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生九子

 且說這年冬天. 忽報渠搜國又遣人來進貢了. 所貢的是一襲裘衣. 價值頗昂. 帝舜雖不尚珍奇. 但是他萬里而來. 而且所貢的又止此一物. 不便推却. 只得受了. 那使者傳授國王之意. 感謝中國從前援助他的大德. 又稱頌平治水土之功. 帝舜慰勞他一番. 又優予供給. 重加賞賜. 叫他回去道謝. 過了多日. 那渠搜國使者去了. 忽報南潯國又有使者來進貢. 那南潯國素來未與中相通. 上次伯禹周遊海外. 亦未至其國土. 但是他們. 却亦懷德慕義而來. 帝舜命秩宗伯夷. 優加欵待. 定日朝見. 那知南潯國這次所貢的. 却是兩條毛龍只好安放在郊外. 不能携以入朝. 到那朝覲之時. 使臣先將他君主向風慕義的話. 說了一徧. 然後又說. 敝國僻處海中. 無物可以貢獻. 只有雌雄二龍. 很是神化. 所以捉來奉供. 想聖天子德及禽獸. 四靈為畜. 必能俯賜賞收. 帝舜聽了. 無法可施. 只能收受. 一面道謝. 一面就問他國情形. 使者道. 敝國四面皆海. 國中有洞穴陰源. 其下直通地脈. 中有毛龍. 時常蛻首於廣澤之中. 魚龍同穴而處. 龍類不少. 以這種毛龍為最難得. 得到之後. 豢養教導. 令知人意. 尤為難得. 這兩條龍. 都是久經訓練. 上能飛騰. 下能潛伏. 惟人指揮. 無不如意. 所以敝國君主不敢自私. 特來貢獻. 帝舜聽了. 又稱謝一番. 然後飲伯夷引就外舍. 重加賞賜. 那南潯國使者去了. 帝舜以為南潯國既獻兩龍. 不可不有豢養之處. 更不可不有豢養之人. 因而想起董父. 便叫他携了所養之龍. 舍了雷夏澤. 仍到董澤來. 並且在董澤之旁. 築了幾間房屋. 就取名叫豢龍之宮. 連這兩條毛龍. 亦一併叫他豢養. 一日. 帝舜無事. 跑到董澤來看龍. 董父忙出來迎接. 接着伯虎亦出來迎接. 帝舜就問伯虎道. 汝也在此麽. 伯虎道. 臣對於豢龍之道. 很喜研究. 時常向董父求教. 所以在此. 帝舜道. 汝大略已能了解麽. 伯虎未及開言. 董父代答道. 他的學力. 頗能精進. 此刻已不下於臣. 臣歷來在此豢養. 深得其助呢. 帝舜大喜道. 那末好極了. 說罷即向豢龍之宮而行. 董父伯虎在後隨着. 進了豢龍宮. 到得一間向南的室中. 推窗一望. 但見董澤之水. 浩浩萬頃. 極目無極. 澤的東岸. 隱隱見一個怪物. 昂頭水外. 不知在那裏做甚麽. 董父撮口一噓. 只見那怪物. 頓時躍水而出. 騰空而起. 盤舞空中. 夭矯蜿蜒. 長約數十丈. 鱗甲耀着太陽. 閃閃奪目. 向帝舜點首者三. 這時董父. 又連連撮口. 那潛伏澤底的龍. 一齊飛向空中. 排列整齊. 齊向帝舜點首. 約有十幾條. 兩條毛龍. 亦在其內. 特別長大. 還有一條紫龍. 亦復特別. 那群龍向帝舜點首之後. 齊向空中. 盤舞為戲. 或上下升降. 或互相糾結. 或作相鬭之狀. 或口噴雲霧. 而隱藏其中. 東雲出鱗. 西雲露爪. 極離奇變幻之致. 忽而見空中有數條長絲. 飄飄而下. 董父忙叫人過去取來. 帝舜問是何物. 董父道. 是龍之髯. 非常可寶. 帝舜道. 有何用處. 董父道. 臣將數年來所積蓄的龍髯. 已做成幾條拂子. 其用甚大. 說着. 就叫人去取了兩個來獻與帝舜. 帝舜一看. 其色紫黑. 如爛的桑椹. 長可三尺. 董父道. 夏天將他放在堂中. 一切蚊蚋. 都不敢入. 垂到池中去. 一切鱗介之屬. 無不俯首而至. 這是最有用的. 帝舜道. 以外還有什麽用處. 董父道. 此外都是遊戲之事. 