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西教六戎

過了兩日. 西方諸侯己群到華山. 帝舜就舉行柴望大典. 率諸侯恪恭將事. 然後覲見諸侯. 問他們政治的得失. 和民間的疾苦. 這亦是照例之時. 有一個析支國諸侯奏道. 臣的國境. 逼近西戎. 他們政治既不講求. 風氣又極獷悍. 千戈日尋. 互相吞併. 不特人民遭殃. 且恐將來為國家之大患. 臣土地褊小. 無能有為. 請帝察奪. 帝舜道. 他國共有幾國. 析支國君道. 從前不下十餘國. 現在共存六國. 均以種類為結合. 一種叫作僥夷. 一種叫作依貊. 一種叫作織皮. 一種叫作耆羌. 一種叫作鼻息. 一種叫作天剛. 帝舜道. 待遇遠人. 總以教化為先. 朕當遺人前去教導勸化. 或者可以革其惡俗. 且待朕回京之後. 與百官詳細討論. 再設法罷. 朝覲之禮既畢. 照例兩伯貢樂. 秋伯貢的樂. 其舞叫菜俶. 他的歌聲比小謠. 名叫苓落. 和伯貢的樂. 他的舞叫玄鶴. 他的歌聲比中謠. 名叫歸來. 樂正夔照例的審定了一番. 諸侯紛紛歸去. 帝舜亦渡過大河. 回到蒲坂. 急急的先去省視二親. 原來已有半年多不見了. 相見之下. 倍形依戀. 帝舜就將這次巡守所經歷的事情. 和二親談談. 到了晚間. 帝舜侍膳. 見瞽叟食量增加. 覺得古怪. 後來私下問畋首. 畋首道. 父親自夏天以來. 身體甚健. 飲食因而增多. 又歡喜到外面去走走. 我和三哥說. 照這樣子. 父親要活到二百歲呢. 帝舜道. 父親能如此. 固然甚好. 但我看究竟是高年的人. 總以小心為是. 我不在家. 妹妹總要你設法勸諫. 不可使父親多喫. 寧可多喫兩次. 倒不妨事. 就是母親歡喜喫肥濃. 亦非所宜. 我在這裏. 總常勸勸. 我出門之後. 三哥於衞生之道. 不甚講求. 兩個嫂子. 又不善措詞. 全在吾妹留意. 畋首唯唯稱是. 過了幾日. 帝舜將教導六戎的方法. 與群臣商議妥貼. 又選派幾個幹練明達之士. 叫他前去宣撫教導. 那些西戎. 果然從此安靜了. 這是後話不提.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