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高和寡

 

      楚威王十分寵愛宋玉,但又經常聽別人說起宋玉的許多醜事。有一天,他問宋玉:「先生怕有許多不檢點的地方吧?不然,為何臣民姓都說你的壞話呢?」

 

      宋玉連忙磕頭說:「是,大概有的。請國君原諒我的罪過,讓我把話說完吧。我聽說有一位歌唱家經常在郢都城裏表演,一開始他總是唱『下里巴人』,全國能和著一齊唱的有好幾千人;然後他再唱一支『陽陵采薇』,能和著唱的只有數百人;等到他唱『陽春白雪』的時候,大家都聽不懂,能和的不過一、二十人;最後他唱起一種更高級的抑揚變幻的音律來,眾人都目瞪口呆,全國能和的只有寥寥數人。看來樂曲越高雅,和唱的就越稀少了。」

 

 

 

      楚威王問於宋玉曰:「先生其有遺行邪?何士民眾庶不譽之甚也。」宋玉對曰:「唯,然有之。願大王寬其罪,使得畢其辭。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陵采薇』,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數十人而已也;引商刻角,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是其曲彌高者,其和彌寡。」

《新序‧雜事第一》

 

 

【今解】

 

      「曲高和寡」,就音樂藝術的造詣水平來說,是毫不奇怪的。但是,用這個例子來為自己的缺點和受人責難辯解,卻有點近乎詭辯。有些人自鳴清高,脫離群眾,有時得不到群眾的好評,也往往用「曲高和寡」來解嘲。其實,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孔子這句話倒是說對了。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