踊貴屨賤 

      公元前五四八年,齊景公在位,刑法相當殘酷,動輒就把人的雙腳砍掉。當時,社會上出現了一種職業:專門做假腳出售。 

      有一天,景公想叫晏子換一換住所,對他說:「先生的住宅靠近市場,既狹小,又嘈雜,請換一個清靜的地方吧。」晏子拜辭說:「不用了,這裏是我先父住過的地方(晏子父晏弱原來也是齊國卿相),我的功德遠不及先父,這間住宅對我來說己經奢華的了。再說,家近市場,早晚買東西方便,對我是很有利的。」景公笑著說:「先生住在市場旁邊,可知道最近物價的貴賤嗎?」「當然知道。」晏子回答。「那麼什東西賣得貴,什麼東西賣得便宜呢?」「貴賤嘛,」晏子答道,「假腳供不應求,天天漲價;鞋子賣不出去,天天跌價。」景公聽了,臉色變得很難看。後來,齊國就不再濫用砍腳的酷刑了。 

      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曰:「子之宅近市,湫隘囂塵,不可以居,請更諸爽塏者。」晏子辭曰:「君之先君容焉,臣不足以嗣之,於臣侈矣。且小人近市,朝夕得所求,小人之利也,敢煩里旅。」公笑曰:「子近市,識貴賤乎?」對曰:「既竊利之,敢不識乎?」公曰:「何貴何賤?」是時也,公繁於刑,有鬻踊者,故對曰:「踊貴而屨賤。」公愀然改容。公為是省於刑。

《晏子春秋‧內篇雜下》

 【今解】 

      齊國刑法殘酷,荼毒人民的程度,竟在商品價值標準上暴露出來。 

      事物的本質可以有很多表現形式,有時甚至紛繁零亂;而晏子則抓住了最能反映本質的突出現象,採用對比手法,用踊貴屨賤這一觸目驚心的事實,引起對方注意,雖然沒有直接點明主

題,卻更深刻地揭示了本質,收到了勸諫的效果,這就是所謂的「辭欲巧」哩。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