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偶與桃梗

 

      一只泥人和一具木偶在河岸上相遇,說著說著,就不客氣地爭吵起來。木偶指著泥人的鼻子說:「你有什麼了不起?你原不過是西河岸上的一團泥巴,雨季一到,山洪暴發,你就會被水化得不成模樣!」

 

      泥人說:「是啊,我本是西岸之土,大水一沖,化成泥土,不過就復歸西岸罷了。而你呢?」泥人拍拍木偶的肩膀,「你是用東國的桃樹木頭削成的,山洪暴發,把你衝走,你順水而去,漂漂蕩蕩,歸宿在哪裏呢?」

 

 

      臣來,過於淄上,有土偶人與桃梗相與語。桃梗謂土偶人曰:「子西岸之土也,挺子以為人,至歲八月,降雨下,淄水至,則汝殘矣。」土偶曰:「不然,吾西岸之土也,土則復西岸耳。今子東國之桃梗也,刻削子以為人,降雨下,淄水至,流子而去,則子漂漂者將何如耳?」

《戰國策‧齊三》

 

 

【今解】

 

      泥人雖然質陋,被水一沖還能復歸原土;而木偶雖然名貴,被水一沖則東飄西蕩、漫無歸宿。這個故事諷刺那些徒擁虛名,但華而不實、浮而不深的人,在實際生活的考驗面前,是經受不住的。我們寧可做腳踏實地的泥人,而不要做浮蕩不定的木偶。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