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沌開竅 

      南海之帝名叫「儵」,北海之帝名叫「忽」,中央之帝名叫「渾沌」。儵與忽的關係很好,經常來往。每次經過渾沌的土地,渾沌總是熱情款待。有一天,鯈與忽在一塊兒閑聊,談起渾沌,兩個人都感激不盡,讚不絕口,準備好好地報答渾沌一番。儵說:「送最名貴的禮物,也不足以報答他的恩德啊!」「是呀,」忽想了一下,高興地叫道:「有了!有了!你不見人人身上都有七竅嗎?這七竅是看戲聽唱吃飯睡覺少不了的,獨獨渾沌身上沒有七竅,他一定很不舒服,我們給他鑿出來吧!」儵聽罷,也拍手叫好。第二天,他們帶著鐵錘、鋼鑿,來到中央之地,道謝一番,就按著渾沌的頭開始認真地敲打起來。兩人做得氣喘吁吁,汗流浹背,每天鑿出一個孔。做了七天,總算完成了任務,誰知低頭一看,渾沌早就沒氣了。 

      南海之帝為儵,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儵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莊子‧應帝王》

 

 

【今解】 

      這個寓言作者強調出天道自然無為,反對把個人的主觀願望強加於客觀事物的哲學觀點,無疑是正確的。但是,作者又企圖運用這個觀點來證明另一個奇怪的設想,即一切感覺思維、文化知識都是多餘的,社會應當回到無知無識的原始渾沌狀態。顯然,這是一種虛無主義的謬論。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