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與家

 

      田饒是一位有抱負的政治家,他投奔魯哀公多年,卻不受重用,只被吩咐幹些零狗碎的雜事。有一天,田饒背著行李來到堂上,對魯哀公說:「我此來向國君告辭。」

 

      魯哀公吃驚地問:「你要去哪裏?」

 

      田饒答道:「我要去學鴻雁高飛。」

 

      「這話是什麼意思?」

 

      「是這樣,」田饒回答,「國君經常看見吧!頭戴冠,有文;腳長距,有武;敵在前敢鬥叫做勇;尋到食物相互叫喚叫做仁;天天啼明從不誤時叫做信。雖然五德俱全,您卻一日三餐要殺下酒,從不把牠放在心上。這是為什麼?因為離得近,時時就在身旁。再說大雁吧,千里飛來,在國君的御花園池塘歇腳,吃盡國君養的魚蝦,糟蹋百姓種的稻穀,牠是一德也不具備,可是國君卻那樣喜歡大雁,不准人們射殺。這是什麼綠故?因為雁來得遠,比較稀罕。請讓我也像鴻雁一樣飛飛吧。」

 

 

 

      田饒事魯哀公,而不見察。田饒謂魯哀公曰:「臣將去君而鴻鵠舉矣。」哀公曰「何謂也?」田饒曰:「君獨不見夫乎?頭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敵在前敢鬥者,勇也;見食相呼,仁也;守夜不失時,信也。雖有此五者,君獨日瀹而食之,何則?以其所從來近也。夫鴻鵠一舉千里,止君園池,食君魚,啄君菽粟,無此五者,君猶貴之,以其所從來遠也。臣請鴻鵠舉矣。」

《新序‧雜事第五》

 

 

【今解】

 

      據說輕易圖難、喜新厭舊、捨近求遠是人的常情,可是這種常情一旦運用到人才的選拔和使用上,就十分糟糕。有些人像魯哀公一樣,對自己眼皮底下的人才視而不見,對他們所做的大量工作毫不重視,不去鼓勵身邊的工作伙伴,總是兩眼向上,兩手朝外,好像從外面來的就特別香,說穿了,這是一種只求名不求實的官僚主義作風。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