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耕第三歷山象耕鳥耘

且說舜師事蒲衣之後. 因求醫心切. 即匆匆上道來到淮水. 訪求蠙珠. 土人道. 近幾十年以來. 淮水中出了妖怪. 不時興波作浪. 漂沒民居. 人民都遠避不及. 那裏敢再去求珠呢. 舜聽了. 只索罷休. 沿路又訪問巫咸消息. 有人說. 大約在長江口海中. 一個什麼島上. 舜聽了. 就向長江口而來. 但是煙波淼淼. 洲渚森森. 無數裸體文身之人. 駕著獨木舟. 出沒放洪濤雪浪之中. 舜上前仔細探聽. 果然有人知道. 巫咸就住在前面海島上. 舜大喜. 雇了一隻帆船. 直向那海島而來. 到了島邊停泊. 舟人說道. 這就是了. 「現在江蘇常熟縣西有虞山為巫咸之所出.」舜上岸訪問. 那知土人說. 咸老師已回北方. 剛才前月去的. 舜聽了. 大失所望. 獨立躊躇了一回. 也無心觀玩風景. 隨即回船. 舟人道. 回去麽. 舜答應道是. 那知船剛開出港口. 忽而颶風大作. 把這船吹向海洋而去. 頃刻之間. 帆飛檣折. 船上之人. 無不狂呼救命. 高叫蒼天. 舜在此時. 雖則絶無恐怖. 然而念及父母弟妹. 亦不禁悽然. 過了一回. 又是一個巨浪打來. 船身四分五裂. 眾人齊落水中. 各各不能相顧. 幸喜舜身旁浮着一根大木. 舜趕快抱着. 聽他載沉載浮. 但覺耳畔呼呼風響. 大浪一個一個. 從身上打過. 約有半日光景. 舜自分必死. 閉目聽之. 忽然又是一個巨浪. 將舜和木頭高舉空中. 陡然落下. 覺得不像水中了. 開眼一看. 原來已在沙灘之上. 不禁自相慶幸. 但這時已在夜間. 四顧昏黑. 辨不出是島是陸. 深恐大浪再來. 只能抖起精神. 努力向岸上行去. 過了一回. 離海覺已遠了. 就在一塊石上坐下. 覺得渾身衣服. 盡行溼透. 而且氣力全無. 疲憊不堪. 腹中所飲鹹滷. 亦嘔出許多. 幸喜天氣和暖. 尚不至於號寒. 然而無情的風. 還是陣陣吹來. 只得忍耐. 又過了一回. 天漸明了. 舜早將衣服的水. 統統絞乾. 穿在身上. 但是腹中奇餓. 暗想漂泊在此. 究竟不知是何地方. 同船之人. 此刻不知生死如何. 我雖僥倖不死. 然而身畔一無所有. 吉凶正是難卜. 姑且向裏面探聽看看. 想罷起身. 迤邐而行. 約二三里遠. 覺得前面樹林中似有雞犬之聲. 急急向前. 果見有一個村舍. 村人看見了舜亦都覺詫異. 霎時男女大小. 紛紛環集. 爭相問訊. 都是裸體紋身的. 舜將昨日舟行遇險的情形. 說了一遍. 村人雖是蠻荒. 却很和善. 聽見了. 都說道. 那末客人飢了. 我們請你喫罷. 說着. 就有人邀舜到一間茅屋裏坐. 搬出食品來. 請舜喫. 舜極道感謝就喫了許多. 那時屋內外環而觀的人. 仍然不少. 有人說道. 客人你的衣服溼極了. 何不脫下呢. 舜道. 我因為在水中受寒. 所以暫且不脫. 因問道. 此地是何處. 村人道. 此地是塗山脚下. 亦有人叫苗山的. 「現在浙江省會稽縣山」舜道. 離中原有多少遠. 村人道. 中原地方在那裏. 我們不知道. 舜聽了. 不免躊躇. 因為身邊一無所有. 不特不能歸去. 並且何以為生呢. 那些村人. 似乎有點猜到舜的心思. 就說道. 客人不必心焦. 落難之人. 我們是一定幫助的. 我們雖則窮. 但是十幾家供給你一個. 總供給得起. 你不要愁. 舜聽了. 非常感激. 說道. 承諸位如此盛情. 倘他日得歸故里. 定當厚報. 另有一村人道. 我們是不望你報的. 請問客人. 尊姓大名. 向來是做什麼生意的. 舜一一說了. 村人道. 好極好極. 你既然會耕田. 我們這裏空地多得很. 明日儘你去耕罷. 器具沒有我們借你. 舜聽了. 真真感激之至. 暗想. 在此窮鄉僻壤之中. 竟有此義皇以上之風俗. 真是難得極了. 遂連聲稱謝不置. 這日. 就住在東村裏. 次日. 村人領舜到各處一看. 說道. 虞客人. 這裏都是空地. 請你自己挑選罷. 舜挑了一塊傍山的地. 村人道. 這塊地磽瘠. 死怕不好種呢. 舜道. 不打緊. 我能種. 於是. 先在旁邊. 誅茅結屋. 慢慢的開墾起來. 又搬一方大平石. 到屋內. 支了一間牀. 以便寢處. 其餘一切器具種子. 都是村人借用的. 「現在浙江餘姚縣城北三十里. 有歷山相傳為舜耕處」但是開墾磽瘠. 頗為不易. 一日. 正在用力之後. 輟耕休息. 忽見一隻大象. 從山中緩步而下. 走到舜的耕地上. 用大鼻子捲起鋤犂. 不住的向田中開墾. 那象. 本是群獸中最大的動物. 氣力甚大. 不到片時. 所開墾的田地已不少. 舜看了. 亦是詫異. 過了一回. 有村人來. 看見了. 不覺狂叫起來. 頓時男女大小. 又紛紛環集. 大家都以為異事. 就問舜道. 這是什麼野獸. 虞客人你去捉來的麽. 舜道. 不是. 這個是象. 從那邊山上走來的. 村人道. 他怎樣會代你耕地. 舜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 有一個老人道. 我說過的. 大難不死. 必有大福. 虞客人從那大海之中. 逃得性命出來. 我說一定是個不凡之人. 現在又有這種異事. 將來你們看着罷. 這句話一說. 眾人此唱彼和起來. 竟把舜奉如神明一般. 從此這隻象. 就依着舜不去. 舜在此耕田. 總是借象之力. 後來又開了一口井. 亦是象幫忙的. 「現在餘姚縣歷山下有象田舜井. 又有舜之石牀足踏處雙跡宛然」. 有一日. 舜插好了秧之後. 有好許多鳥兒飛來. 啄去莠草. 彷彿代芸田. 這個象耕鳥耘的故事. 現在民間. 都還是傳說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