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嬰泣衛

 

      嬰是魯國守門人的女兒。一個晴朗的夏夜,姑娘們在場院上燃起明亮的篝火,一邊搖著紡車,一邊快活地唱著歌兒。忽然,嬰傷心地哭起來。

 

      女伴們很奇怪,問她:「你有什麼委屈?說給我們聽吧。」

 

      嬰抽泣著說:「我聽說衛國公子的品行很不好,所以就哭了。」

 

      女伴們笑著勸她說:「衛國同咱們魯國有什麼相干?再說衛國公子不賢,那是諸侯貴族的事情,你是一個貧家小女,何必操這份心呢?」

 

      嬰回答說:「我的想法可跟你們不一樣。前幾年,宋國的大司馬桓魋得罪了宋君,逃亡到咱們魯國,就在這兒宿夜。他的馬跑進我家菜園,又是打滾,又是踐踏,把綠油油的菜吃得七零八落。那一年,咱們賣菜人家的收入就損失了一半。」

 

      「去年,越王勾踐攻打吳國,氣勢洶洶的,各國諸侯都怕他,去拍他的馬屁,魯國貢獻美女,正好把我姐姐選去了。後來,我的大哥去越國探望苦命的姐姐,又在半路上被強盜殺死,連屍首也沒找到。」

 

      嬰揩揩眼淚,繼續說:「越兵攻打的是吳國,可是遭殃的是我姐姐,慘死的是我哥哥。由此看來,雖然不是一個國家的人,諸侯和咱百姓也貴賤不同,但是災禍和幸福都有聯繫。如今衛國公子的品行很壞,又喜歡打仗,我還剩下一個小哥哥,不知何時災禍又要落到他的頭上,教我怎不憂慮呢?」

 

 

           

      魯監門之女嬰相從績,中夜而泣涕。其偶曰:「何謂而泣也。」嬰曰:「吾聞衛世子不肖,所以泣也。」其偶曰:「衛世子不肖,諸侯之憂也,子曷為泣也?」嬰曰:「吾聞之異乎子之言也。昔者,宋之桓司馬得罪於宋君,出於魯,其馬佚而輾吾園,而食吾園之葵,是歲,吾聞園人亡利之半。越王勾踐起兵而攻吳,諸侯畏其威,魯往獻女,吾姊與焉,兄往視之,道畏而死。越兵威者吳也,兄死者我也。由是觀之,禍與福相反也。今衛世子甚不肖,好兵,吾男弟三人,能無憂乎?」

《韓詩外傳‧卷二》

 

 

【今解】

 

      二千多年前的嬰這位女青年很有遠見,能以自家苦難的經歷中體會到與整個社會動蕩局勢的聯繫,總結「禍與福相反也」這個帶有規律性的道理,多少瞭解到客觀事物的辯證法。漢朝學者班固說過:「相反而皆相成也」,即是說,相反的東西具有同一性,在事物發展過程中,矛盾著的各方面,在一定條件下,互相依存,組成一個統一體。看起來,衛、魯兩國毫不相干,貴族與貧女的住也正相反,似乎中間不可能有什麼關係;但事實上,任何這類的事物和現象在一定條件下,都可能發生密切的聯繫,我們在生活中看不到這種辯證的聯繫,就必然要變成政治上的近視,變成鼠目寸光的庸人。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