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華夫人授禹敕召鬼神之書禹赴帝都就職

且說文命走入正殿. 仰面一看. 只見那結構的莊嚴. 偉大. 崇高. 正不可以看喻. 忽聽得一片音樂之聲. 旋聞異香撲鼻. 大翳就說道. 夫人來矣. 旋即退出. 文命亦轉身向殿外一望. 只見一輛七寶裝成的銀軿. 軿前四馬曳着. 那馬足與車輪. 都是凌空騰躍旋轉. 並不着地. 却甚迅疾. 轉瞬已到殿前. 停下. 車旁分立四男四女. 男左女右. 當前的男女年紀較大. 後面三男三女. 年紀似乎依次而小. 車中端坐一位絶色的美人. 年紀似在二十餘歲. 紫鳳之冠. 紅霞之帔. 青雲之裙. 旁邊站着無數美女. 有的執扇. 有的捧巾. 有的提香盒. 有的奏樂器. 大約有十多個. 最奇怪的. 銀軿面積. 並不甚大. 而這許多人聚在一起. 亦不擁擠. 停下之後. 車中諸侍女. 陸續下而下. 最夫人才降輿. 兩階的侍衞見了. 齊行敬禮. 夫人亦點首答禮. 諸侍女簇擁夫人上階. 到得殿門口. 文命慌忙迎了出來. 有一個侍女說道. 高密公子請進. 夫人相見. 那時夫人已入殿門. 文命回身北面. 要想行拜見禮. 夫人止住. 一定不肯. 行了賓主之禮. 分東西坐下. 夫人開言道. 適從東海歸來. 知道公子將要入都. 就治水之職. 所以奉屈到此. 商酌治水方法. 不知一切計劃. 公子此刻. 都已預備好了沒有. 文命聽說. 是商酌治水之事. 心下大喜. 就說道. 某於治水方法. 略略研究一二. 剛才在宛委山. 得到黃帝金簡玉字之書. 於水脉地理. 說得非常詳細. 某擬照此施治. 有疑惑不明之處. 再用赤珪碧珪一照. 或者可以明白. 不知此法對不對. 還請夫人賜教. 夫人笑道. 理是對的. 法亦合的. 但是洪水數十年. 民生困苦極矣. 九州之大. 四海之廣. 照公子這樣施治起來. 要幾年. 才可以敉平. 公子計算過麽. 文命聽了. 默然半晌. 才說道. 恐怕非四五十年不辦呢. 單是幾座大山. 工程已不小呢. 夫人道. 是呀. 不但萬民遭難數十年. 急宜與以休息. 就是聖天子憂危勤勞到如此. 亦應該使他親見大功之成. 看到太平景象. 方足以慰其心. 再過四五十年. 人壽幾何. 不嫌太遲了麽. 況且公子所慮的. 還只有工程浩大四個字. 其實工程之外. 艱難險阻. 還有不少. 四五十年. 恐怕還不能成功. 文命不解. 便問道. 工程之外. 還有甚麽艱難險阻之事. 夫人道. 洪荒開闢到現在. 時候還不能說是長久. 山精水魅. 川妖木怪. 到處都有潛藏. 加以近幾十年來. 洪水泛濫. 陰氣太盛. 尤其潛滋暗長. 不可究結. 這是人力不能抵禦的. 幸而想出方法. 費去時間已不少. 何況有些方法. 竟無可想呢. 文命道. 那末還求夫人大發慈悲. 予以援助. 夫人道. 是呀. 惟其如此. 所以今朝要奉屈了. 數十年前. 聖天子為有水患. 特遣大司農到昆侖. 懇求家母. 家母那時. 因天意難回. 災情末甚. 只能辭謝. 但是曾經答應. 一有機會. 便來援助. 如今已到剝極而復. 否極而泰的機會了. 所以今日奉屈. 亦是禀承母的意旨. 與公子以援助的方法. 第一是人. 妾此處有許多侍衞. 可以令其隨侍幫助. 第二是術. 如有這幾個侍衞. 還不能為力的時候. 可以號召天神地祇. 隨時前來效力. 再不然. 就是叫妾或母來相助. 亦可以. 這就是援助的方法了. 文命聽了這話. 欣喜之至. 慌忙再拜稽首致謝. 夫人便叫侍女. 去宣召童律. 大翳. 繇余. 狂章. 烏木田. 庚辰. 七人上殿. 須臾. 