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堯夢長人與之論治四岳舉舜

且說帝堯雖則得到如許的嘉祥懿瑞. 但是他的心. 仍舊欿然. 不自满足. 一定要想求到一個賢人. 將這個大位禪讓給他. 方才如願. 一日. 夜間. 做其一夢. 夢見果然得到一個賢人了. 那賢人生的甚長. 兩隻眼睛. 彷彿和重明鳥一般. 都有兩個烏珠的. 帝堯和他討論治道. 覺得他的見識議論學問. 非常超卓. 夢中不覺大喜. 慌忙要將天下禪讓給他. 那知這長人一定不受. 說道. 你要我接受你的天下. 還有一件事沒有做呢. 帝堯問他何事. 那長人也不答話. 竟起身向帝堯宮中而去. 帝堯急急跟進去. 那知長人已走進帝堯兩個女兒的房中去了. 帝堯夢中詫異之極. 不覺蘧然而醒. 暗想. 這個夢. 荒唐得很. 或者是心記夢罷. 但是我這兩年精力差了. 沒有出去巡守. 訪求賢人. 那賢人怎麽會得自己跑來呢. 賢人不跑來. 我這個志願. 怎樣能彀償到呢. 又想了一回. 說道. 罷罷. 我明朝問問羣臣罷. 次日視朝. 帝堯就向四岳等說道. 朕在位已經七十載了. 七十載之中. 所貽害百姓的事件. 不知道有多少. 即如洪水一項. 五十年來沒有平治. 而且加甚. 這都是朕的不德所致. 現在年己九旬. 精力日差. 再如此戀棧下去. 貽誤蒼生. 更非淺鮮. 罪戾更甚. 現在朕急求交卸. 亦不再向外邊去求人. 就是汝等百官之中. 那個自問能勝這個大任的. 朕就將天下讓給他. 這是以天下為公之意. 並無絲毫私意存乎其間. 汝等宜自己老實着想. 不要客氣. 帝堯說完. 將眼睛四面一望. 只見羣臣. 個個面面相觀. 不作一聲. 過了一回. 大家才說道. 臣等實在沒有這個德行. 可以擔任這個大位. 帝堯道汝等再想想. 除出汝等之外. 或是在職的官吏. 或是在野的貴族. 或竟是在草野中微賤之人. 只要他的才德可以治平天下. 不拘資格. 都可以保舉. 待朕裁察. 大眾聽到這話. 便不約而同的說道. 有一個鳏夫. 在畎畆之中. 名字叫作虞舜. 剛說到此. 帝堯不等他們說完. 便道. 是呀. 是呀. 我曾經聽見人說過的. 究竟這個人如何. 四岳道. 他是個瞽者的兒子. 父是頑的. 母是囂的. 弟是傲的. 他處在這種家庭之中. 總是以和順事奉他的父母. 以和氣接待他的兄弟. 他自己雖歷盡困苦艱難. 仍舊將他所得的財帛儘數獻之於父母二次十次百次的. 奉養不倦. 他又知道父母兄弟常有殺他之心. 千方百計的避開. 不使父母陷於不義之罪. 這種用心. 真是千難萬難的. 帝堯聽了沈吟一回. 說道. 原來如此. 我姑且先試試他看. 當退朝不提.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