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知人民饑寒 

      有一年數九寒冬,北風呼嘯,鵝毛大雪攪得天昏地暗,連下幾天都不停。齊國百姓啼饑號寒,到處可見凍尸餓殍。 

      齊景公裹著輕軟名貴的銀狐皮袍,坐在溫暖如春的畫閣裏欣賞歌舞。旁邊擺著燒得通紅的炭爐,前面陳列著山珍海味,玉液佳釀。喝了半天,景公額上不覺沁出薄薄一層汗水,只見晏子披著一身白雪從外面走進來。景公對他說:「今年真奇怪呵,大雪連下這麼多天,卻沒有一點寒意。」晏子說:「天氣真不冷嗎?」景公微笑。晏子緩過一口氣,說道:「我聽說古代賢明君主,肚子吃飽就會想到百姓的饑餓,身上穿暖就會想到百姓的寒冷。可是,要做到這點真難啊!」 

      景公之時,雨雪三日而不霽。公被狐白之裘,坐於堂側階。晏子入見,立有間,公曰:「怪哉!雨雪三日而天不寒。」晏子對曰:「天不寒乎?」公笑。晏子曰:「嬰聞古之賢君,飽而知人之饑,溫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勞,今君不知也。」

《晏子春秋‧內篇諫上》

【今解】 

      晏子答覆齊景公的話說得很對。在思想感情上,不同的層級是難得有共同語言的;由於生活條件和經濟地位的不同,對相同事實也會得到不同的結論。當然,我們不能說晏子是人民思想的代表,他只是站在當時新興地主的音場上,為整個社會的長遠利益著想,勸告國君重視民生疾苦,自己溫飽,不要忘記百姓饑寒。可是,要做到這點還真不容易。「今君不知也」,可說是對歷史上所有統治者的概括。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