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問青原禪師:「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廬陵米作甚麼價。」


  僧問道一和尚:「為甚麼說『即心即佛』?」曰:「為止小兒啼。」曰:「啼止時如何?」師曰:「非心非佛。」曰:「除此二種人來如何指示。」師曰:「向伊道『不是物』。」曰:「忽遇其中人來時如何?」曰:「且教伊體會大道。」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只今是什甚意?」


  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便打曰:「我若不打你,諸方笑我也。」


  問:「如何得合道?」師曰:「我早不合道。」


  百丈問:「如何是佛法旨趣?」師曰:「正是汝放身命處。」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