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南巡遷寶甕於衡山

倘有變故. 朕自有應付方法. 汝等放心罷. 不過汝等前來亦甚好. 有一項物件. 是前代所遺下來的. 此刻不知在平陽. 還是在蒲坂. 汝等能替朕尋到送來最妙. 群臣忙問何物. 帝舜道. 就是帝嚳時代. 丹邱國所貢的瑪瑙甕甘露. 從前先帝時. 由亳邑遷到平陽. 曾經班賜群臣. 共嘗過的. 汝等可將此物尋來. 朕將携至南方. 因為此露是仙品. 可以却死長生. 或者能救朕弟之命也. 眾臣聽了. 唯唯. 伯益忙飭人兩處去找. 這裏帝舜與家人及群臣作別. 帶了許多從人. 就逾過中條山. 徑向南行. 走到嵩山相近. 那瑪瑙甕甘露已經送到. 帝舜揭開一看. 仍舊是滿滿的. 不覺心中大慰. 就載了瑪瑙甕. 徑向南行. 直到雲夢大澤. 果有人報告有苗國君. 有苗國君大驚. 不知帝舜此來何意. 忙召集群臣會議. 那時成駒已亡. 繼任的人. 非常平和. 亦頗有遠慮. 當下就說道. 放他過去罷. 不必刁難他. 有苗國君道. 虞舜久已不巡守了. 前幾次巡守. 都是禹代行的. 此次忽然親來. 難保不有陰謀. 那繼任的人道. 有庳國君. 是他的胞弟. 前數月聞得正在患病. 虞舜此來. 必是去望病的. 而且聽說所帶的人不多. 又無兵隊護送. 必無他意. 放過去罷. 有苗國君. 正要答應. 旁邊一個臣子儳言道. 依我看. 不放他過去. 等他來了之後. 擒住他. 將他弄死. 或者將他拘起來. 叫人和伯禹去說. 平分天下. 他們要保全虞舜的性命. 一定答應. 豈不是好麽. 那繼任的人道. 我看不好. 虞舜向來號稱以德服人. 四方諸侯. 和他要好的多. 不比伯禹. 崇尚武力. 諸侯和他要好的少. 況且他又是天下的共主. 年紀又大了. 現在輕車簡從的來到此地. 並無不利於我們的形迹. 我們無端的拘他起來. 或將他弄死. 四方諸侯. 必定不直我們之所為. 我們的形勢. 就孤立了. 況且伯禹久有即位之心. 礙着虞舜不死. 他這個天子的名義. 還不能實受. 我們倘將虞舜拘起來. 或弄死他. 那末他正中下懷. 可以早即尊位. 而且正可以趁此借報仇之名. 奉詞伐罪. 與我們為難. 以為他統一集權之計. 豈不是我們倒反不利麽. 我的意思. 虞舜此刻已經一百多歲了. 能有幾日好活. 我們對於他. 這個虛人情. 落得做的. 所以我說. 不但應該放他過去. 而且此刻先要去迎接. 一切禮節. 極其恭順. 給四方諸侯看看. 知道我們對於中央政府. 並無不臣之心. 那末將來伯禹. 如果再用非法的政策. 來箝制我們. 我們和他反抗. 大家一定原諒. 和我們表同情了. 有苗國君聽了這番話. 極口稱是. 於是即刻帶了許多侍從. 備了許多禮物. 親自到雲夢大澤南岸迎接. 朝見. 這時各地諸侯. 一路扈從帝舜而來的已不少. 聲勢甚盛. 有苗國君才佩服那謀臣的識見. 真是不錯. 朝見之後. 就隨同各路諸侯. 直送帝舜到南嶽. 這時南方諸侯. 聽說帝舜南巡. 來朝見的尤多. 帝舜遂和眾諸侯說道. 朕此次來. 是私人行動. 並非正式巡守. 承汝等遠來相訪. 感激之至至心實不安. 但汝等既已前來. 朕與汝等藉此一敍. 亦是難得之事. 朕有一種異物異味. 係先朝所遺. 幾百年了. 此刻朕從北方帶來. 少頃到了衡山之上. 與諸位共嘗罷. 眾諸侯聽了. 