甚痛. 不過身上似覺縛了幾重布似的. 不知何故. 那脚後啼哭的小兒. 是那裏來的. 鯀道. 你竟一無所知麽. 女嬉道. 我剛才睡醒. 一無所知. 鯀便將方才情形. 原原本本告訴了他. 女嬉詫異之極. 連說道. 有這等異事. 我為什麽竟一點不知道. 連疼痛都不覺得呢. 真是異事. 說着. 就要想坐起來看那男孩. 鯀忙按住他道. 動不得. 動不得. 我先去點了火來. 再抱給你看罷. 當下鯀點了火. 又抱小兒給女嬉看. 女嬉看了. 不勝之喜. (現在石紐村中. 有地名叫刳兒坪. 就是禹生之地.) 到了三朝洗兒. 女嬉已能起坐. 親自動手. 細看那小兒. 胸口有黑子. 點點如北斗之形. 兩足心各有紋路. 像個已字. 耳有三漏. 而且長頸烏喙. 虎鼻. 河目. 與那日夢中所見的無異. 不覺大以為奇. 鯀道. 這小兒相貌不凡. 降生亦異. 且大有來歷. 將來名位功業. 一定遠在我之上呢. 忽然歎口氣道. 可惜我漸老了. 他將來建功立業. 我恐怕不會看見了. 歇了一回. 又說道. 就使不看見. 我有這個兒子. 亦足以自豪. 說說道此. 又哈哈大笑起來. 女嬉看見鯀. 言語兀突. 態度詭異. 不覺呆了. 但是深知鯀的性情不好. 不敢動問. 只得用話岔開道. 今日三朝. 理應給小取個名字. 你想過了麽. 鯀道. 還沒有想過. 女嬉道. 那夜我夢見大禹來託生. 就叫他禹. 如何. 鯀道. 重了前人的名字. 我不以為然. 女嬉道. 當初大司徒是坼胸而生的. 先帝因他類於蟲豸的化生. 所以取名叫縭. 現在此兒坼背而生. 叫他作禹. 豈不相類麽. 鯀道. 大司徒縭這個人. 有什麽好. 我不佩服. 我不願此兒像他. 女嬉道. 那末你取一個甚麽名字呢. 鯀想了一想道. 哦有了. 名字叫文命. 字叫高密. 女嬉道. 什麽用意呢. 鯀道. 此兒胸有斗文. 足有已文. 明明是北斗之下. 一人而已的意思. 天之所命. 所以叫文命. 他的鼻子. 你看何高廣. 山如堂者. 叫作密. 所以叫高密. 你說不好麽. 那女嬉是個極柔順的婦人. 見鯀如此說. 自然極口道好. 閒事暫且不提.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