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亡其羊 

      臧和谷兩個小伙子都放羊營生,一個趕著綿羊上東山放牧,一個趕著綿羊上西山放牧。傍晚,兩個人空著雙手回來了,都說羊群走失了。鄰里追問臧道:「你的羊群怎麼會走失的?」臧回答:「我在樹下看書,羊就跑了。」又責問谷,谷回答:「我和別人賭博玩,羊就跑了。」 

      兩個小伙子當時雖然做不同的事情,可是他們同樣地讓羊群走失了。           

      臧與谷二人相與牧羊,而俱亡其羊。問臧奚事,則挾筴讀書;問谷奚事,則博塞以游。二人者事業不同,其於亡羊均也。

《莊子‧駢拇》

 

 

【今解】 

      一個人在用功讀書,一個人在聚眾賭博,二者好壞不同,但同樣疏忽了放羊的根本職責,所以造成的後果也就相同。許多事情,儘管原因各異,但帶來的後果往往是一樣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