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訂交方回

當下秦老又借給舜許多盤纏. 舜辭了秦老父子. 徑向平陽而來. 先到南郊. 看見那一對麒麐. 覺得胸中的願望頗慰. 住了都城. 只見那街衢之寬廣整潔. 閭閣之繁盛稠密. 車行的人. 步行的人. 荷擔的人. 徒手的人. 熙熙攘攘. 來往不絶. 和偏僻村邑比較起來. 真是有天淵之不同了. 舜各處遊覽了一回. 不覺嘆道. 古書上說. 王者之民. 皞皞如也. 看了現在這種情形. 可以算得皞皞了. 正想再去看看帝堯的宮殿. 忽覺脚力有點不繼. 忙來閭左尋一個休息之地. 陡然迎面來了一人. 是個官吏打扮. 神氣瀟灑. 器宇不俗. 向着自己周身上下. 看了一回. 便問道.足下何人. 來此何事. 舜慌忙將行李放下. 對他施禮. 將姓名籍貫. 及疲乏求休息的原因說明. 那人哈哈大笑道. 原來就是仲華先生. 久仰久仰. 既然乏了. 就請到敝處坐坐罷. 用手向左一指. 舜一看. 是一間房屋雖不甚大. 却很精雅. 當下就拿了行李. 跟了那人進去. 重新行禮. 請教那人姓名. 那人笑道. 在下姓方. 名回. 家在五柞山. 無端遇了一個天子的近臣. 名叫籛鏗的. 和我要好. 幾次三番的來訪我. 硬要我出來作官. 我不耐辛苦. 固辭不就. 後來聖天子又聽他的話. 聘我在這裏做個閭士. 我因為這個官. 位卑事簡. 譬如住在家裏. 所以就受了. 這就是在下的歷史. 多年以來閱人不少. 前年見着一位東不訾. 是貴同鄉. 談起仲華先生. 是千古未見之聖賢. 我因此傾慕久矣. 不想今日忽然光降. 真是可幸之至. 敢問仲華先生到此地來. 有可貴幹. 我力所及. 無不效勞. 舜聽了. 即忙道謝. 並將父親病瞽. 要來求巫咸醫治的意思. 說了一遍. 方回道. 巫咸麽. 的確是個好醫生. 不過此刻. 許久不見了. 不佑在何處. 他從前總在此地北面一座頂上修真. 就叫作巫咸頂. 後來又跑到南面去了. 聽說那邊的山亦就因他著名. 叫作巫咸山. 巫咸谷. 「現在山西夏縣東」不知此刻. 究在何處. 我給去探聽罷. 舜又稱謝. 於是又談了一回. 頗覺投契. 方回忽然向舜道. 仲華. 你且少待. 我出去就來. 舜唯唯答應. 方回去不多時. 即便轉來. 手中拿了許多食物. 說道. 仲華. 時候已向午. 想你餓了. 我獨自一個. 無人炊爨. 只好取諸市中. 你不要嫌簡便. 隨便吃點罷. 舜一面稱謝. 一面問他道. 寶眷都不在此地麽. 方回笑道. 我是一個世外之人. 以天地為盧. 以日月為燈. 無家無室. 幾十年了. 頗覺逍遙自在. 省了多少妻孥之累. 更有什麼眷不眷呢. 舜道. 那末每餐膳食. 都向市中購取麽. 方回又笑道. 不瞞仲華說. 我已有三十多年. 不喫穀食了. 舜詫異道. 那麽喫什麼呢. 方回急忙從廚中. 取出一大包丸藥來. 給舜看道. 我就喫這個. 以此奉陪罷. 說着. 取出一大把望口中便送. 又用半盏熱水送下. 舜道. 此藥叫什麼名字. 方回道. 是雲母粉. 舜道. 雲母是鑛物. 可以常喫麽. 方回道. 可以久服. 久服之後. 能騰山越海. 神仙長生. 舜聽了. 殊為稀罕. 但是亦不去窮究. 他煉服的方法. 肻過了一回. 兩人都喫完了. 方回拉了舜的手說道. 我們去訪巫咸罷. 行李且安放在此不妨. 於是二人出了門. 將門帶上. 穿過衢路.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