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堙相馬

 

      秦穆公要托人找千里馬。伯樂把他的朋友九方堙(此人是和伯樂齊名的「相馬」專家)介紹給穆公。九方堙拜見穆公之後,就奉命四出找馬。過了三個月,他回來覆命:「馬已經找到了,在沙丘地方。」穆公問道:「你找到的是一匹怎樣的馬呢?」九方堙答道:「是一匹黃色的公馬。」

 

      穆公派人到沙丘去取馬,去的人回報說,是一匹黑色的母馬。穆公聽了,很不高興,馬上把伯樂召來,責備他說:「糟了!你介紹的那位求馬的人,連馬黃、黑、公、母都分辨不清,怎麼能鑒別馬的好壞呢?」

 

      伯樂嘆了一口氣,答道:「難道是這樣的嗎?這正證明九方堙的相馬技術比我還要高明。因為他對馬的觀察,已經深入地看到了馬的一種『天機』,他取其精而忘其粗,重其內而亡其外,他重視的是馬的風骨品格等主要東西,而把馬的毛色公母等次要東西丟開了。我這朋友的相馬技能真是難能可貴的啊!」

 

      後來馬取來了,果然是一匹天下無雙的千里馬。

 

           

      秦穆公謂伯樂曰:「子之年長矣,子姓有可使求馬者乎?」對曰:「……..臣有所與供儋纏採薪者九方堙,此其於馬,非臣之下也。請見之。」穆公見之,使之求馬。三月而反報曰:「已得馬矣,在於沙丘。」穆公曰:「何馬也?」對曰:「牡而黃。」使人往取之,牝而驪。穆公不說,召伯樂而問之曰:「敗矣!子之所使求者,毛物、牝牡弗能知,又何馬之能知?」伯樂喟然大息曰:「一至此乎?是乃其所以千萬臣而無數者也。若堙之所觀者天機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見其所見而不見其所不見,視其所視而遺其所不視。若彼之所相者,乃有貴乎馬者。」馬至而果千里之馬。

《淮南子‧道應訓》

 

 

【今解】 

 

      九方堙「相馬」,當然首先要接觸到馬的具體形象,包括馬的性別、大小、毛色、姿態等等。但僅從這些表面形態,還不能真正發現千里馬和其他普通馬不同的特點。因此,他就必須深入到馬的某種內在的、本質的、為眼睛所一下看不見的東西,也就是怕樂的所謂「天機」去考察,結果就真正找到了天下無雙的千里馬。

 

      秦穆公不懂得這一套,他只注重外表形式,一聽到馬的毛色性別不對頭,就大罵「糟了」,卻不知道這是因為九方堙相馬時「取其精而忘其粗,重其內而忘其外」的緣故。當然,並不是說「相馬」技術高明就一定要把馬的毛色性別也忘掉。這個故事只是著重說明看事情不要徒重表面形式,要抓住主要內容,意義是深刻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