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於負夏師事許由交北人無擇

跌在地上. 爬不起來. 舜看了. 心中大不忍. 忙過去扶了他起來. 到一塊石上坐下. 又替他敲背搥腿. 好一回. 那老者才回過氣來. 說道. 感謝你得很. 舜看他年紀甚高. 骨瘦如柴. 滿臉病容. 就問他家在何處. 又問他姓名. 那老者道. 我已幾十年不說姓名了. 你問他作甚. 舜聽了. 覺得詫異. 叩問不已. 那老者道. 汝叫甚麽名字. 舜告訴了. 那老者笑道. 原來是你. 我亦久聞你的名字. 罷罷. 我就告訴你. 但是你不要告訴人. 舜連聲答應. 老者道. 我姓許名由. 字武仲. 舜不等他說完. 就拜了下去. 許由止之不住. 舜起身再道. 先生家住何處. 我送先生歸去罷. 病體遠出. 終不相宜. 許由笑道. 生吾寄也. 沒吾甯也. 就使死於道路. 有什麼打緊呢. 現在你既然願送我歸去. 也好. 我家就在箕山的那一面. 不過煩勞你了. 舜道. 小子得侍候長者. 正是求之不得之事. 敢說煩勞麽. 當下舜扶了許由過山. 走一段. 歇一段. 直到許由家中. 許由深表感謝. 於是與舜談了一回. 舜請拜許由為師. 許由亦不推辭. 就收舜為弟子. 次日. 舜送了許多日用之物給許由. 以當束脩之摯. 自此以後. 貿易之餘. 舜常常去請教. 一日舜正在做貿易之時. 忽來一人. 生得亂頭粗服. 儀容不整. 肩上挑着行李. 像個遊歷經過的樣子. 口操北音. 相貎清臞. 滿臉風塵之色. 然頗不俗. 舜便將所有貨色取出來. 請他揀選. 那人道. 隨便什麼. 只要可以應用就是. 何必揀選. 難道好的一定應該我用. 別人只應該用壞的麽. 舜聽了這話. 猛然觸動. 禁不住問道. 先生貴姓大名. 那人道. 我自來沒有姓名. 舜道. 那末先生就是大家所稱為北人無擇的. 豈不是麽. 那人笑一笑. 亦向舜仔細觀看. 陡說道. 足下是否虞仲華先生. 舜不禁詫異. 便問道. 先生何以知之. 北人無擇道. 現在青徐兖濟一帶. 那個不知道. 足下兩目重瞳. 手握褒子的異表呢. 我剛才沒有細看. 就是了. 舜聽了慌忙讓坐. 北人無擇道. 仲華先生. 何以知道鄙人的渾名. 舜便將石戶之農的話. 說了一徧. 又請問北人無擇. 何以知道我. 北人無擇道. 前數年. 遇見貴友東不訾. 後來又遇到貴友方回靈甫. 都是如此說. 當時某已很景仰. 後來見到石戶農. 因而與他談及. 不想他到早已見過了. 某反落後. 當下舜謙謝了一回. 就與北人無擇細細傾談. 非常融洽. 彼此互相敬重. 遂結為朋友. 舜留他同住了多日. 看看漸届春初. 北人無擇自到各處去閒遊. 約定他日在歷山再相會. 舜亦想歸到歷山. 預備春耕. 先來辭別許由. 那知許由已在彌留之際. 家人在旁環視. 許由看見舜來. 又笑笑說道. 我要觀化一巡. 再會. 再會. 說罷. 過了一時. 即瞑目而逝. 舜不禁大哭一塲. 停留兩日. 助他家人經紀喪事. 又拿出這次貿易所得的利息. 為許由營葬. 葬在箕山之巔. 所以箕山. 又叫作許由山. 葬好之後. 舜自歸歷山而去. 後來帝堯知道了. 因就許由的墓. 加以封號. 叫作箕山公神. 以配食五岳. 世世奉祀. 幾千年不絶. 那時巢父亦早死了. 到現在却有兩墳. 一個在箕山. 與許由之墓相近. 後人因此. 將巢父和許由並稱. 叫作巢許. 一個在山東聊城縣東南十五里. 究竟那一個是真却不可攷了.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