俱各上殿. 夫人行禮. 夫人吩咐道. 如今下界洪水為災. 民生塗炭. 天帝命神禹轉生救世. 不日就要受任施功. 深恐諸多障礙. 從旁為梗. 特飭爾等追隨相助. 總期於八年之中. 將天下治平. 爾等其各奮勇將事. 毋得懈忽. 七人聽了. 鞠躬受命. 又齊向文命鞠躬行禮. 說道. 介冑在身. 不能跪拜. 請原諒. 文命慌忙答禮. 七人就走過來. 立在文命後面. 夫人又敕侍女道. 將我那擱在窗的幾部寶籙. 拿了來. 侍女答應. 轉向後殿而去. 其行如電. 一瞥不見. 忽而手捧寶籙. 姍姍己到殿前. 夫人吩咐. 放在公子面前. 夫人指着兩大部. 向文命道. 這是上清寶文. 其中都是真言符籙. 一部召天神. 一部召地祇. 學習嫻熟了. 可以策召鬼神. 有要事時. 不妨隨意命令之. 又指着一部小的道. 這是理水的三個政策. 可以作為參考. 文命又再拜稽首的致謝. 夫人道. 今日煩勞公子了. 商量之事已畢. 改日再談. 說罷. 站了起來. 文命亦慌忙起來告辭. 夫人送至階下. 自乘天馬銀駢飆馳而去. 其餘侍衞侍女. 亦相隨而行. 頃刻不知所往. 只有烏木田. 大翳等七個侍衞. 隨着自己不去. 文命細看七人. 都是全身甲冑. 威風懍懍. 手中各執着武器. 內中有一個. 兼捧着夫人所贈的寶籙. 文命一一問他們姓名. 方才個個認識. 走到殿門. 橫革等一齊迎上. 說道. 公子去了許久. 我們真等得不耐煩了. 八大靈官向文命道. 公子出去. 我們亦歸去護夫人了. 又向童律等說聲再會. 聳身上升. 倐無踪跡. 文命等一行十四人. 走出殿門. 再數步. 回頭一看. 只見殿門及裏面崇宏巍煥的宮字. 已不知所在. 又走了數步. 所有琪花瑤草. 珍禽奇獸. 亦一概不見. 但見黃茅紅葉. 蕭條景象而已. 文命大為詫異. 但問庚辰等. 是什麽原故. 庚辰道. 這是仙家的妙用. 所謂縮地之法是也. 夫人宮殿. 本在梁荊二州交界處之巫山(現在四川巫山縣)因為欲與公子相見. 所以用縮地法將公子迎到那邊去. 現在既經見過. 又用縮地法. 將公子送來. 所以一切氣候生物. 都大不相同了. 文命及真窺等聽了. 無不咄咄稱奇. 文命又問庚辰道. 剛才夫人車旁. 四男四女. 是什麼人. 庚辰道. 這是八卦之神. 總名八威. 兩個老男女. 是乾坤二卦. 其餘是震巽坎離艮兌也. 文命道. 夫人在上界. 管理何事. 有這樣的威赫. 庚辰道. 夫人姊妹甚多. 各有職司. 夫人是專管昆侖以東. 一直到海. 其間人民禍福種種之事. 文命聽了. 不禁頂禮感戴. 這日. 回到旅舍. 文命就將夫人所贈的治水三策. 先打開一看. 覺得句句實在條條可行. 真是千古不易之定法. 看完之後. 又將兩部寶籙. 打開細看. 只見上面所載. 都是些咒語. 真言. 及各種符籙形狀. 又將風、雨、雷、電、山、川、海、澤、種種神祗之名. 無不詳載於上. 如召某神. 則宜用某種符籙. 或某種真言. 無不詳詳細細. 逐處載明. 文命本是個聰明絶頂的人. 後此日間行路. 夜間披閱寶籙. 默默的記憶. 切切的習鍊. 一月之後. 居然能彀號召百靈. 驅遣百物了. 所以後世給文命上一個徽號. 叫作神禹. 就是這個原故. 閒話不提. 且說一日. 文命到了太原. 知到舜已授職太尉. 總管一切. 便先來見舜. 舜見了大喜. 就問道. 高密. 你一向在何處. 累得我們好尋. 現在天子已有命令. 叫你繼續尊大人之事業. 你須好好將事. 文命道. 某衰絰在身. 出來擔任國事. 於禮不合. 舜道. 禮有經有權. 講到經. 你自然應該守喪終制. 講到權. 你應該墨絰就職. 洪水泛濫. 萬民昏墊. 