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遇何侯仙去

且說帝舜自從象死之後. 鬱鬱不樂. 從人恐怕他發病. 都勸出外游散. 帝舜依他們. 就向東南而行. 一日. 行到蒼梧之野. 路上遇到一個人. 仙風道骨. 氣概不凡. 帝舜詫異. 就上前與他施禮. 問他姓名. 那人知道帝舜是天子. 亦非常起敬. 慌忙答拜. 小人姓何. 名侯. 今日得遇天子. 真是萬幸. 帝舜便問他. 作何生業. 何侯道. 慚愧慚愧. 小人無所事. 妄想成仙. 除耕樵之外. 專務修鍊. 以求飛升而已. 帝舜聽了. 搖搖頭道. 這個恐是空話. 朕當初亦曾研究此事. 吐納導引. 行之頗久. 神明雖是不衰. 然而飛升談何容易. 何侯道. 不然. 成仙之人有兩種. 一種是根器淺薄之人. 全恃自己苦修而得. 如小人就是這一類. 一種是根柢深厚的人. 不必怎樣苦修. 時刻一到. 自然有上界真仙. 前來迎接. 如聖天子就是這一類. 小人飛升之期已不遠. 聖天子飛升之期. 亦到了呢. 帝舜聽了這話. 那裏肯信. 朕向來最惡的. 是諂媚諛詞. 南方無人可談. 今日和汝相遇. 汝萬不可再以這種話來觸耳. 何侯笑道. 這個不是小人的話. 是赤松子的話. 松子現為崑林山伯. 治理南嶽衡山. 前日曾向小人說. 聖天子超凡入聖之期到了. 明日過此. 汝可善為引導. 小人所以前來迎接. 帝舜聽了. 益覺不信. 說道. 赤松子游戲人間. 在先帝時確係有的. 但既然要引朕超凡出世. 何不親來. 而叫汝來. 假使汝是個凡人. 不過和朕一樣. 何以能引導朕. 假使汝是仙人. 必有仙術. 必須試演一二與朕觀看. 朕方能信汝. 何侯笑道. 這亦容易. 寒舍不遠. 可否屈駕. 暫往一坐. 小人自有以副聖天子之望. 帝舜聽他如此說. 要試驗他的真假. 便欣然帶了從人. 跟着他走. 起初路旁盡是梧桐. 後來迤邐入一山麓. 兩旁盡是翠竹蒼松. 仰望山勢. 覺比衡山還要來得高. 有九個峰頭. 隱隱約約. 掩映於烟靄之中. 帝舜到得此間. 心曠神怡. 不但憂鬱頓釋. 而且塵慮盡消. 又走了一程. 已近山腰. 何侯止住步道. 寒舍到了. 請裏面小坐. 帝舜一看. 只見門臨溪水.後接危峰. 茅屋數間. 精潔之至. 進內坐下. 那些從者. 無可容身. 都在門外憩息. 何侯家中別無他人. 只一小童. 烹泉供客. 何侯至此. 先向帝舜耳邊切切私語了一陣. 不知說什麼話. 從人等從門外望之. 但見帝舜連連點首而已. 後來二人對談. 聲細語微. 足足有一個時辰. 忽然帝舜站起來. 向那些從人道. 汝等行帳都帶來麽. 從人答道. 都帶來. 帝舜道. 今日時已不早. 朕就寄住在此. 汝等亦在此住下罷. 從人答應. 自去支帳炊飯. 這裏帝舜與何侯. 一直談至夜深. 方才就寢. 次日. 二人依舊繼談. 從人等. 亦不知道他們談的是什麼. 但聽何侯說一句道. 明日大吉. 晚間可以去了. 帝舜連連點首. 又過了一日. 帝舜拿了幾塊竹簡. 提起刀筆. 各各在上面寫了幾句話. 就放在案上. 又分付從人. 預備盤水. 沐浴過了. 換了一套新衣. 看看近晚. 帝舜叫過從人來. 分付道. 朕今晚就要上升於天了. 汝等待朕上升之後. 可急急歸到帝都去通報. 另有遺書幾件. 可以拿去. 所有話語. 都寫明在上面. 此外別無他語. 從人聽了這番話. 正似青天一霹靂. 亦不知道他說的是神經病話. 還是真話. 但亦不好究詰. 只好唯唯答應. 又過了片時. 已到黃昏. 天空中忽起音樂之聲. 頓時異香撲鼻. 這些從人. 抬頭仰望. 漸見西北角上. 彩雲繚繞. 雲中似有無數仙人. 各執樂器而來. 中間幾個. 像是上仙氣象. 又與群仙不同. 後面又有瑤車. 玉軿. 霓旌. 羽蓋. 四面簇擁着. 冉冉徑向何侯家之而來. 這時帝舜與何侯. 亦走出茅屋. 西北向拱手相迎. 那時眾仙已到地上. 只見當中一個上仙. 向帝舜拱手道. 某等奉上帝鈞旨. 以汝在人間. 功行已滿. 着即脫離塵世. 還歸上界. 就此去罷. 帝舜聽了. 稽首受命. 那瑤車玉軿已到面前. 帝舜隨即上車. 只見何侯拱手向帝舜道. 請先行. 請先行. 再見. 那時瑤車玉軿. 已漸漸上升. 由群仙簇擁着. 飛馳而去. 這時帝舜從者. 目覩帝舜上升. 初時驚疑駭怪. 如痴如夢. 大家不能作一語. 繼而帝舜去遠. 望不見了. 大家回想. 不禁都悲慕痛哭起來. 這時何侯站在旁邊. 勸他們道. 聖天子龍馭上賓. 做了上界真仙. 是極難得極可喜之事. 汝等何必悲哀呢. 從人道. 我等隨天子數十年. 天子待我們的恩惠. 自不消說. 如今扈從南巡. 忽而仙去. 以後無從見面. 怎得不悲傷呢. 況且我們有保護天子之職. 如今天子杳然不見. 我們何以回去復命呢. 雖是確是升天. 但是這種虛無縹緲之事. 除出從前黃帝之外. 古今少見. 那個肯相信呢. 何侯道. 不要緊. 天子慮到這層. 所以於飛升之前. 留下幾個書札. 叫你們拿回去. 作為憑信. 諒天子的筆跡. 大家總能認識的. 還有一層. 某亦慮到有這個疑問. 所以暫時不去. 如果朝中不信. 某亦可以做過證人. 汝等放心. 趕快回去通報罷. 眾人聽了有理. 就互推了幾個人. 拿了帝舜的遺囑. 星馳入都. 前去報告. 其餘的人. 都在此伴住何侯. 以等音信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