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師蒲衣子

有的打虎跳. 喧囂雜亂之至. 細看過去. 年紀都都不過七八歲到十歲的樣子. 內中獨有一個孩子. 立在大樹之下. 旁觀不語. 立的姿勢很端正. 神氣亦很靜穆. 狀貌亦頗歧嶷. 舜看了. 暗暗稱奇. 但亦不去理會他. 跑到各種碑碣之下. 細細多讀了一遍. 又信步踱進廟中. 各處瞻仰了一回. 走出廟門. 覺得有點乏. 就在石座上休息休息. 這時兒童愈聚愈多. 喧囂雜亂亦愈厲害了. 但看剛才獨立的那個孩子. 雖則換了一個地方. 但是仍舊端正獨立. 絶不參加. 舜因之更為納罕. 要研究他一個究竟. 當下就不絶的向他注意. 忽聽見群兒大噪道. 球來了. 球來了. 我們踢球. 我們踢球. 說罷. 一閧向前而去. 過了一回. 只見有四五個孩子. 手中各捧着一個球. 有大有小. 齊向那獨立孩子所立的地方狂奔而來. 後面無數兒童跟着. 彷彿要搶奪他們的球似的. 那些捧球的孩子. 一面跑. 一面叫道. 布衣布衣. 他們不守規則. 又要搶了. 只聽見那獨立的孩子. 開口說道. 諸位兄弟呀. 小弟屢次勸過. 請諸位不要爭奪. 何以又要爭奪呢. 還是依小弟的愚見. 分班為是. 無數兒童. 跟在後面的聽了. 就一齊道. 是是是. 我們分班. 於是大家就分起班來. 幾個一班. 幾個一組. 幾排在東幾排西. 悉聽那獨立孩子的指揮. 分好之後. 大家將球放在地上. 用脚去踢. 這邊踢到那邊. 那邊又到這邊. 踢過去時候. 那邊許多兒童. 一齊出而攔阻. 硬要將球踢過來. 踢過來的時候. 這邊許多兒童. 亦一齊出而攔阻. 硬要將球踢過去. 彷彿兩邊都畫有一定界綫. 不能踰越. 以此分勝負似的. 踢到後來不知怎樣. 兩方面又發生爭執了. 大家又一齊向那獨立的小孩叫道. 布衣布衣. 你看這次是那個錯. 那獨立的小孩判斷道. 依小弟的愚見. 這次是東組錯. 因為照蹙鞠的規則. 只能用脚. 不能用手的. 現在東組的人連用兩次手. 東組錯了. 東組的許多兒童. 聽了這個判斷. 都默然無語. 舜見了這種情形. 對於那獨立的小孩. 尤其納罕. 過了好久. 眾兒童都倦了. 暫時停止踢球. 舜淎空. 便走到那獨立小孩面前. 向他拱手道. 足下辛苦了. 請教大名. 那小孩將舜上下一看. 亦拱手答禮道. 不敢不敢. 小弟名叫蒲衣. 是菖蒲的蒲. 衣服的衣. 他們叫別了. 叫我布衣. 或叫我被衣. 都是錯的舜又問道. 今年貴庚. 蒲方道. 八歲. 舜道. 這個踢球之戲. 是足下創出來教給他們的麽. 蒲衣道. 不是. 不是. 這種遊戲. 名叫蹙戲. 是黃帝軒轅氏創造的. 當初黃帝整飾軍備. 兵士在營中. 無事之時. 就教他們做這個玩意. 既可以娛樂消遣. 亦可以藉此練習筋力. 不致懈弛. 後來此戲. 遂流行於民間. 此地是黃帝開國之地. 所以流行得最廣. 他處想來尚無所見. 所以老兄不知道. 舜道. 是呀. 某未曾見過. 這種球是皮做的麽. 裏面裝的是什麼. 蒲衣道. 裏面是毛髮綿絮之類. 舜道. 諸位都在那裏嬉戲作樂. 足下何以獨獨袖手. 不去參加呢. 蒲衣道. 小弟性喜清靜. 所以不參加. 舜道. 某有一個愚見. 願供獻於足下. 某聽見古人說. 流水不腐. 戶樞不蠹. 是動的明效. 況且就生理上說. 兒童身體. 正在發育之時. 尤其應該運動活潑. 庶幾筋骨得以鍛鍊. 身體得以強壯. 所以兒童的心性. 沒有不好動惡靜的. 現在足下正在髫齔之年. 偏偏好靜惡動. 雖說厚重凝固. 亦是一種美德. 但是於身體的發育. 及強健上. 恐怕發生影響. 所以不揣冒昧. 奉勸足下. 還是去參加運動為是. 不知尊意以為何如. 蒲衣聽了. 又拱手致敬道. 承老兄關愛指教. 極感盛情. 不過這一層. 小弟亦曾細細考慮過. 運動能彀鍛鍊筋力. 強壯身體. 這句話. 固然不錯的. 但是為什麼原故. 要鍛鍊筋力. 強壯身體呢. 依小弟的愚見想起來. 不外乎兩種. 一種是為習武起見. 筋力強壯. 有力如虎. 那末和他國戰爭的時候. 比較的不會失敗. 一種是為健康起見. 體格強壯. 能耐勞苦. 則可以任煩劇之事. 肩重大任. 而年壽因之可以久長. 照第一種說來. 那末各種激烈運動. 如競走. 賽跑. 跳高. 跳遠之類. 都是應該練習的. 不僅是蹙鞠一種. 但是聖人之教. 尚德不尚力. 這種激烈運動. 未免近於尚力. 容易趨到好勇的一途. 況且兒童本有好動好勝的心理. 孜孜不倦. 無時無刻去弄這種運動. 往往有傷身體. 而且運動過久了. 心放氣浮. 叫他去體認道德. 修習學業. 頗有為難了. 聖人的教人. 是天然運動. 以禮為主. 禮之用. 以敬為本. 所以能彀固人肌膚之會. 筋骸之束. 平日對於父母的服勞. 對於家庭的灑掃操作. 對於賓客的應對進退. 揖讓拜脆. 都是運動的一種. 而且足的容宜重. 手的容宜恭. 目的容宜端. 口的容宜止. 聲的容宜靜. 頭的容宜直. 氣的容宜肅. 立的容宜德. 不偏不倚. 無懈無惰. 這種都是無形的鍛鍊. 無形的運動. 從小到大. 他的身體沒有不強壯. 筋力沒有不堅固. 年命沒有不長久. 學問亦沒有不精進的. 因為一日到晚. 沒有一刻不受心的監督. 沒有一刻使他放鬆. 比到那激烈運動. 僅僅在一時的. 差得遠了. 所以技撀拳勇家. 分內外功二種. 內功主靜坐鍊氣. 而效力比外功為大. 就是這個道理. 迂謬之見. 未知老兄以為何如. 還請賜教. 舜聽了. 暗想他八歲的小孩. 有如此之見解. 不勝佩服. 後來又和他談各種學問. 那知他亦無不通曉. 舜傾倒之至. 當下就願以師禮事之. 蒲衣雖謙遜不敢當. 但是舜對於他執弟小之禮甚恭. 时已不早. 問明了蒲衣住址. 緊記在心. 擬從南方歸來後. 再登堂受業.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