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翮與軟毛

 

      晉平公渡江,佇立船頭,眼望碧波萬頃,江山如畫,不禁長嘆道:「唉,怎能得到賢人,共賞此樂啊!」在旁搖櫓船家名固桑的聽見了,說道:「國君說過分了吧!那龍泉寶劍產於吳越,靈蛇之珠生於江漢,和氏之璧出自昆山,這三種寶貝雖沒有長腳,國君想要都馬上能得到;如今國君要是真的愛慕人才,賢士會不來嗎?恐怕國君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什麼,我還不愛慕人才?」晉平公生氣地說,「告訴你,我門下養了食客三千多,早上糧食不吃,晚上我就去收錢斂米,為了讓他們日子過得舒舒服服,我煞費苦心,還說我不愛慕人才嗎?」

 

      「當然,當然,」船家回答,「不知國君見過鴻雁沒有,鴻雁長了一身羽毛,可是牠高飛衝天,依靠的只是翅膀上那幾根剛硬的巨翮;至於肚皮下、背脊上那厚厚的軟毛,拔去一把,添上幾根,都無所謂,是不是?」

 

      晉平公點點頭。「那麼,」船家微笑著問道,「請問您的三千食客是翅膀上的巨翮呢,還是腹背上的軟毛呢?」晉平公聽罷,默然不語。

 

 

      晉平公浮西河,中流而嘆曰:「嗟乎!安得賢士與共此樂乎?」船人固桑進對曰:「君言過矣,夫劍產於越,珠產於江漢,玉產於昆山,此三寶者,皆無足而至;今君苟好士,則賢士至矣。」平公曰:「固桑,來!吾門下食客三千餘人,朝食不足,暮收市租;暮食不足,朝收市租。吾尚可謂好士乎?」固桑對曰「今夫鴻鵠高飛衝天,然其所恃者六翮耳。夫腹下之毳,背上之毛,增去一把,飛不為高下。不知君之食客六翮邪?將腹背之毳也?」平公默然不應焉。

      《新序‧雜事第一》

 

 

【今解】

 

      顯然,晉平公並不是真正愛慕人才,而只不過是貪圖一個愛才好士的名聲,這和當時盛行「養士」的風氣有關,食客盈門,動輒數千,其中固不乏人才,而實以藉此沽名釣譽為主。

 

      質量是形成一定事物的關鍵。人才而達不到必要的質量標準,就不算人才,數量再多又有什麼用處呢?在人才選拔上,我們要有寧缺勿濫的原則。說得具體點,也就是處理好巨翮和軟毛的關係問題。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