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教其弟象

只得忍耐. 這時象已經十一歲了. 在七歲的時候. 父母因為鍾愛他. 早已送入鄰近小學裏去. 識字讀書. 早晚進出. 都是他母親親自接送. 滿心望他成材優秀. 可以壓倒他的阿兄. 庶幾增自己的光輝. 那知象於讀書之聰明很少. 於戲弄及侮人之聰明獨多. 以致成績屢不及格. 而過失纍纍. 師長訓誨. 無從施展. 疊次告知家屬. 請家屬設法督責. 但是父是失明的. 母是護短的. 不怪自己兒子不好. 反怪學校中教育無方. 象的頑劣性質. 因此愈加養成習慣. 舜兄是病狂的. 舜是日日在田間工作的. 早晚雖在家. 各種操作. 忙不了. 無暇教弟. 而且他的後母. 亦斷斷不肯使象和舜親近. 彷彿舜是個極污穢之物. 一親近. 就要沾染似的. 所以象對於舜. 亦非常驕傲. 頤指氣使. 一無弟弟之禮. 就使舜要教象. 象亦有所不受了. 這年歲暮. 霏霏雨雪. 舜農隙在家. 適值村中舉行蜡祭. 學校照例休假. 象亦可以不到校. 但校中附了一張條告來. 學生虞象. 品性不良. 成績又劣. 本應斥退. 姑念年幼. 再留察看. 所有不及格之科目. 以數學為最差. 書法次之. 應於假期內. 自行補習. 倘假滿來校. 依然不能及格. 則是不可教誨. 應即削除學籍等語. 舜的後母到此. 才有一點發急了. 不時督促象温習. 或至夜分不休. 但象是放蕩慣了. 根柢全無. 如何能補習上去. 一日. 為了一問數學. 正在搔頭摸耳. 無法可施. 適值舜抱了畋首. 走過來. 看見兄弟如此. 心中不忍. 遂教他道. 弟弟. 這一問數學. 我看是要先乘除後加減的呢. 象冷笑道. 我尚且不懂. 你懂什麼. 要來多嘴. 舜道. 弟弟. 你姑且照我說的法子. 演演看. 如何. 象那裏肯信. 過了一回. 真沒法了. 只得照舜所說的方法一算. 果然不錯. 於是有點相信. 遂又檢出一問. 無論如何算不出的題目來問舜. 舜道. 這個叫作比例式. 我將式子教你. 這是極容易的. 說罷. 左手抱着畋首. 騰出右手. 取筆來. 代他算出了. 象大喜. 又將好許多算不出的題目來問舜. 舜都一一告訴他方法. 併且叫他自己演習一過. 說道. 總要自己知道這個數理. 尚若不懂數理. 這個題目. 雖則算出. 換一個仍舊算不出的. 象平日. 雖則氣傲. 瞧不起乃兄. 到了這個時候. 危難之際. 不能不低首請教了. 於是象一一的問. 舜一一的教. 那個教授法. 又明白又淺顯. 步步引人入騰. 不到一晚. 象對從前學過的數理. 居然有點清楚. 那後母看見自己的兒子. 得了救星. 也不來多說. 便將畋首抱了去. 任他們兩個講解. 講明白之後. 象又叫道. 二哥. 你數學既然知道. 你文字識不識得呢. 看官. 要知道象的這一聲二哥. 恐怕十年以來. 還是第一聲呢. 閒話不提. 當時舜答道. 我亦略知一二. 弟弟. 你如有不懂. 不妨問我. 我惝知道. 總告訴你. 象於是取出書來問舜. 舜一一和他講解. 旁徵曲引. 援古證今. 象聽了. 覺得比學校裏師傳的講授. 還要明白. 那股驕傲之氣. 不覺有點平了. 自此之後. 一連多日. 舜除出照常操作之外. 一有空閒. 就和象講解. 儼如師生一般. 瞽叟從前. 亦曾入過學. 讀過書的. 起初聽舜在那裏和象講. 以為不過是極粗淺的數學. 極普通文字. 舜的資質聰明. 聽來即會. 就是了. 後來聽了兩日. 覺得舜的學問很深. 不覺詫異起來. 就問道. 舜兒. 你一向沒有上過學. 你這種知識學問. 是那裏來的. 舜聽了. 不敢再瞞. 就將當日. 替秦老看牛時. 務成先生如何教誨的情形. 說了出來. 瞽叟聽了. 自己兒子能彀如此亦頗得意. 心裏併感激秦老的盛情. 那知舜的後母聽了. 心中却氣忿之至. 暗想道. 原來如此. 我自有道理. 但是並不發作. 到了次年假滿. 象到校去應試. 居然及格. 而且名次並不低. 瞽叟遂和象說道. 這番留校. 全是二哥教授之功. 你以後須常常請教他. 那知象聽了這話. 以為失了他的面子. 坍了他的臺. 非常不佩服.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