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紙貴

 

      左思是西晉的一個文學家,但他年輕時家境貧寒,很被人看不起。左思用了整整一年時間,寫成《齊都賦》,又雄心勃勃,準備創作一篇《三都賦》。當時,正巧他的妹妹左棻被選進宮廷,左思便移家城,要求做祕書郎,以便獲得更多的資料。為了搜集歷史知識,他還游歷古城舊都。他經常夜以繼日,絞盡腦汁,庭院牆溝邊到處擱著筆墨,偶得佳句,就連忙記在紙上。

 

      當時的大文學家陸機來到洛陽,也準備寫一篇類似《三都賦》題材的作品,聽說有個叫左思的年輕人正在寫,不禁撫掌大笑,對別人說:「那個傖夫俗子要是能寫成《三都賦》的話,也只配拿來蓋我的酒罈子。」

 

      整整十年過去了,一篇雄渾精深的《三都賦》終於寫成,但是並不引起世人的重視,傳抄者寥寥無幾。

 

      左思十分懊喪,他想,這一定是別人覷著我官卑職小,因人廢言。於是他求見當時名儒皇甫謐,呈上文稿。皇甫謐讀罷,拍案叫絕,當即作了題序。左思再去拜見侍書郎張載、大學者劉逵,請他分別為賦作了注解。一經名家認可,文人學士們便蜂起撰文頌揚,司空張華對賦文作了更高的評價,連那個陸機也嘆為觀止,就此擱筆。《三都賦》重新發表時舉國轟動,富貴人家到處請人恭楷抄寫,紙張供應頓時緊張,洛陽紙價為之飛漲。

 

 

      (左思)造《齊都賦》,一年乃成。復欲賦三都,會妹棻入宮,移家京師,乃詣著作郎張載,訪岷邛之事。遂構思十年,門庭藩溷,皆著筆紙,遇得一句,即便疏之。自以所見不博,求為祕書郎,及賦成,時人未之重。思自以不謝班、張,恐以人廢言。安定皇甫謐有高譽,思造而示之。謐稱善,為其賦序;張載為注魏都,劉逵注吳蜀而序之……….司空張華見而嘆曰:「班、張 之流也!使讀之,盡而有餘,久而更新。」於是豪貴之家競相傳寫,洛陽為之紙貴。初,陸機入洛,欲為此賦,聞思作之,撫掌而笑,與弟雲書曰:「此間有傖夫,欲作三都賦,須其成,當以覆酒甕耳!」及思賦出,機絕嘆伏,以為不能加也,遂輟筆焉。

《晉書‧左思傳》

 

 

【今解】

 

      這個故事很有啟發意義,它一方面說明老一輩名家學者對於獎掖後進,發現人才,負有多麼重要的責任;另一方面也說明社會上習慣於從身份地位來衡量一個人的成就和作品的價值,這種風氣是不利於人才培植,應當注意糾正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