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沉璧於洛

且說帝堯. 自從文命到海外去之後. 心中對於水患. 已無所憂愁. 所憂愁的. 就是自己在位.已將八十載.年紀已近百歲. 萬一一病嗚呼. 這個天下. 付給何人呢. 太尉舜這個人. 前此已想禪位於彼. 但是只肯攝政. 而不肯登大寶. 一切政事. 重要的仍舊前來禀命商量. 倘若我死之後. 他依然謙遜起來. 一定要讓給朱兒. 豈不枉費了我這多年之苦心麽. 還不如趁此刻. 先定下一個明白的表示. 使大家知道. 後來自不會改變. 主意已定. 到了次年二月. 又帶了群臣. 往洛水而來. 到了洛水帝堯先已用一塊白璧. 上面刻了許多詞句. 大約總是說天命應該禪舜的意思. 在洛水之旁. 築起一個壇來. 這日. 正是二月第二個辛日. 帝堯率領臣群. 向洛水謹敬行禮. 禮畢之後. 取出那塊璧來. 向群臣宣言道. 朕早經想將這君主大位. 禪給太尉舜. 舜既再三推遜. 而有些疏遠之臣. 或者反疑心朕. 不愛親子. 而愛女之夫. 雖則前年龍馬負圖出河. 那圖上已明明說出舜當受天命. 但是有些人. 或許以為是偶爾之事. 所以朕今日. 秉着虔誠. 向洛水之神祝告. 假使前次河圖的事情. 是偶爾發現的. 那未朕這塊璧上所刻的話語. 就不足為準. 假使是一定的. 不是偶爾的. 那末朕這塊璧沉下去. 洛水之神. 必與朕以徵兆. 爾等其試觀之. 言罷. 親自奉了那塊璧. 坐了船. 到洛水中流. 恭恭敬敬. 將他沉了下去. 然後回到岸上. 率領群臣. 靜以待命. 直到下午. 不見影響. 帝堯頗有失望之色. 暗想. 這事倒反弄糟了. 那知又過了一回. 忽然看見洛水之中. 透出一道紅光. 從那紅光之中. 水波蠕蠕而動. 徒見一個大玄龜. 浮水而出. 背上似乎有一件大物馱着. 後來大龜爬到岸上. 直到壇塲. 將身一側. 背上之物. 落在壇中. 那大龜依舊回入洛水. 曳尾而逝. 帝堯忙率群臣過來. 謹敬將那大物拾起. 原來是一冊書. 書的兩面. 都是龜背之甲作成的. 展開一看. 赤文朱字. 大略都是說應當禪舜之意. 帝堯隨向群臣說道. 汝等看如何. 朕的話不錯麽. 群臣都再拜稽首. 說道. 帝的至誠. 足以感動上帝. 那有錯之理呢. 只有太尉舜. 依舊竭力固辭. 帝堯道. 天意如此. 非朕一人的私見. 汝何必固辭呢. 然而舜那裏肯答應. 帝堯道. 現在不必多說. 且回都再議罷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