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其妻妾 

      齊國有個人,家裏有一妻一妾。丈夫每次外出,一定吃得滿臉油光,醉醺醺地回家。妻子問他一道吃喝的是些什麼人,他總是得意地說都是一些有錢有勢的人物。妻子悄悄對妾說:「他總說跟一些有錢有勢的人吃喝,但是我從來沒見過有什麼顯貴人物到我們家裏來。我準備看他究竟到了些什麼地方。」 

      第二天清早,她偷偷地跟在丈夫後面盯梢。走遍城中,卻沒有看到任何人與他丈夫說話。不知不覺出了城,一直來到東郊外的墓地。只見丈夫走到掃墓的人那裏,涎著嘴臉乞討些祭墳用的殘羹剩飯。他把一堆碗碟舔乾淨,又東張西望地到別處去乞討了¾¾原來這就是他吃飽喝醉的辦法。

妻子心如刀割,回到家裏對妾說:「丈夫是我們一心仰望而終身依靠的人,現在他竟然是這樣的人。」於是,她們兩人便在庭院中抱頭哭泣,咒著。丈夫並不知道,仍大搖大擺地從外面回來。吆吆喝喝,還向兩個女人擺威風。 

      齊人有一妻一妾而處室者,其良人出,則必饜酒肉而後反。其妻問所與飲食者,則盡富貴也。其妻告其妾曰:「良人出,則必饜酒肉而後反;問其與飲食者,盡富貴也;而未嘗有顯者來。吾將瞷良人之所之也。」蚤起,施從良人之所之。國中無與立談者。卒之東郭墦間,之祭者,乞其餘;不足,又顧而之他。此其為饜足之道也。

 

      其妻歸,告其妾曰:「良人者,所仰望而終身也。今若此!」與其妾訕其良人,而相泣於中庭,而良人未之知也,施施從外來,驕其妻妾。

 

《孟子‧離婁下》

【今解】 

      這個齊人偷偷幹著卑鄙骯髒的勾當,還要裝腔作勢,在妻妾面前擺出一副神氣活現的樣子,可是他的妻子並沒有被假象蒙騙住。

 

      假象也是一種現象。表面上看,假象給人一種與事實完全相反的印象,這個齊人的假象,正暴露出他本質中虛偽和怯懦的一面。

 

      有些人蓄意說謊做假,隱瞞事物的真相,以為這樣便可掩盡天下人耳目,但在事實前面,總是要原形畢露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