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士儒服 

      莊子是道家。有一次他去謁見魯哀公。魯哀公嘲諷他說:「魯國多的是儒士,很難找到先生的門徒。」「不對!」莊子說,「魯國的儒士很少。」魯哀公哈哈笑著說:「你沒看見舉國上下都是穿儒服的?怎說少呢?」「我聽說,」莊子回答,「儒士帶環冠,象天圓,故知天時;穿句屨,象地方,故知地形;衣帶上掛個玉玦,諧聲為決,故遇事善於決斷。」「是啊,是啊!」魯哀公接連點頭。「可是,」莊子接著說,「君子明白這些道理,並不就一定穿這樣的衣服;反過來,穿這種衣服的人,未必就懂得這些道理。」魯哀公不以為然地直搖頭。莊子說:「大王不相信?那就試試看吧!請你通令全國,說不懂得天時、地形和決斷,而妄穿儒服的人,一律處以死刑。」 

      魯哀公通令下了五天,全國就再也看不見一個敢穿儒服的人了。 

      莊子見魯哀公。哀公曰:「魯多儒士,少為先生方者。」莊子曰:「魯少儒。」哀公曰:「舉魯國而儒服,何謂少乎?」莊子曰:「周聞之,儒者冠圜冠者,知天時;屐句屨者,知地形;緩佩玦者,事至而斷。君子有其道者,未必為其服也;為其服者,未必知其道也。公固以為不然,何不號於國中曰:『無此道而為此服者,其罪死!』」於是哀公號之五日,而魯國無敢儒服者。

《莊子‧田子方》

 

 

【今解】 

      「假的就是假的,偽裝應當剝去。」這個故事說明當一種思想或學派比較流行的時候有不少人要出來趕時髦,喬裝打扮,追求形式,冒充激進,借以欺世盜名,譁眾取寵,並且在社會上蔚成風尚。但他們是經不起事實考驗的,所以魯王一紙禁令,就嚇壞了那些怕死的假儒士們,再也不敢著儒服了。當然,這種單靠命令來取締服裝,辨別真偽,實在也未免太簡單了些。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