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廟之鼠 

      景公問晏子:「治理國家最怕什麼呢?」晏子回答:「最怕社廟裏大老鼠。」景公不解地問:「這話怎麼說?」晏子答道:「社廟是祭神的地,用木頭做柱子,外面塗上泥巴做成牆壁,老鼠一窩住在壁洞裏。用煙燻吧,恐怕燒壞了裏面的木柱;用水灌吧,又怕沖壞了牆腳。老鼠在裏面安居樂業,生兒育女,人卻束手無策,這都是因為怕毀壞了社廟的緣故。國家也有這種情況,您君主左右不少親信就是這樣的大老鼠。」 

      景公問於晏子曰:「治國何患?」晏子對曰:「患夫社鼠。」公曰:「何謂也?」對曰:「夫社,束木而涂之,鼠因往託焉。熏之則恐燒其木,灌之則恐敗其涂。此鼠所以不可得殺者,以社故也。夫國亦有社鼠,人主左右是也。」

《晏子春秋‧內篇問上》

【今解】 

      有句成語叫「投鼠忌器」,說的就是這種情況。老鼠是極端狡黠的小動物,為了保存自己,似乎很懂得廟、人、鼠三者之間的關係:社廟神聖不可侵犯的特權其實是人賦予的,人雖恨老鼠,卻又被迷信束縛而不敢毀壞社廟。老鼠就利用這個矛盾,使社廟無形中變成了牠們的防空洞。 

      不過,既然是害人的老鼠,就不能任其囂張,人們終歸能找到消滅牠們的方法。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