在那風雨晦暝的時候. 將他放在水裏. 沾濕了. 能彀發生光彩. 上下動搖. 奮然如怒. 假使將這拂子引水於空中. 可以成於爆布. 三五尺之長. 不會中斷. 倘使拂起來. 作一種聲音. 則附近的鷄犬牛馬聽了. 無不驚駭而逃亡. 假使拿燕子肉燒了熏他. 他就能勃勃然如生雲霧. 這幾種都是臣試驗過的. 雖說遊戲. 但是其理甚奇. 所以臣說他是個至寶. 帝舜是不寶異物之人. 對於這兩個拂子. 本待不收. 後來一想. 父母年高. 夏日的蚊蚋. 殊屬可畏. 此拂子既有辟蚊蚋之功. 就收了獻與父母罷. 這時群龍在天空. 已遊戲多時. 帝舜又問董父道. 南潯國毛龍. 一雄一雌. 那條是雄. 那條是雌. 龍的雄雌. 如何辨別. 董父聽了. 又撮口向空中連響幾聲. 只見那群龍. 紛紛潛入大澤之中. 獨有那兩條毛龍. 昂着頭. 浮在水面. 董父就指給帝舜看道. 這條是雄. 那條是雌. 大凡雄龍. 他的角浪凹而峭. 目深. 鼻豁. 鬣尖. 鱗密. 上壯下殺. 朱火熠熠. 這是雄龍. 雌龍的角. 往往垂靡.浪平. 目肆. 鼻直鬣圓. 鱗薄. 尾壯於腹. 就是雌龍. 帝舜細細一看. 果然不錯. 又問道. 既然有雌雄. 必能生子. 汝豢龍多年. 見過他生子麽. 董父道. 龍之子未必成龍. 龍不必定由龍而生. 大凡龍之來源有四種. 一種是胎生. 一種是卵生. 一種是濕生. 一種化生. 但是以化生為最多. 如現在龍門山的鯉魚化龍. 就是化生之一處. 又南方交趾之地. 有隄防龍門. 水深七八百尺. 大魚登此門則化成龍. 不得登者. 則曝腮點額. 這又是化生之一處. 此外人所不知不見者. 正不知道有多少. 至於龍所胎生. 或卵生的. 往往不能成龍. 而別為一類. 以臣所知道者. 大概有九種. 而各有所好. 一種名叫蒲牢. 最喜歡叫. 所以臣的意思. 應該將他的形狀刻在鐘紐上. 一種名叫囚牛. 最喜歡音樂. 所以臣的意思. 應該將他的形狀刻在琴上. 一種名叫蚩吻. 最喜歡水. 臣的意思. 應該將他的形狀刻在橋梁上. 一種名叫嘲風. 最喜歡冒險. 臣的意思. 應該將他的形狀. 刻在殿角上. 一種名叫贔贔. 最喜歡文字. 臣的意思. 應該將他的形狀刻在碑碣上. 還有一種. 名叫霸下. 最喜歡負重. 臣的意思. 應該將他的形狀刻在碑座之下. 還有一種名叫狴犴. 最喜歡爭訟. 臣的意思. 應該將他的形狀刻在獄門上. 還有一種. 名叫狻猊. 最喜歡坐. 臣的意思. 應該將他的形狀刻在廟中之神座上. 還有一種名叫睚眦. 最喜歡殺戮. 臣的意思. 應該將他的形狀刻在刀柄上. 這九種龍子的形狀性格. 都經臣細細的攷察過. 所以臣有一句話. 叫作龍生九種. 種種各別. 但是能彀像龍那樣神靈變化的. 真是少見. 所以聖賢的兒子. 不見得都是聖賢. 可見人與物竟是理的. 董父這句話. 本來指着帝堯丹朱而言. 那知帝舜聽了. 不禁非常感歎. 原來舜的長子義鈞. 亦是個不肖之人才. 雖則沒有和丹朱的那樣朋淫傲慢. 但是也絲毫說不出一點好處. 帝舜為了此事. 正在憂心. 如今給董父拿龍來一比. 自然棖觸起來了. 但是董父信口而談. 那知帝舜的心事. 又興頭頭的. 叫人去拿了他所畫的龍生九子圖來. 給帝舜看. 帝舜細看那九個形狀. 果然個個不同. 但其中個個有些微像龍之處. 或有鱗. 或有角. 或有爪. 或有鬣. 或深目. 或濶鼻. 可見他本來是個龍種. 後來細看. 覺得董父繪畫的很好. 顏色尤佳. 舜不禁大為稱讚. 暫且不提.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