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只得唯唯答應. 帝舜徑上衡山. 先叫人擇一塊平地. 築起一個壇來. 將那瑪瑙甕安放在上邊. 却是奇怪. 那壇上自從實甕安放之後. 便不時有雲氣氤氳而生. 如烟如絮. 朝暮不絶. 眾諸侯見了. 都覺得有點奇異. 過了一日. 帝舜大會諸侯. 將這瑪瑙甕的歷史. 告訴了他們. 並且說. 時淳則露滿. 時澆則露竭的奇妙. 諸侯等聽了. 似信不信. 帝舜就飭人將寶甕蓋揭去. 眾諸侯上前一望. 只覺一股清香. 直透腦際. 非蘭非麝. 甜美無倫. 甕中盛着滿滿的寶露. 其清如水. 可以見底. 帝舜又飭人拿了盂勺來. 一勺一盂的分給各路諸侯. 大家飲了. 其甘如醴. 覺得徧體芬芳. 個個精神陡長. 足足舀了數十勺. 但是細看甕中. 依然滿滿如前. 並無減少. 眾諸侯才知道他真是實物. 那淳則滿. 澆則竭的話. 當然必定可信的. 這未一來. 不但眾諸侯格外傾心吐胆的誠服. 就是心懷叵測的有苗國君. 亦打消他的異志了. 有人說. 這是帝舜的神設教. 一種柔服苗民的策略. 不知究竟是不是. 後來帝舜又與眾諸侯. 就在壇下一座賓館中. 共同燕飲. 這日. 正值望日一輪. 明月高掛天空. 照得萬里河山. 如銀似水. 都覺快樂非凡. 盡歡而散「現在衡山上有寶露壇月館等地方就是當時之遺跡」. 次日諸侯紛紛告辭歸去. 帝舜亦載了瑪瑙甕再向南行. 一日. 走到零陵. 「現在湖南零陵縣」離有庳不遠. 忽有人來報. 說有庳國君已去世了. 帝舜手足情深. 當然傷悼之至. 但亦無法可想. 本來載了寶甕前來. 原想仗他的力. 醫治象病的. 現在人既死了. 那末這寶露亦無所用之. 於是就將他安置在零陵之地. 自己却與從人. 急急趲行. 後來零陵地方的人. 給舜造了一個廟. 將這瑪瑙甕. 安放在廟前. 不知何年何月. 廟坍了. 瑪瑙甕亦埋入地. 到得秦始皇南巡到零陵時. 偶然掘地. 得到這個甕. 可容八斗. 亦不知他是何人所做的. 直到漢朝的東方朔. 他是博古通今之人. 知道這個甕的歷史. 方才給他說明. 又給他做了一個寶甕銘. 因此流傳到後世. 這是後話不提. 且說帝舜到了有庳之後. 在象靈前. 恫哭祭奠一番. 自不消說. 一面仍叫象的長子. 承襲君位. 併訓勉了他幾句. 象的事情. 至此總算結束. 想想象的為人. 屢謀殺舜. 又想篡奪二嫂. 平日又非常傲慢. 可謂極無良心之人了. 但自經帝舜感化之後. 頗能改行為善. 他在有痺地方. 雖然沒有一點實權. 一切治民的方法. 統由帝舜所派遣的人做主. 但是他自己頗知道. 自己毫無政治知識. 並不去顧問. 又不去掣那個代治人的肘. 又不是今日要這項. 明日要那項. 做那驕奢淫佚流連荒亡之事. 所以十年之中. 有庳的地方. 治理的很好. 那些百姓. 不知道象是沒有實權的. 都以為是他用人得當之所致. 因此無不歌頌他. 現在死了之後. 就給立起一個祠來. 春秋祭祀. 照這樣看來. 象這個人. 還不算是下愚不移. 還算是個中材之人. 然而舜竟能彀感化他. 這種力量. 亦可謂偉大了. 現在靈博之山. 還有他的祠宇. 大家尊他為鼻天子祠. 雖則中間給唐朝的柳宗元所毁. 但是不久依舊復興. 直到明朝. 王陽明先生. 且給他做了一篇祠記. 一個不孝不弟的人. 有如此一段結果. 亦足以豪了. 閒話不提.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