天子憂危. 尊大人且以死殉之. 為萬民計. 為天子計. 為尊大人展末竟之志計. 都應該從權就職. 那裏可以守此居喪之小節呢. 文命聽了. 涕泣不語. 舜便問他別後情形. 文命將將經過事實. 從頭至尾. 述了一遍. 舜拱手道. 那末大功成矣必矣. 功蓋九州. 澤遍兆民. 名垂萬古. 可賀可賀. 兩人正在談天. 忽報羲仲等四岳來了. 舜迎入坐下. 又介紹與文命相見. 四岳便問文命道. 洪水泛濫數十年. 某等初舉孔任. 繼舉尊大人. 但是終究無功. 現任太尉舉足下. 嗣尊大人之續. 不知肯擔負這重任否. 文命道. 承太尉薦舉. 小子敢不黽勉. 以繼續先父之志. 惟天子委任而已. 四岳聽了. 就問舜. 明日出奏否. 舜道. 這個當然出奏. 又談了一回. 大家散去. 次日. 太尉舜入朝. 就將文命已到之語. 奏知帝堯. 帝堯即命傳見. 須臾. 文命上殿朝見. 帝堯看他. 身長九尺九寸. 相貌堂堂. 非常滿意. 就問道. 汝父治水九年. 終於敗績. 現在太尉四岳. 舉汝嗣汝汝父之業. 汝自問能勝任麽. 文命道. 臣不敢說勝任. 不過自幼時. 臣父已教臣水利之學. 臣父臨終. 亦有遺書. 教臣幹蠱. 臣甚願奔走效死. 以蓋前人之愆. 說着. 哭了出來. 帝堯問道. 汝之治水. 計將安出. 文命道. 臣的主張. 治水須順水的性. 水性就下. 導之入海. 自然無事了. 所以大約是兩句. 叫作高者鑿而通之. 卑者疏而宣之而已. 帝堯道. 巍巍高山. 茫茫大地. 如何鑿. 如何疏. 人力足用麽. 就使足用. 曠日持久. 民生何以堪. 汝其再思之. 文命道. 臣操此主張. 從前與臣父談過. 臣父亦慮到此. 想求速效. 所以不用臣策. 臣亦慮到此. 數年來奔走江海. 訪求方術. 幸賴萬民洪禍. 天子盛德. 訪求到了. 所以此法決計可用. 不至曠日持久. 說罷. 就將一切經歷. 細細說了一遍. 在廷之人聽了. 無不稱奇. 帝堯知道是西王母之言驗了. 大功可成. 不禁大喜. 就回頭向大司農道. 不枉汝前番那一次的辛苦. 說着又向文命道. 雲華夫人給汝的. 幾個侍衛. 汝都同來麽. 朕願一見. 文命答應. 即忙退下. 飭人前去宣召. 須臾到了. 個個戎裝. 手執兵器. 文命吩咐. 一個一個朝見. 自己報名. 七人答應. 第一個面如重棗. 白面長鬚. 手執長槍. 到殿上. 向帝堯一鞠躬. 口中說道. 陪臣童律謁見. 說罷. 再一鞠躬. 退立一邊. 第二個黑面虬鬚. 手執雙鐧. 到殿上. 向帝堯一鞠躬. 口稱陪臣烏木田謁見. 說罷. 亦再一鞠躬. 亦退立一旁. 第三個. 披髮垂肩. 束一銅箍. 匾臉短鬚. 身長不過八尺. 手執黑棒. 上來行禮. 口稱陪臣狂章謁見. 亦退立一邊. 第四個. 身長丈餘. 道貌古野. 短髭大目. 脛束銅鐺. 傍鏤青花. 手綽隻劍. 瑩精耀目. 上殿行禮. 口稱陪臣繇余謁見. 亦退立一邊. 第五個. 青臉紫髯. 身軀偉大. 手執大刀. 照前上殿行禮. 口稱陪臣大翳謁見. 亦退立一邊. 第六個. 黃面環眼. 鬚髯如蝟. 手執雙鋁. 口稱陪臣黃魔謁見. 禮畢. 亦退立一邊. 第七個. 面如滿月. 束髮金冠. 唇紅齒白. 頗有秀氣. 身材亦不過一丈. 手執大戟. 上前行禮. 口稱陪臣庚臣謁見. 禮畢. 亦退立一邊. 帝堯一看. 個個威武出色. 暗想. 真不愧上界天將. 於是竭力慰勞一番. 命其退出. 帝堯又向文命道. 朕今即命汝以崇伯之職. 前往治水. 汝其欽哉. 文命再拜稽首受命. 前去治水不提.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