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登大寶分命百官定都於蒲坂

舜在路中問伯虎道. 汝等何以知我在此地. 伯虎道. 大司馬料定太尉所到的地方. 不過是從前耕稼陶漁的幾處. 就派了大章豎亥二人去尋訪. 他們回來報告說. 太尉和一個人. 渡江而南. 知道一定是到此地來了. 舜聽了. 方始恍然. 走了多日. 到了平陽. 大司疇等率百姓郊迎. 大家都是歡天喜地. 後來擇了一個即位的吉日. 是十一月初一日. 這日適值是甲子日. 於是就以這個月為正月. 以這一日為元日. 這個名目叫做建子. (後來周朝亦是用此)到了這日. 舜穿了天子的法服. 乘了天子的法駕. 到文祖廟裏來祭祀. 從此以後. 太尉舜就成帝舜了. 自古以來的天子. 總是貴族. 或諸侯做的. 以一個耕田的匹夫. 做到天子. 舜要算是第一個. 且說舜即位之後. 第一項政令. 就是改國號. 舜本是虞幕之後. 從前受封於虞. 後來又變了虞姓. 現在就改國號叫做虞. 第二項政令. 是安頓丹朱. 使他得所. 所以改封他一個大國地名叫丹淵. 現在山東省臨朐縣東北. 叫他敬奉堯的祭祀. 一切禮樂. 使他齊備. 待之以賓客之禮. 以示不臣. 丹朱此時. 尚在房地. 帝舜派人前往. 加以冊封. 丹朱聽了亦大喜. 就帶了他的家屬到丹淵去就國. 第三項政令. 是任命百官. 帝舜意中. 雖是有人. 却不先發佈. 一日視朝之際. 問四岳道. 汝等試想想看. 有個能彀使先帝之事辦得好的人. 叫他總攬百官之職. 大家都說道. 只有伯禹. 正在作司空. 是他最好. 帝舜道. 不錯. 就向禹道. 先帝之事. 無過於治水. 汝有平水土之大功. 汝可以總百官之職. 汝其勉之. 禹聽了. 再拜稽首. 讓於稷巢皋陶. 三人. 帝舜道. 汝最相宜. 不必讓了. 禹只能稽首受命. 棄的大司疇. 仍舊原官不動. 不過將司疇改為司稷. 原來稷是秋種夏熟. 歷四時. 備陰陽的穀類. 所以最貴. 而為五穀之長. 司稷與司疇. 司農. 司由. 名異而實則同. 司疇司由. 以地而言. 司農以人而言. 司稷以物而言. 書經舜典. 汝司稷. 播時百穀. 與上文司空. 下文司徒. 同一體例. 不過司字與后字. 一正一反. 形狀相似. 後人因為周朝追尊后稷. 把后稷二字看慣了. 因此抄寫舜典之時. 將司稷二字誤為后稷. 以致於文理弄得不通. 而生出後人多多少少的疑問. 閒話不提. 且說帝舜改司疇為司稷之後. 又將巢仍舊改任大司徒. 司馬一職暫且不設. 又將皋陶的士師之官. 改稱一個士字. 三人總算都是原官. 並無更動. 帝舜又問道. 如今大司空既然總攬百揆之事. 公務甚繁. 那個司空本職的事情. 恐怕不能完全顧到. 朕打算畫出一部分來. 恢復從前共工之官. 汝等想想看. 何人可以勝此任務. 大家不約而同的說道. 只有倕可以. 他是個五朝元老. 經驗學識. 都極豐富的. 帝舜道. 不錯. 倕汝作共工. 倕聽了. 亦再拜稽首. 辭讓道. 老臣精力已衰. 未能肩此重職. 老臣部下殳牂伯輿二人. 隨老臣多年. 才幹均優. 請帝擇一而用之. 帝舜道. 不必. 汝做罷. 他們未必肯僭你. 倕亦只好再拜受命. 帝舜又問道. 那個能彀使我的不上下草木烏獸安順. 本來隤敳是上等人物. 但是他病久了. 一時未能全愈. 此外何人適宜呢. 大家齊聲道. 伯益. 隨大司空歷海內外. 於草木鳥獸. 研究甚精. 是他最宜. 帝舜道. 不錯. 汝作朕虞. 伯益亦再拜固辭. 說道. 朱虎熊羆四位. 隨隤敳宣力有年. 勤勞卓著. 請帝選擇用之. 臣年幼望淺. 實不敢當. 帝舜道. 不必讓了. 還是汝相宜. 伯益亦只能稽首受命. 帝舜又問道. 那個人能掌管朕的天地人三種典禮. 大家齊聲推道. 只有伯夷. 於禮最有研究. 帝舜道. 不錯. 伯夷朕命汝作秩宗. 伯夷聽了. 亦再拜稽首. 讓於夔和晏龍. 帝舜道. 不必. 汝去做罷. 伯夷亦再拜受命. 帝舜叫道. 夔. 朕命汝為典樂之官. 併命汝去教導冑子. 汝好好去做. 夔亦謹敬受命. 帝舜又叫晏龍道. 龍. 朕命汝為納言之官. 早早晚晚. 將朕之言傳出去. 傳進來. 汝是朕之喉舌. 汝須謹慎. 不可弄錯. 龍亦再拜道受命. 帝舜又說道. 從前黃帝之時. 蒼頡為左史. 詛誦為右史. 記載國家大事. 和君主的言行. 這個官職. 非常重要. 萬不可缺. 在現朕命秩宗伯夷. 兼任史官之職. 汝其欽哉. 伯夷聽了. 又慌忙稽首受命. 舜又道. 朕在先帝時. 攝政二十八載. 承諸位同僚. 竭誠匡佐. 朕深感激. 諸位之忠. 諸位之功. 非對於朕一人之忠之功. 乃對於先帝之忠之功. 對於天下之忠之功也. 所有諸忠臣諸功臣. 姓名事跡. 朕已製有銀冊. 一一書於其上. 現在伯夷既作史官. 這亦是史官之事. 朕就將這銀冊交給汝. 汝作史之時. 亦可作為根據. 伯夷聽了. 又再拜稽首. 當下任官己畢. 其餘小官. 由各大臣自行薦舉委任. 帝舜亦不去管他. 第四項政令. 是建都. 照例換一個朝代. 是一定要另建新都的. 帝舜擇定一個地方. 名叫蒲坂. (現在山西省永濟縣)此地在大河東岸. 從前帝舜曾在那裏作陶器. 後來娶帝堯之二女. 亦在此地. 君子不忘其初. 所以擇定在此. 而且近着大河. 交通很便. 離老家又近. 便叫大司空. 秩宗. 共工. 三人. 率領屬官工匠等. 前往營造. 一切規模. 大致與平陽相彷. 四項大政發佈之後. 帝舜暫時休息. 一日. 忽報隤敳死了. 帝舜聽了. 着實傷感. 回想從前在野時. 八元八凱之中. 第一個認識的就是他. 如今我新得即位. 正想深加倚畀. 不想就此溘逝. 實屬可嘆. 當即親臨其家. 哭奠一番. 又從優敍卹. 都是照例之事. 不必細說. 後來各地的百姓. 因為他隨禹治水之時. 驅除猛獸. 鷙鳥. 及毒蛇害蟲等. 功績甚大. 立起廟字來祭祀他. 給他取一個號. 叫百蟲將軍. 亦可謂流芳千古了. 但是他姓伊. 名益. 號又叫柏翳. 與皋陶的兒子伯益. 聲音相同. 併且掌管草木鳥獸. 其職司亦同. 後人往往誤為一人. 不可不知.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