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讓天下於子州支父

且說帝舜自北人無擇死後. 心中大為不樂. 暗想. 吾此番巡守. 為時不過半載. 到對不起了兩個朋友. 石戶之農. 被我迫得不知去向. 北人無擇. 道活活的被我逼死. 我寶在太對不起朋友了. 想到此際. 懊喪萬分. 於是一無情緒. 急急來到華山. 那華山諸候柏成子高. 與帝舜最相契. 在帝堯時代. 帝舜攝政巡守. 到了華山. 總和他相往還的. 這次柏成子高前來迎接. 依舊到他宮中去小住. 那知先有一個客在座. 柏成子高替他介紹. 和帝舜相見. 原來就是帝堯的老師子州支父. 帝舜看他年紀已在百歲以外. 却生得童顏鶴髮. 道氣盎然. 足見他修養之深. 當下帝舜就問他一向在何處. 子州支父道. 糜鹿之性. 喜在山林. 叼遇盛世不憂飢寒. 隨處皆安. 並無定所. 柏成君是個有道之士. 偶然經過. 便來相訪. 亦無目的也. 帝舜道. 先生道德淵深. 先帝之師. 某幸覩芝顏. 光榮之至. 某聞當时先帝初次與先生相遇. 係在尹老師家. 某受尹老師教誨之恩. 時刻不忘. 奈到處尋訪. 總無縱跡. 悵念之至. 先生必知其詳. 尚乞明示. 子州支父笑道. 尹先生是個變化不測之上仙. 存心濟世. 偶爾遊戲人間. 所以他的名號亦甚多. 忽而叫無化子. 忽而叫鬱華子. 忽而叫大人子. 忽而叫廣壽子. 又忽而叫力牧子. 又忽而叫隨應子. 又忽而叫玄陽子. 又忽而叫務成子. 上次看見又叫尹壽子. 隨時更變. 亦隨地更變. 某亦記不得這許多. 此刻大約總仍在人間. 但是叫什麽名字. 不得而知了. 帝舜聽了. 才知道尹壽就是務成老師的化身. 前時當面錯過. 真正可惜. 當下又向子州支父道. 尹老師是真仙. 所以學問如此之淵博. 經綸如此之寛裕. 但先生和尹老師是朋友. 那末學問經綸. 一定不下於尹老師了. 況且又是先帝的老師. 某不揣冒昧. 意欲拜請先生出山. 主持大政. 某情願以位相讓. 請先生以天下民生為重. 勿要謙讓. 子州支父聽了. 又笑道. 這事却亦很好. 不過從前先帝讓位於某的時候. 某適有幽憂之疾. 治之未暇. 因此不能承受. 如今數十年來. 幽憂之疾如故. 正在此調治. 仍舊無暇治天下. 請聖天子原諒罷. 帝舜還要再讓. 柏成子高在旁說道. 子州君決不肯受的. 帝可無須客氣了. 帝舜聽了. 只好作罷. 又談了回別事. 子州支父告辭而出. 從此亦不知其所終.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