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蝶夢 

      炎熱的夏日中午,莊子躺在花園的大樹下乘涼,不知不覺地睡著了。他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變成一隻五彩繽紛蝴蝶。蝴蝶在馥郁芬芳的花叢間翩翩起舞,多快活啊!忽然,一陣涼風沙沙吹來。莊子醒了,發現自己原來是莊周。他慒慒懂懂地看看四周,又摸摸自己的腦勺,自言自語地說:「啊呀,這是怎麼搞的?到底是莊周做夢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做夢變成了莊周?真奇怪,莊周與蝴蝶總該有所區別吧?」 

      這就叫做「萬物與我同化」的精神境界。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莊子‧齊物論》

 

 

【今解】 

      一覺醒來,不知道自己是蝴蝶還是莊周,這是多麼奇異的感覺,它表現了莊子「夢即醒,醒即夢」的觀點。有人指出:「把相對主義作為認識論基礎,就必然使自己不是陷入絕對懷疑論、不可知論和詭辯,就是陷入主觀主義。」莊子正是這樣,通過「蝴蝶夢」的典型描寫,創造了一個自我陶醉的精神境界。這是莊子哲學中的精華,對後來思想界的影響很大。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