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丁解牛 

      梁惠王看到庖丁正在分割一頭牛,但見他手起刀落,既快又好,連聲誇獎他的好技術。庖丁答道:「我所以能幹得這樣,主要是因為我已經熟悉了牛的全部生理結構。開始,我眼中所看見的,都是一頭一頭全牛;現在,我看到卻沒有一頭全牛了。哪裏是關節?哪裏有經絡?從哪裏下刀?需要用多大的力?全都心中有數。因此,我這把刀雖然已經用了十九年,解剖了幾千頭牛,但是還同新刀一樣鋒利。不過如果碰到錯綜複雜的結構,我還是兢兢業業,不敢怠慢,動作很慢,下刀很輕,聚精會神,小心翼翼的。」 

      梁惠王說:「好呀!我從庖丁這番話裏,學到了養生的大道理。」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文惠君曰:「譆,善哉!技蓋至此乎?」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者;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卻,導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嘗,而況大軱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莊子‧養生主》

 

 

【今解】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做任何一種工作,都應該摸清楚那種工作的特性,只有掌握了工作中的客觀法則,才能把工作做好。庖丁因為熟悉了牛的生理結構,摸清了解牛的特性,所以殺起牛來得心應手,非常出色。 

      要認識事物的規則,就必須有實際經驗,如果不動手解牛,就永遠不能瞭解牛的生理結構。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