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鴳笑鵬 

      相傳遠古時候,有一種叫大鵬的鳥,牠的體積碩大無比,脊背好似巍峨的泰山,牠展開雙翼,宛如遮天的烏雲。平時牠棲息在北山之上,須等六月間羊角旋風刮來,鵬便借著風勢,舒展雙翼乘風直上九萬里;然後背負青天,翼絕雲氣,直飛向南,最後在南海上降落。 

      有一隻小鴳雀在剌棵草叢裏蹦蹦跳跳,頭看見鵬鳥掠天而來,便嘰嘰喳喳笑著說:「哈!這個笨重的傢伙,沒有大風就飛不起來,多麼可笑!我雖然不到一尺,飛不過數丈,可是愛跳就跳,愛飛就飛,在麻蓬剌棵裏鑽進鑽出多麼自在。可是牠呢,哈哈,看牠飛到哪裏去啊!」 

      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雲,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絕雲氣,負青天,然後圖南,且適南冥也。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適也?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而彼且奚適也?」

《莊子‧逍遙遊》

 

 

【今解】 

      事物的存在和發展不能離開它的條件,世界上沒有什麼絕對自由的東西。那些蹦蹦跳跳的蓬間鴳雀局限在狹小的天地裏,固然談不上自由;就是那高飛萬里,氣派非凡的大鵬,假如沒有羊角颶風,牠的翅膀也動彈不得,同樣談不上有多少自由。這就是莊子「皆有所待」的思想。世界有其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法則,自由乃是對必然的認識和利用。超乎事實的絕對自由是不存在的。那些以為憑個人意志可以為所欲為地主宰世界的人,是非常可笑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